「邊富邊老」:現階段大陸人口老齡化特徵





「邊富邊老」:現階段大陸人口老齡化特徵

——國際視野中的中國人口老齡化若干趨勢

毋庸置疑,人口老齡化是人口發展的必然趨勢,但獨特的人口政策和迅速的社會經濟轉型使得人口老齡化在大陸的出現、發展有其鮮明的特點。通過國際比較我們認為,在當前及本世紀中葉前大陸的人口老齡化有以下幾個主要特點:

中國在邊富邊老的過程中「老」與「富」的匹配度明顯提高

如果說中國人口老齡化的出現是「未富先老」的話,近些年來大陸經濟水平又進一步提高,目前中國經濟總量已排名第二,僅次於美國,那麼老齡化水平是否還是依然超前於經濟發展水平?

2015年底,大陸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已經從2000年的7%上升為10.5%,該年大陸人均GNI為7880美元,而美國、日本和韓國在達到這個老齡化水平的時候人均GNI分別為8070美元、10950美元和21530美元,是大陸的1.02倍、1.39倍和2.73倍。在這四個國家老齡化程度同為7%時,美國、日本、韓國的人均GNI分別是中國的1.66倍、2.31倍和10.12倍。同2000年相比,2015年中國的人均GNI與其他三國之間的差距明顯減小。這表明在過去的15年裡雖然中國的老齡化不斷加深,但經濟發展更為迅速。

城市化水平是衡量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一個代表性指標。2015年大陸城市人口比重為56.1%,而美國、日本和韓國在老齡化水平達到10.5%左右時,其城市人口比重已分別達到73.5%、76.7%和81.5%,分別高出中國17.4、20.6和25.4個百分點。這表明,在同等老齡化水平之下,大陸城市化水平還遠低於這三個國家。但是與2000年相比,中國與其他三國之間城市化水平的差距大大縮小。當四國老齡化水平同為7%時,城市化水平最高的韓國高出中國44.28個百分點;而四國老齡化水平同為10.5%時,城市化水平最高的韓國高出中國25.4個百分點,差距減小了18.88個百分點。除了城市化水平以外,在過去的15年裡,中國的工業化、現代化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對比老齡化程度同為10.5%時的四國情況,日本、韓國的第三產業所占比重分別比中國高出2.2和9.8個百分點,而三國老齡化程度同為7%時,日本第三產業比重高出中國10.4個百分點,韓國高出中國18.1個百分點,可見在同等老齡化程度下,大陸與這幾個國家在第三產業比重上的差距也在縮小。

通過社會經濟一些主要指標的對比我們發現中國與其他國家在「富」的方面差距確實在不斷縮小,但是在同等老齡化水平的條件下,中國的社會經濟富裕發達程度與先行進入老齡社會的發達國家美國、日本、韓國相比尚有差距。應該說「邊富邊老」是現階段大陸人口老齡化的突出特徵,而且近年來「老」與「富」的匹配度在明顯提高。

大陸的高齡化速度在經歷今後十年左右的增長緩和期後將迅速攀升

在本世紀前半葉,大陸高齡化表現出兩大突出特點:一是高齡老年人的數量相當龐大;二是十年後高齡老人比例的增速將僅次於韓國,超過日本、美國等發達國家。2015年大陸高齡老人有2236萬,2015-2025年十年間將增長約916萬;從2025年開始高齡老年人的數量增長更為顯著,比例快速提升,2025-2050年期間大陸高齡人口所占比例的增速將僅次於韓國。大陸即將迎來高齡化的巨大浪潮衝擊,但接下來的十年處於相對緩慢的增長期,是做好相應準備的有利時期。高齡化是人口老齡化過程中的必然趨勢,在本世紀前半葉,大陸人口預期壽命的增幅將遠大於法國、德國、日本等發達國家,與他們的差距不斷縮小,這無疑助推了大陸人口高齡化的急劇發展。

中國勞力力年齡結構老化的嚴峻性將在2030年以後進一步突顯,甚至趕超日韓

老齡化不僅是老年人口比例的提升過程,通常也是勞力年齡人口的老齡化過程,而後者對經濟發展造成的影響更加深遠。從2015-2050年期間各國年長勞力力比例的變化趨勢來看,中國與日本、韓國相似,比例均是先上升再下降;不同的是,日本年長勞力力比例在2015-2025年間快速上升,平均每5年增長2.54%,在2030年達到峰值48.39%。而中國年長勞力力比例在2015-2025年經歷一次快速上升(每5年增長2.62%)後在2030-2035年期間又將經歷一次大幅度增長(2.72%),並於2040年達到峰值47.45%。韓國則是到了2045年才達到峰值48.7%。2040年以後,中國年長勞力力比例將超過日本,與韓國也僅相差1個百分點左右,勞力力老化嚴重。印度和巴西兩個發展中國家年長勞力力比例雖然也一直處於上升趨勢且上升幅度較大,巴西增長了12.92%,印度增長了11.19%,但其比例均遠低於中國。

(作者分別為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教授、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博士)本版供圖:左明仁

「邊富邊老」:現階段大陸人口老齡化特徵





「邊富邊老」:現階段大陸人口老齡化特徵

——國際視野中的中國人口老齡化若干趨勢

毋庸置疑,人口老齡化是人口發展的必然趨勢,但獨特的人口政策和迅速的社會經濟轉型使得人口老齡化在大陸的出現、發展有其鮮明的特點。通過國際比較我們認為,在當前及本世紀中葉前大陸的人口老齡化有以下幾個主要特點:

中國在邊富邊老的過程中「老」與「富」的匹配度明顯提高

如果說中國人口老齡化的出現是「未富先老」的話,近些年來大陸經濟水平又進一步提高,目前中國經濟總量已排名第二,僅次於美國,那麼老齡化水平是否還是依然超前於經濟發展水平?

2015年底,大陸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已經從2000年的7%上升為10.5%,該年大陸人均GNI為7880美元,而美國、日本和韓國在達到這個老齡化水平的時候人均GNI分別為8070美元、10950美元和21530美元,是大陸的1.02倍、1.39倍和2.73倍。在這四個國家老齡化程度同為7%時,美國、日本、韓國的人均GNI分別是中國的1.66倍、2.31倍和10.12倍。同2000年相比,2015年中國的人均GNI與其他三國之間的差距明顯減小。這表明在過去的15年裡雖然中國的老齡化不斷加深,但經濟發展更為迅速。

城市化水平是衡量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一個代表性指標。2015年大陸城市人口比重為56.1%,而美國、日本和韓國在老齡化水平達到10.5%左右時,其城市人口比重已分別達到73.5%、76.7%和81.5%,分別高出中國17.4、20.6和25.4個百分點。這表明,在同等老齡化水平之下,大陸城市化水平還遠低於這三個國家。但是與2000年相比,中國與其他三國之間城市化水平的差距大大縮小。當四國老齡化水平同為7%時,城市化水平最高的韓國高出中國44.28個百分點;而四國老齡化水平同為10.5%時,城市化水平最高的韓國高出中國25.4個百分點,差距減小了18.88個百分點。除了城市化水平以外,在過去的15年裡,中國的工業化、現代化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對比老齡化程度同為10.5%時的四國情況,日本、韓國的第三產業所占比重分別比中國高出2.2和9.8個百分點,而三國老齡化程度同為7%時,日本第三產業比重高出中國10.4個百分點,韓國高出中國18.1個百分點,可見在同等老齡化程度下,大陸與這幾個國家在第三產業比重上的差距也在縮小。

通過社會經濟一些主要指標的對比我們發現中國與其他國家在「富」的方面差距確實在不斷縮小,但是在同等老齡化水平的條件下,中國的社會經濟富裕發達程度與先行進入老齡社會的發達國家美國、日本、韓國相比尚有差距。應該說「邊富邊老」是現階段大陸人口老齡化的突出特徵,而且近年來「老」與「富」的匹配度在明顯提高。

大陸的高齡化速度在經歷今後十年左右的增長緩和期後將迅速攀升

在本世紀前半葉,大陸高齡化表現出兩大突出特點:一是高齡老年人的數量相當龐大;二是十年後高齡老人比例的增速將僅次於韓國,超過日本、美國等發達國家。2015年大陸高齡老人有2236萬,2015-2025年十年間將增長約916萬;從2025年開始高齡老年人的數量增長更為顯著,比例快速提升,2025-2050年期間大陸高齡人口所占比例的增速將僅次於韓國。大陸即將迎來高齡化的巨大浪潮衝擊,但接下來的十年處於相對緩慢的增長期,是做好相應準備的有利時期。高齡化是人口老齡化過程中的必然趨勢,在本世紀前半葉,大陸人口預期壽命的增幅將遠大於法國、德國、日本等發達國家,與他們的差距不斷縮小,這無疑助推了大陸人口高齡化的急劇發展。

中國勞力力年齡結構老化的嚴峻性將在2030年以後進一步突顯,甚至趕超日韓

老齡化不僅是老年人口比例的提升過程,通常也是勞力年齡人口的老齡化過程,而後者對經濟發展造成的影響更加深遠。從2015-2050年期間各國年長勞力力比例的變化趨勢來看,中國與日本、韓國相似,比例均是先上升再下降;不同的是,日本年長勞力力比例在2015-2025年間快速上升,平均每5年增長2.54%,在2030年達到峰值48.39%。而中國年長勞力力比例在2015-2025年經歷一次快速上升(每5年增長2.62%)後在2030-2035年期間又將經歷一次大幅度增長(2.72%),並於2040年達到峰值47.45%。韓國則是到了2045年才達到峰值48.7%。2040年以後,中國年長勞力力比例將超過日本,與韓國也僅相差1個百分點左右,勞力力老化嚴重。印度和巴西兩個發展中國家年長勞力力比例雖然也一直處於上升趨勢且上升幅度較大,巴西增長了12.92%,印度增長了11.19%,但其比例均遠低於中國。

(作者分別為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教授、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博士)本版供圖:左明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