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涉案,奶茶妹深夜微博曝光:揭秘事件真相!





01

私家醫院,婦科。

VIP病房外,中年男子一臉鬱結的看著自己的妻子陸莉莉,「真要這麼做?」

「我們不是早就商量好了,事到臨頭,你又想反悔不成?」

中年男子嘆口氣,「你也清楚岑喬那性子,她要知道我們把她這麼賣了,她不會原諒我們。」

「怕什麼?這件事你不說我不說,她永遠都不會知道。況且,她睡一覺就過去了,神不知鬼不覺,她也沒任何損失。」

岑安來回在長廊上踱步,又搖頭,準備推門進去,「不行!這事不能這麼做!」

「你回來!」陸莉莉把丈夫一把拽住,「老爺子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你甘心就毀於你手上?你不捨得岑喬進去,難不成還想讓我們岑茵進去?她可才16歲。你忍心嗎?」

陸莉莉說著,嚶嚶哭起來。岑安被哭得心煩意亂,心一狠,「行了,別哭了,我聽你的還不成?」

聽他這麼說,陸莉莉擦掉眼角的淚,勾唇,「這還差不多。」

————

六年後。

步氏集團,總裁辦公室外。

秘書室的人個個臉色猶如菜色,唯有她站在那,面色始終沉靜如水,即使里面的聲音很大,她精致的巴掌臉上也沒有任何波動。

「步……步太太,總裁現在有點忙……」盧特助開口。

「看出來了。」岑喬從容的推門而入,盧特助在後面直擦冷汗。

這……這當場抓奸,當妻子的,未免也太冷靜了點吧!

門被突然推開,里面的女人,大驚失色,「你……你誰啊,進來怎麼不敲門?」

相比於女人,步亦臣身上的衣服分毫沒亂。

他冷漠的看著岑喬,手里還抱著女人不放,「早,步太太。」

「步……太太?」辦公桌上的女人,被這稱謂嚇得瞠目結舌。

「早,步先生。」岑喬問好,下頷只是輕輕一點,漂亮的眉眼間染著幾分傲氣。

她將一份文件放在桌上,「這是2023號的項目進程,步先生得空看看。」

步亦臣盯著女人那張完全看不到任何裂痕的臉,像是宣泄一股怨恨之氣,「你覺得我現在有空看嗎?」

岑喬笑笑,「也對,現在看起來確實不像是有空的樣子。」

她拿過桌上的電話,按了個內線,「盧助理,進來一下。」

七個字,不容置喙。

很快的,盧特助推門進來。看到里面的畫面,瞬間冷汗濕了一身。

這抓奸的火,不會燒到他頭上來吧?

「你們總裁說他正忙,沒空看文件,你就站這兒念給他聽,讓他把字簽上。十分鐘後,我會過來取。」

02

岑喬的話,聽不出任何波瀾,讓盧助理傻眼。總裁夫人果然是總裁夫人啊!面對這麼大的難堪,也能淡定自若。

可是,不淡定又能怎麼樣?一哭二鬧三上吊那種示弱撒潑的事,她做不出來。

何況,在無情的男人面前,眼淚從來不是通行證。

岑喬拉開門出去了。

門一關上,里面’噼里啪啦’的聲音傳來,是步亦臣將文件拂落一地的聲響。緊接著,是氣急敗壞的怒吼聲,「岑喬,本少爺要休了你!」

門外,岑喬身形一僵,即便這話早已經聽過無數次,也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卻還是通體冰涼,仿佛一桶水當頭澆過。

晚上,夜深人靜。

岑喬還在公司里加班。薑煢煢打電話過來,「喬喬,你快過來,來我哥這兒。」

薑煢煢的哥哥薑一凡是天上人間的幕後老板。

岑喬漂亮的手指幹練的敲著電腦鍵盤,隨意的問著:「又去那幹什麼?」

「你來了就知道。快點啊,我在這里等你。」薑煢煢賣關子。

岑喬懶洋洋的’嗯’一聲,把電話掛了。

處理完手上的工作,抬頭看了眼牆上的壁鐘。九點多。這個時間步亦臣應該還沒有回來,當然,即便他在家,有了白天那樣的插曲,今天她也並不想見到他。

蓋上電腦,拿過包,起身走出辦公室。秘書室黎清抬頭,「總監,下班了?」

岑喬點頭,「你也早點回去休息,時間不早了。」

「好的。再見,總監。」

岑喬開的是一輛白色BMW,一路暢通無阻的到了天上人間。

「喬喬!這里!」薑煢煢遠遠的沖她招手。

岑喬走過去在奢華的沙發上坐下,將包放在一旁,徑自給自己倒了杯酒。抿了一口,才道:「說罷。」

「極品!真的是極品!」薑煢煢手指指著不遠處的吧台,小臉上因為激動泛著光澤,「你看那邊!真的很帥!」

原來不過是個男人!

岑喬不以為然。薑煢煢是個小花癡,她早就見識。但為不掃她的興,還是配合的轉過頭去。

岑喬自認見多了帥哥,步亦臣那家夥也就是占著自己長得好看,才在外面胡作非為。但是,步亦臣的帥,若是在這個男人面前,多少還是會失掉光彩。

逆光勾勒著男人的無可挑剔的五官,他身形高大頎長,執著酒杯坐在那,周身彌漫著沉穩不凡的氣場。

似乎是察覺到她的目光,男人突然抬頭。岑喬一怔,眼神來不及轉開,和他撞個正著。

他深邃的眼,如墨如井,深不可測。又像是一個醉人的漩渦,能把人輕而易舉的卷進去。

岑喬心一跳,像做了壞事被當場抓住似的,臉頰發燙。

「喬喬,他在看你。」薑煢煢晃她手臂。

「看出來了。」岑喬佯裝環顧四周,不動聲色的移開視線去,又喝了口酒,潤潤發燙的嗓子眼。

「這次我沒誇張吧?是不是很帥?」

「……也就勉強吧。」

「嘴硬!比你們家步亦臣好看吧!」

提到那個男人,岑喬不說話了,只繼續喝酒。

03

「只是可惜了……」薑煢煢感慨。

「可惜什麼?」

「可惜他啊!」薑煢煢朝男人努努嘴,「他是這兒新來的頭牌。」

岑喬驚訝得一口酒差點噴出來,擔心自己會錯意,「頭牌的意思是……」

「賣的!」

「……」岑喬不由得又多看了他兩眼,「他看起來真不像。」

無論是周身散發的氣場,還是他本身的氣質,讓她原以為這男人是非一般的普通人。

「現在的男的都得會包裝自己,不然怎麼討富婆歡心?」薑煢煢說話的時候,兩只眼睛還嗖嗖的在男人身上逡巡,絲毫不掩飾眼里的遺憾。

岑喬好笑,「你要覺得可惜,讓你哥把他送你不就好了?」

「我倒是想啊,但我哥要知道會宰了我。」提到薑一凡,薑煢煢怕怕的縮了縮脖子。

說曹操曹操就到。就在此刻,薑煢煢的手機響起。

她拿出來一看,臉色大變,一邊匆忙收拾包起身,一邊道:「我哥的電話!我出去接,他要是知道我在這兒我會被他弄死。」

「沒出息。」岑喬打趣一句。看著薑煢煢一陣風似的跑了出去,有些羨慕。她是個幸福的孩子。在這個世界上,她有太多關心她的家人。反觀自己,仿佛孑然一身。

岑喬自嘲一笑。還好在這光怪陸離的世界,一個人也不會顯得太孤單。

她坐在那,看著來往的人群,不知不覺喝完了一整瓶酒,有了醉意。

踉蹌的走出會所,腳上的鞋跟太高,到門口的時候,腳下一滑,差點崴到腳。

身子,被一只結實有力的手臂托住。

「小心!」陌生的男音在耳畔響起。聲音很有磁性,像半夜DJ的聲音,有種安撫人心的魔力。

岑喬睜開眼,看到來人,忽然得意一笑,像個孩子,「我知道你!」

男人彎唇,「是嗎?那我是誰?」

「你是……做那個的。」

男人很有耐心,誘詢的問:「做哪個的?」

她漂亮的紅唇掀起,迷糊的吐出一個字,「ya。」

男人錯愕後,失笑。

他身後的人倒是先沉不住氣了,「小姐,你說話客氣點!你說誰是……」

「行了。」還未完的話,被男人微微抬手,打住了。對方不得不把不滿的話噎下去。

岑喬扯著男人的領帶,「你放心,我不會瞧不起你……這世界上大家都是為了生活,誰也不比誰高貴。就好比我……」

「你?」男人似乎對她的事情很有興趣。

岑喬漂亮的小臉上有幾分淒涼,「我也是賣過身的……」

當初嫁給步亦臣,不就是高價把自己賣了嗎?從此,她的生活,萬劫不復。

他絕美的面上,始終含著淡淡的笑,「那看來我們真是彼此彼此。」

這男人,笑起來可真是傾國傾城,比步亦臣要順眼多了!

想到那個男人,岑喬忽然開口:「那你要不要把自己賣給我?」

「……賣給你?」商臨鈞挑眉。還真是第一次有人敢沖他開這樣的口。

「你放心,我會對你很溫柔,我也沒有任何不良嗜好。而且……」

「好,我們成交。」

這下,反倒是岑喬愣了愣,「這就成交了?我們……還沒談價格。」

04

「那就先收利息好了。」男人的笑容里是無盡的魅惑。

岑喬還沒弄清楚什麼情況,只覺得腰間一熱。他寬厚的大掌完整的把住了她纖柔的腰。

岑喬以為這個吻會是溫柔的,至少這個男人剛剛給她的感覺是如此——可是,並不!

岑喬根本沒有任何這方面的經歷,加上又醉意熏熏,所以在他面前毫無招架之力。不出一會兒,快要站不住。

一旁,男人的助理餘飛看著這一幕驚呆了。

是……是眼花了吧?!

鼎鼎有名的商先生是出了名的自愛,這麼多年無論是合作夥伴還是商業對手,使過多少美人計,商先生從來都是不屑一顧。

今天居然栽在一個醉女人身上?

不!這太匪夷所思了!

「去開車。」暗啞的命令聲傳來,餘飛陡然回神。不敢怠慢,也不敢多看,立刻跑出去。

岑喬意亂情迷,雙腿發顫,已經站不穩。男人很高大,雙手托住她的臀,像抱個孩子一樣輕而易舉的將她抱起。

「這個利息我很滿意,今晚可以考慮給你打9折。」

岑喬還沉浸在剛剛的吻里,暈眩得厲害,:「……這是我的初吻。」

「初吻?」他錯愕,繼而迷人的眸子瞇起,帶著幾分試探,「你老公沒有吻過你?」

她搖頭。

他面上的笑容更深了些,「你……該不會是chu吧?嗯?」

岑喬揪著他的領帶扯了扯,「chu很丟臉嗎?」

商臨鈞目光灼灼盯著她的眼,「那到底是還是不是?」

她撇撇小嘴,很誠實的點頭。

「很好。」他面上的笑意擴大。

餘飛覺得今晚是自己開過最驚心動魄的一次車。

到了M-酒店,餘飛把車停穩,小心翼翼的開口:「先……先生,到酒店了。」

商臨鈞將岑喬抱下來,酒店的員工見到這一幕,也是和餘飛一樣傻眼的地步。

商先生的形象一貫得體正面,沉穩優雅,今天竟然這麼……OPEN?

而且!要命的是,此時的樣子,更是迷人得想要讓人尖叫啊!

好羨慕他懷里的女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