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扮,才是一輩子最美的打扮





不打扮,才是一輩子最美的打扮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性是延續生命的需要。後來才明白,性正因為是延續生命的需要,所以也是產生美的需要。

鶴足的挺拔之美是逃離危險的結果,熊掌的雄壯之美是捕捉食物的結果。

—— 林語堂

我對林語堂不太了解,但是我見過這句話。雄孔雀開屏鬥艷,雄獅為了雌獅長了頭髮,其實都是為了性的需要,所以說性也產生美。說性和美的關係,是因為這些看起來更加真實一點。

如果你曾經關切過走進自然、動物世界之類的節目,就能發現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在自然界的各種生物中,如鳥、雄獅等雄性在外貌、羽毛、體態上往往都會比雌性更加好看,所以按著這樣的審美觀來看的話,女人其實是用不著化妝的,而應該由男人來做。

男人有鬍子,毛發比女人茂盛,有喉結,有雄獅一樣發達的肌肉,有富有磁性的聲帶,擁有更多的優勢來表達美。然而女人從鳥身上摘下羽毛,從巖石中得到鉆石,從鮮花上得到色彩,用一切能用的東西裝點自己,不能自拔。所以說女人打扮已經是違背了自然規律,在作弊中輕賤了自己,真的沒必要再去做所謂的美容手術。喜歡沒事看風水的人應該懂得,人的身體其實就跟風水一樣,每一條皺紋,每一個黑痣,都是與生俱來很協調的在一起的,如果強加改造,肯定會失去平衡,也就沒特點和標志了。

男人用灰黑白的樸素衣服,遮住了身體,刮去了胡須。當女人問我漂亮嗎的時候,男人都會說,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人。不說是最漂亮的人,有可能是因為男人覺得自己才是最美的。

一堆男人一起走在大街上會幹什麼? 從我自己的角度來講,可能最多的就是討論路過的女人中誰的妝畫的更濃。很奇怪,以前都是討論那個女人長得漂亮,到現在看來,可能是廣大男性同胞已經深知其中的坑多,所以才把注意力轉移。

你有沒有某天走在路上,然後眼前一亮,看到前方一個背影似乎是個美女,於是你快步走上去超過她,用側眼的餘光看了她,結果發現是個大嬸。這不是演習,這是現象。大街小巷滿是流光溢彩的美色,蕓蕓眾生中我們自然是很難看出本質的。所以我們在經歷多次絕望之後,再見著「美女」,總是會說,這臉上的化妝品可能可以刮下來一鍋。

不知誰說過,凡是社會上興什麼衣服就穿什麼的絕對不是美人。既然化妝化的不好辨別,那唯一可以看得就是穿著了。吃什麼都覺得香,見什麼都能吃的覺對不是美食家,就像打扮的越個性越有風格的才是會打扮的。

所謂不打扮不見人,打扮了就是不能以真面目見人。如果世界上沒有女人,可能男人也就不會修廁所這種東西,如果世界上沒有男人,那可能女人也不會整容和化妝。每次看到韓國的節目或者女團,我都會問旁邊的人,為什麼都長得一樣,大家也總是會調侃,說這些都是一個整形醫院出來的。

如果你和一個完全體打扮的女人在一起,習慣了她白天的樣子,等你開始接觸她晚上素顏樣子的時候,你會發現你會比一開始就接觸最真實的她,更容易厭倦晚上才真實的她。現在想來,我有一個從不化妝又天生麗質的女票真是一件幸運又幸福的事情。七夕已過,請忽略這句題外話。

試想一下,真的所有人都變成了美人,那真的還有美人這一說嘛?就像天上的麻雀,成堆成堆的根本分不清有什麼區別。當每個人都在把自己打扮的不像自己的時候,也許,只有不打扮才是最美的打扮吧。

做最真實的自己!

文章內容摘錄自公眾號:HDTerry666,歡迎在微信搜索關切,我會在那裡等著和你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