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的警鐘為何要長鳴?北大營那一夜就是答案





1

1931年9月18日晚22時20分,中國瀋陽,北大營。

這是瀋陽城以北3公里處的一座軍營,規模巨大。東北軍獨立第七旅駐紮於此。此時此刻,熄燈已經很久了,營區的士兵們紛紛進入了夢鄉。

然而,大營以北的野地裡,一支穿著土黃軍裝的外國軍隊已經展開了攻擊隊形。

他們是日軍滿鐵獨立守備隊第2大隊,其任務是在柳條湖鐵路發生爆炸後,立刻向北大營發起進攻。

為了確保突襲能夠奏效,這個大隊做了周密的準備,他們不但進行了多次模擬演習,甚至還偷偷運來了兩門重炮進行火力支援。

在他們身後,駐瀋陽附最近軍第二師團第三旅團第29聯隊也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他們將從駐地連夜出擊,在北大營戰鬥打響後,立即攻擊瀋陽城。

而更遠處,駐遼陽的日軍第16聯隊、駐長春的第4聯隊、駐公主嶺的騎兵第2聯隊、駐旅順的重炮大隊,甚至駐朝鮮的日軍部隊,也幾乎全部做好了戰鬥準備……他們的任務是北大營打響後,迅速搶占中國東北要地。

……

一切都從北大營開始,一切都從87年前那個夜晚開始。中華民族已被人按在了砧板上,最危險的時刻即將到來。

2

然而,即將籠罩在危亡的陰影之時,北大營在幹什麼呢?

史書記載下了這樣令人嘆息的一筆。

就在日軍已經磨刀霍霍之時,獨立第七旅對即將到來的危險似乎毫無察覺,不但沒有增加任何防衛措施,而且日常作息制度也毫無改變。

「九一八」當晚,第七旅旅長在奉天,旅裡3個團長中2個團長也不在營區。整個北大營的高級軍官中,只有旅參謀長趙鎮藩和一個團長王鐵漢在位。

而基層官兵也好不到哪裡去,熄燈號到點一吹,全體正常就寢睡覺;武器全部被鎖在庫房,哨兵警戒也和平時並無二致;營長連長不在營區的也有不少,甚至士兵也有偷偷跑出營區過夜的。

其實他們並非對日軍的舉動毫不知情。旅長王以哲事後回憶,稱其實察覺到:「日本守備隊最近調動頻繁,兵力有所增加,憲兵也換了防」,不過其最後卻想當然地自我安慰:「這是(正常)軍隊換防,不足為怪。」

所以,還是依舊沉浸在「和平」的感覺中。

這個旅雖然在營區構築了工事,但進展緩慢效率低下,到「九一八」發生時,工事也沒有完成;雖然進行了一些演習,但多為走過場,到「九一八」發生時,部隊立刻就混亂了。

其實何止北大營如此?「九一八」當天,東北軍「少帥」張學良忙著在北平看戲,東北軍代理司令官張作相忙著給老父治喪,瀋陽地區的實際負責人參謀長榮臻忙著給老爹做壽……上上下下沒幾個認為「九一八」真的會發生,也幾乎沒有做任何準備。

可日軍真就來了。

3

沒想到真要打仗只是其中一方面。

史料記載,「九一八」當晚,進攻北大營的日軍獨立守備隊第2大隊只有600餘人;而守衛北大營的東北軍第七旅,全部兵力卻超過了8000人。

日軍這支獨立守備大隊,只是一支鐵路治安部隊,以輕武器為主,僅有的重炮,炮彈極為有限;而第七旅則是東北軍的「模範旅」精銳,不但槍炮齊全,甚至還有一支成建制的坦克部隊。

紙面上兵力如此懸殊,日軍為何還敢如此冒險?

是日軍預見到了不抵抗命令麼?沒有,但他們能確定的是,對面這支中國軍隊早失去了血性。

其實在「九一八」之前,日軍在東北曾發起過無數次挑釁行動,而東北軍普遍的態度居然是「任你搗蛋,老子就是不反抗」。

「不反抗」就不會給日軍侵略的口實——這其實是既一廂情願又厚顏無恥的借口。實際上的原因是,這支軍隊上上下下很多人對日軍產生了深深的畏懼心理。

東北軍來源於清政府的北洋軍。從甲午戰爭到日俄戰爭再到中東路事件,這支軍隊已經逐漸流失了對抗外敵的勇氣。在很多人看來,日本實力強大日軍訓練精良不可戰勝,無論日軍再怎麼過分,自己也要能忍則忍,不能忍也得繼續忍。

如此邏輯,發不抵抗命令也就理所當然,執行不抵抗命令更是理所當然。

4

1931年9月18日22:20,隨著柳條湖南滿鐵路段上一聲爆炸,日軍開始襲擊北大營。

當日軍士兵們戰戰兢兢地沖進營區的時候,他們驚異地發現,這個兵力雄厚的軍事目標,幾乎沒有任何抵抗存在。

軍械庫房大門好好地上著鎖,裡面是整整齊齊的槍械彈藥,坦克也安安靜靜地停在車庫。

有的中國士兵還在床上等著長官們去交涉,直到被日軍破門而入後,被直挺挺地捅死;還有人則一直躲在床下,既不去拿槍也不敢跑,在茫然不知中就被步槍打死。

還有的士兵甚至軍官,一聽到槍響就換上便裝,一跑了之。

幾個小時後,僅僅付出2人陣亡的代價,日軍就輕鬆攻占了整個北大營。

受此鼓舞,日軍開始攻占瀋陽、長春、鐵嶺,繼而是整個東北的大好河山淪陷,幾千萬同胞淪為亡國奴,無數黑土地的資源被掠奪。再之後,便是全面侵華戰爭。

整個14年的抗戰,中華民族因日本侵略傷亡人數超過3500萬,經濟損失更是無法計算。

我們想像,若當年北大營的那支軍隊不是這個樣子,而是一支忠於職責、勇於反抗的軍隊,那他們的抵抗必定令日本關東軍的冒險「豪賭」失敗;而如果日軍在受到挫折並深深認識到中國軍隊抵禦外辱的決心勇氣後,他們的野心和膽子一定不會如此之大,那我們民族承受的苦難會不會少很多,無辜犧牲的同胞是不是也會少很多?

5

歷史不容假設,但可以警示未來!

唯有一支時時刻刻枕戈待旦的軍隊,唯有一群忠於國家、充滿血性的軍人,才能支撐起民族的復興和國家的希望。

「九一八」的警鐘每年都會響起,這是為曾經的國恥家恨而鳴,是為今日軍人的職責擔當而鳴,也是為中華民族的前途命運而鳴。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