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事件的真正原因





月初有媒體問我怎麼看劉強東性侵事件,我說這個事情太熱,現在不是進行心理解析的時候,要等一等,等基本事實比較清楚了再說不遲。之後我就把這事忘了,畢竟名人性侵和普通人性侵從心理學角度來說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然而在普羅大眾心中還是迷惑不解,這諸多不解我想可能更多是出於對「資源」獲取方式的想不通,而非事實本身。

八月十五中秋之夜,劉妻章澤天在個人社交媒體上曬出了一張月餅圖,並配文只要一家人在一起,便是圓滿。有嬌妻如此,劉強東的人生該是何等幸福,他為什麼還要性侵呢?除卻各種政治猜想,經濟陷害等外在因素,對普通人來說此事件大家最關心的,在人們心中造成主要影響的,可能就是它顛覆了人們對幸福的理解,或者說是對人性欲望的反思,到底什麼是幸福?人們迷惑了。

那麼什麼是幸福?一般來說普通人對於幸福的理解多少會受名人,尤其是所謂成功人士的影響,人們之所以崇拜名人,那是因為這些人給普通人樹立了一個學習的典範,使人們的在做到人生目標時有了具象的參考,以劉強東為例,他的奮鬥史激勵了多少心懷抱負的年輕人啊,尤其是在他娶了奶茶妹妹章澤天以後,人們在幸福人生的定義上更是加重了感情與家庭的比例,什麼是幸福?對一般人而言過上劉強東那樣的日子,有錢有名有事業有嬌妻有私人飛機,走到即使像明尼蘇達大學這樣國際一流的高等學府,也會被另眼相待受種種特殊照顧,這不就是幸福嗎?

按照馬斯洛的五種需要理論(生存需要,安全感需要,愛的需要,尊重與被尊重的需要,自我做到的需要)來衡量,劉強東的人生可以說近乎完美,那麼,為什麼還要性侵?

此便是本文要說的重點,生本能與死本能。

說到生本能很容易理解,仍然以劉強東為例,他的奮鬥史,人生目標從打拼到做到的過程都是求生,求幸福的人之本能。尤其事業發達之後劉強東為家鄉做了很多善事,他的企業為當地的基礎建設以及經濟發展起到了很大作用,2018年年初劉氏當選全國政協委員,在政協會議上的提案和建言使他收獲了超乎常人的名望與尊重,人生至此,可以說是非常的春風得意了。

那麼,之後呢?政協委員劉強東是否具備撐起做到更高目標的心理能力(具體就是高度的覺悟與自律)?

這是一個坎兒。性侵事件之後有人說劉氏是酒後失德走了背運,說這話的人那是不懂心理學,性侵事件是不是陰謀不好說,畢竟凡事都有外因,而外因不可控,但內因卻是要搞清楚,因為這是關乎每個人的心理學,是我們修身養性,為人處世的一門學問。

性侵看似意外事件,實則是劉氏的心理髮展到此階段遇到了瓶頸,其行為是潛意識主導下的一種破壞式心理突破,從心理學意義上來說性侵的本質就是通過強迫,控制,剝奪他人權利來體驗自我力量的一種行為。在劉強東來說,無論是把京東帶向一個更輝煌的未來,還是個人的自我做到再上一個新台階,他都需要一個更強的自己,一個超越了和奶茶妹妹秀恩愛曬幸福階段的劉強東,這樣的劉強東到底可以有多強?那麼,做個壞事,挑戰一下社會規則試試,看看這樣的事能否如願,是否可以由自己掌控。

想起兩個人,「侶行」品牌創造者,環球旅行的張昕宇、梁紅夫妻。鳳凰衛視主持人竇文濤曾經在採訪中問梁紅跟張昕宇,說全世界那麼多好的地方,那麼多美好的享受,你們幹嘛要去非洲戰亂之地找罪受呢?

張昕宇說好地方全去過了,他講了兩件事,一件事是說他當年在北京住五星級酒店,同一家酒店去住第二次服務生只要叫不上他的名字,他就生氣。第二件事是他和梁紅聽說法國某個小鎮上有種小吃很著名,於是他們倆坐飛機去法國專門吃了一頓。諸如此類在普通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奢侈之事,張昕宇說他和梁紅全都幹過,竇文濤很有悟性啊(也許是他們的奢侈程度使他受到了驚嚇),他隨口就說了句:「活膩了吧!」

這是一句實話,確實是這樣,探險行為受死本能驅動。

死本能不一定是說不活了,他指的是人通過挑戰規則,尋求刺激,從而自我突破,找到新的生命意義的一種本能,當然這其中也包括自毀,自毀是一種極端的自我突破,比如自殺與犯罪,像劉強東那樣通過傷害他人而自傷,就是受死本能的驅動。

向死而生這個說法近幾年很流行,相信很多人都聽說過這句話,似乎成了一個口號一樣,到底什麼是向死而生?張昕宇梁紅的環球探險故事是向死而生的典型,走完安全路線,然後開始相反的探索,從危險,貧困,戰爭中去尋找更深刻的生命意義,這是積極意義的向死而生,是死本能的正面。

而劉強東事件則是死本能的反面,它以一種破壞的方式給世人提了個醒,人生在世,我們每個人的行為都在受著生本能和死本能的驅動,劉氏能抵達如此人生高度,他的理性與思考能力不會比常人弱,甚至要超出常人許多,然而即便如此,當幾瓶酒下肚他也還是沒有管住自己,可見,本能的驅動力強大到足以沖破理性的防禦而成為一個人行為的主宰,把劉氏之前多年經營起來的正面形象掃蕩了個片甲不留,幹乾淨淨。

張芳,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西安舒雅心理咨詢有限公司創始人,陜西省心理咨詢師協會會員,多家媒體心理評論員,自由撰稿人,曾受邀在《華商報》、《西安晚報》、《陜西廣播電視報》和《西安科技報》等多家媒體發表熱點新聞事件心理分析近百例,策劃、參與社會公益心理學活動多起,2016年創立了大陸第一所影像心理研發中心,擔任首席影像心理研究專家和影像心理學講師。

歡迎評論區留言或私信小編(微信:15319925087)

掃描二維碼,關注西安舒雅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