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如何降低杠桿率?五部委發文放大招





發改委等五部委聯合印發工作要點,降杠桿迎來「操作手冊」。

更多資訊,請下載Wind金融終端APP

來源:Wind金融終端APP

去杠桿無疑是近期關注的焦點。從經濟學家喊話、政治局會議、金融委會議等,都引發有關去杠桿的各種猜想。

8月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人民銀行、財政部、銀保監會、國資委等五部委聯合印發《2018年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要點》(下稱工作要點)。降杠桿迎來「操作手冊」。

工作要點顯示,要加強金融機構對企業負債的約束;支持國有企業通過增加資本積累、增資擴股、引入戰略投資者、市場化債轉股等方式多管道籌集資本、充實資本實力、降低企業資產負債率;研究推動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更多參與市場化債轉股。

降低企業杠桿率27項工作要點

五部委發文稱,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使宏觀杠桿率得到有效控制,今年將圍繞27項工作要點推進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

根據要點,將建立健全企業債務風險防控機制。充分發揮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機製作用,加強金融機構對企業負債的約束,完善國有企業資本管理機制,健全企業債務風險監測預警機制,完善大型企業債務風險聯合處置機制。

工作要點明確,將深入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壯大實施機構隊伍、增強業務能力,拓寬實施機構融資管道,引導社會資金投向降杠桿領域,完善轉股資產交易機制,開展債轉優先股試點,推動市場化債轉股與完善現代企業制度有機結合,加強轉股股東權益保障。

根據工作要點,將加快推動「僵屍企業」債務處置。完善「僵屍企業」債務處置政策體系,破除依法破產實施障礙,完善依法破產體制機制。

工作要點指出,要協調推動兼並重組等其他降杠桿措施。積極推動企業兼並重組,多措並舉盤活企業存量資產,有序開展資產證券化,多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積極發展股權融資。

根據工作要點,要完善降杠桿配套政策。穩妥給予資本市場監管支持,提高國有資產處置效率,加強會計審計業務指導。做好降杠桿工作的組織協調和服務監督。指導重點行業和地區開展降杠桿工作,發揮典型案例的示範帶動作用,強化監督約束確保有序開展,繼續做好宣傳與輿論引導工作。

重點企業下降杠桿「軍令狀」

企業降杠桿不再是一句空話,尤其是對於風險大的重點關注和重點監管企業,工作要點要求必須明確其降低資產負債率的目標和時限。

工作要點稱,建立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機制,區分不同行業、企業類型設置資產負債率預警線和重點監管線,科學評估超出預警線和重點監管線企業的債務風險狀況,根據風險大小程度分別列出重點關注和重點監管企業名單,並明確其降低資產負債率的目標和時限

這也就意味著,在重點企業名單內的企業被下降杠桿「軍令狀」,必須按期完成降杠桿任務。

據了解,不少央企按照有關部門所設定的降杠桿目標要求,需要在2-3年時間內至少降低資產負債率2個百分點。目前一些央企降杠桿常用的做法是:通過集團旗下的財務公司置換集團成員單位的外部銀行貸款,做到資金在集團內部的調劑,幫助集團整體杠桿率的下降。

以哈爾濱電氣集團(下稱「哈電集團」)財務公司為例,據哈電集團財務公司董事長劉智全介紹,哈電財務公司通過為成員企業發放各類信用貸款,積極置換集團外部貸款。2017年,哈電財務公司為成員企業共發放各類貸款6.3億元,2018年前五個月,發放貸款7.8億元。

加強金融機構對企業負債的約束

在此次的工作要點中,由銀保監會及央行牽頭的部分,首要的是加強金融機構對企業負債的約束。

工作要點指出,通過債權人委員會、聯合授信等機制以及銀行對企業客戶開展債務風險評估等方式,限制高負債企業過度債務融資。

今年5月,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推動商業銀行加強大額風險暴露管理,防控集中度風險。對銀行「壘大戶」等風險管理進行全面升級。

7月,銀保監會官網顯示,要積極推進結構性去杠桿、去產能,擠出低效、無效使用的信貸資金。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末,產能過剩行業中長期貸款下降2.1%,低效融資需求受到明顯遏制;房地產貸款增速同比下降4.5個百分點,其中個人住房貸款增速下降13.7個百分點。沈建光在接受中國證券報採訪時表示,當前大陸杠桿問題具有明顯的結構性特徵,從全面去杠桿到結構性去杠桿的轉變十分必要

分部門來看,地方政府與企業杠桿率較高,中央政府杠桿率不高,居民杠桿率雖然不高但過去三年增長過快。而企業杠桿率中,由於國有企業中存在一部分「僵屍企業」,杠桿率較高。因此,地方融資平台與國有企業是去杠桿重點領域。

民生銀行首席分析師溫彬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對於「僵屍企業」仍然要收貸,將有限的信貸資源集中起來。

但溫彬認為,穩增長中該加的杠桿也要加上,例如基礎設施投資,需要發揮關鍵性作用。下半年隨著基礎設施投資空間變大,要更加強調基礎設施的民生改善作用,引導資金還要大量進入上述領域。

債轉股需要進一步推進

本輪市場化債轉股拉開序幕已兩年,但阻礙市場化債轉股的攔路虎依然沒有全面清除,資金成本高、融資管道難以打開,導致金融機構實際落地債轉股金額遠小於簽約金額。

工作要點明確,要深入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

首先要求,壯大實施機構隊伍增強業務能力。支持符合條件的銀行、保險機構新設實施機構。指導金融機構利用符合條件的所屬機構、國有資本投資經營公司開展市場化債轉股,賦予現有機構相關業務資質。

工作要點稱,研究推動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更多參與市場化債轉股。支持各類實施機構通過多種方式增強資本實力,推動實施機構與各類股權投資機構和社會產業資本合作,提高業務能力特別是股權管理能力。

其次,要拓寬實施機構融資管道。支持金融資產投資公司通過發行專項用於市場化債轉股的私募資管產品、設立子公司作為管理人發起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等多種方式募集股權性資金開展市場化債轉股。支持符合條件的金融類實施機構發行專項用於市場化債轉股的金融債券籌集資金,鼓勵符合條件的各類社會資金投向市場化債轉股項目。

最後,工作要點指出,要引導社會資金投向降杠桿領域。運用定向降準等貨幣政策工具,積極為市場化債轉股獲取穩定的中長期低成本資金提供支持。完善各類社會資金特別是股權性資金參與降杠桿和市場化債轉股的引導機制。

此前,央行已經通過定向降準支持市場化債轉股。央行表示,鼓勵5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和12家股份制商業銀行運用定向降準和從市場上募集的資金,按照市場化定價原則實施債轉股項目。支持「債轉股」實施主體真正行使股東權利,參與公司治理,並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但央行指出,定向降準資金不支持「名股實債」和「僵屍企業」的項目。

曾剛表示,央行定向降準與銀保監會債轉股子公司規則出台,都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債轉股資金來源壓力,定向降準可釋放一部分低成本資金,而增加設置債轉股子公司,則在擴大資金來源上也能解決債轉股資金來源問題。

一位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預計未來央行將採取更多定向降準等貨幣政策工具,而銀保監會則將考慮下調銀行持有債轉股股權風險權重,從資金價格、資金來源兩個維度緩解市場化債轉股的掣肘難點。

溫彬也認為,對於一些有市場、短期只是債務困難的企業,債轉股仍然需要進一步推進。

債轉股能否取得理想效果的關鍵

那麼本輪債轉股最終能否取得理想效果呢?沈建光認為,關鍵在於如何與供給側改革相結合。一是債轉股要避免向僵屍企業紓困,處理好去杠桿與去產能的關係。在產能過剩的行業中,存在大量高負債的國有企業甚至僵屍企業,他們對於債轉股求之不得,卻不是債轉股應當救助的對象。

二是債轉股之後,公司治理要遵循市場化原則。銀行或資產管理公司的身份從債權人轉為股東並參與公司治理,對於債權人來說也是全新的挑戰。他們可能面臨專業性不足,經驗欠缺等情況。債轉股會造成原有股東結構的變化,甚至導致實際控制人變更,債權人如何處理與原有股東的關係,也是需要慎重考慮的問題。

三是如果債轉股對象是國有企業,許多同為國有企業的金融機構還需要處理行政級別差異等特殊問題,因此,需要債權機構就一系列實操性問題做好充分的準備。

企業杠桿率或自發下滑

未來隨著大陸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企業杠桿率將如何變化呢?

沈建光稱,當前經濟已經進入轉型期,粗放型增長已經難以為繼。從經濟結構方面看,高質量發展要求消費對增長的貢獻逐步提升,投資的效率進一步加強。過度舉債刺激增長的舊模式面臨深度調整,過度依賴房地產市場的局面也需要改變。從這個角度來說,去杠桿政策仍是個長期任務

隨著新經濟的迅速發展,創新層出不窮,全要素生產率將進一步提升。而如果新舊模式更替順利,得益於新動能,中國經濟有望迎來新一輪中高速增長,進入良性循環。同時,在新模式下,本來處於高杠桿的上遊重工業行業比重不斷降低,戰略新興產業比重進一步增加,整體的企業杠桿率或自發地出現下滑

政策層面出現新變化

去杠桿,一直是業內關注的焦點。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了第二次會議,進一步明確了未來宏觀政策的基調。不過本次會議未提「去杠桿」,同時突出強調了金融風險。

結合不久前《人民日報》一篇評論文章中「去杠桿初見成效,大陸進入穩杠桿階段」的提法,以及央行、銀保監會出台的資管業務指導意見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業內對當前去杠桿的政策走向以及執行松緊度頗為關注。

沈建光在接受中國證券報採訪時指出,上述提法的調整,體現了決策層在政策層面的重要變化,即去杠桿逐步向穩杠桿轉變。

而出現上述變化的原因,大致有如下幾點:首先,經過前期偏緊的貨幣政策與嚴監管雙重疊加,前期杠桿率過高過快上漲勢頭得到遏制。可以看到,今年以來,資產新規落地,使得表外資金大幅下降,加之MPA考核持續深入,金融高杠桿,資金在金融體系空轉的情況得到了明顯遏制;地方融資平台舉債受到明顯限制,地方政府債務約束進一步增強;房地產嚴控政策持續,包括提高首付比例與貸款利率,加大對消費貸、現金貸監管等。

其次,前期過緊政策存在調整空間。去杠桿是一場攻堅戰,一蹴而就可能會加大經濟運行風險。如6月份M2增速降至8%,明顯低於10%的GDP名義增速,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9.1萬億元,比去年同期減少五分之一,6月社融規模僅為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說明對於當前經濟增長而言,市場資金環境偏緊

再有,上半年國內投資出現下滑,上半年固定資產投資總額同比增速下滑至6.0%,其中基建投資總額增速僅為7.3%,較上年同期21.1%的增速放緩。另外,民間融資成本上漲,金融風險有所加大

最後,海外經濟環境不確定性因素增加,加大了外部風險。

2018年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要點全文如下:

為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認真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和政府工作報告各項部署,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按照《國務院關於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杠桿率的意見》(國發〔2016〕54號)及附件《關於市場化銀行債權轉股權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要求,現提出2018年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要點如下。

一、建立健全企業債務風險防控機制

(一)充分發揮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機製作用。組織落實《關於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建立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機制,區分不同行業、企業類型設置資產負債率預警線和重點監管線,科學評估超出預警線和重點監管線企業的債務風險狀況,根據風險大小程度分別列出重點關注和重點監管企業名單,並明確其降低資產負債率的目標和時限。(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財政部、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牽頭,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二)加強金融機構對企業負債的約束。通過債權人委員會、聯合授信等機制以及銀行對企業客戶開展債務風險評估等方式,限制高負債企業過度債務融資。(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牽頭,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財政部、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三)完善國有企業資本管理機制。進一步夯實國有資本,明確國有企業資本補充的條件、標準和資金管道,支持國有企業通過增加資本積累、增資擴股、引入戰略投資者、市場化債轉股等方式多管道籌集資本、充實資本實力、降低企業資產負債率。加強國有企業資本真實性管理,提高財務真實性。規範使用混合型權益融資工具,防止虛假降杠桿。(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牽頭,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四)健全企業債務風險監測預警機制。分行業、分地區定期對企業杠桿率和債務風險進行動態監測。重點做好大型企業債務風險監測,加強涉企信息整合和共享,對高負債高風險企業建檔監控,做好風險防范預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家稅務總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及各地區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五)完善大型企業債務風險聯合處置機制。對發生債務風險的大型企業,引導各市場主體及早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協商處置避免損失擴大。對潛在影響較大的債務風險事件,相關部門要聯合開展協調,確保依法合規處置,提高處置效率,防止風險蔓延。(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及各地區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二、深入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

(六)壯大實施機構隊伍增強業務能力。支持符合條件的銀行、保險機構新設實施機構。指導金融機構利用符合條件的所屬機構、國有資本投資經營公司開展市場化債轉股,賦予現有機構相關業務資質。研究推動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更多參與市場化債轉股。支持各類實施機構通過多種方式增強資本實力,推動實施機構與各類股權投資機構和社會產業資本合作,提高業務能力特別是股權管理能力。(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七)拓寬實施機構融資管道。支持金融資產投資公司通過發行專項用於市場化債轉股的私募資管產品、設立子公司作為管理人發起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等多種方式募集股權性資金開展市場化債轉股。支持符合條件的金融類實施機構發行專項用於市場化債轉股的金融債券籌集資金,鼓勵符合條件的各類社會資金投向市場化債轉股項目。(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八)引導社會資金投向降杠桿領域。運用定向降準等貨幣政策工具,積極為市場化債轉股獲取穩定的中長期低成本資金提供支持。完善各類社會資金特別是股權性資金參與降杠桿和市場化債轉股的引導機制。(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九)完善轉股資產交易機制。研究依托多層次資本市場集中開展轉股資產交易,提高轉股資產流動性,拓寬退出管道。(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2018年底前)

(十)開展債轉優先股試點。鼓勵依法合規以優先股方式開展市場化債轉股,探索以試點方式開展非上市非公眾股份公司債轉優先股。(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十一)推動市場化債轉股與完善現代企業制度有機結合。指導債轉股實施機構和企業按照《指導意見》要求在債轉股協議中對企業未來債務融資行為進行規範,對企業資產負債率作出明確約定;推動將市場化債轉股與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等工作有機結合,推動企業改組改制,形成股權結構多元、股東行為規範、內部約束有效、運行高效靈活的治理結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十二)加強轉股股東權益保障。針對轉股企業存在的股東行為規範和公司治理的特殊性問題,研究加強轉股股東權利保護的政策措施。(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2018年底前)

三、加快推動「僵屍企業」債務處置

(十三)完善「僵屍企業」債務處置政策體系。研究出台有效處置「僵屍企業」及去產能相關企業債務的綜合政策以及金融等相關領域的具體政策,落實好有利於「僵屍企業」出清的稅收政策,通過推動債務處置加快「僵屍企業」出清。(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牽頭,最高人民法院、財政部、自然資源部、中國人民銀行、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家稅務總局、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2018年底前)。

(十四)破除依法破產實施障礙。推動各地建立政府與法院之間關於企業破產工作溝通協調機制,研究解決破產啟動費用問題,協調解決破產程序啟動難實施難、人員安置難等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財政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及各地區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十五)完善依法破產體制機制。研究總結依法破產實踐中遇到的問題,建立關聯企業破產制度,研究完善庭外重組制度和建立預重整制度,探索建立破產案件快速審理機制,推動破產案件繁簡分流;完善重整企業的信用修復機制;開展破產法規修訂前期研究,適時提出修改企業破產法。(最高人民法院、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四、協調推動兼並重組等其他降杠桿措施

(十六)積極推動企業兼並重組。深化產融合作,充分發揮資本市場在並購重組中的主管道作用;加大對基於產業整合的並購重組的支持力度。(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工業和信息化部、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十七)多措並舉盤活企業存量資產。指導企業積極利用產權市場轉讓質量效益不高、與主業協同度低或非主業、虧損企業等相關資產,有效回收資金;繼續通過資金集中管理、兩金(應收帳款和存貨)壓降等多種手段提高企業整體資金利用效率(財政部、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十八)有序開展資產證券化。按照「真實出售、破產隔離」原則,有序開展信貸和企業資產證券化。(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十九)多方式優化企業債務結構。指導企業合理用好各類債務融資工具,形成合理的債務類型和期限結構,降低流動性風險。(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及各地區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二十)積極發展股權融資。加強主板、中小板和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新三板)等不同市場間的有機聯繫。穩步推進股票發行制度改革,深化創業板和新三板改革,規範發展區域性股權市場。積極發展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發展交易所債券市場。穩步發展優先股和可轉債等股債結合產品,優化上市再融資結構。(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五、完善降杠桿配套政策

(二十一)穩妥給予資本市場監管支持。對降杠桿及市場化債轉股所涉的IPO、定向增發、可轉債、重大資產重組等資本市場操作,在堅持市場「三公」原則前提下,提供適當監管政策支持。(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二十二)提高國有資產處置效率。在嚴格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的前提下,對於納入重點降杠桿範圍企業的資產處置進行專題研究,予以支持。嚴格在法定時限內完成地方國有企業降杠桿涉及的國有資產審批事項,糾正不恰當升高審批層次的做法或不審批不作為的現象。(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及各地區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二十三)加強會計審計業務指導。加強對會計師事務所的業務指導,嚴格按照相關業務規則提供審計服務。(財政部,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六、做好降杠桿工作的組織協調和服務監督

(二十四)指導重點行業和地區開展降杠桿工作。對重點降杠桿案例做好組織協調工作,克服障礙推動實施;積極鼓勵優質資產企業按市場化原則開展債轉股;繼續推動優化債轉股行業結構,引導實施機構對大陸經濟轉型升級、國家安全具有重要意義的行業和企業開展市場化債轉股;指導重點地區降杠桿工作並開展深入調研。(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二十五)發揮典型案例的示範帶動作用。及時分析總結降杠桿的典型案例及政府引導激勵的典型做法,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以適當方式進行推廣復制。(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和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及各地區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二十六)強化監督約束確保有序開展。加強企業降杠桿特別是債轉股的全過程監督檢查,嚴格禁止對不適當企業進行債轉股,防止違法違規操作,建立債轉股相關主體記錄。(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及各地區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二十七)繼續做好宣傳與輿論引導工作。繼續開展降杠桿的正面宣傳,及時回應社會關切與熱點問題,切實控制不實不良信息傳播,加強與有影響力的外媒和有關國際組織溝通,創造良好的內外部輿論環境。(中央宣傳部、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及各地區按職責分工負責,完成時間:持續推進)

Wind綜合第一財經、中國證券報、券商中國

企業如何降低杠桿率?五部委發文放大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