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租客:房租10年翻3倍 逃出地下室又進資本圈套





中新經緯客戶端8月19日電(張哲)從地下室裡「逃」出來的租客們或許沒有想到,逃離了暗無天日的地下室,又落進了資本收割的圈套裡。

「這幾年,如果說買房是吞人的魔,那租房就是吸血的鬼了。」租房十三年之久的張先生向中新經緯調侃道。

北京租客:房租10年翻3倍 逃出地下室又進資本圈套

▲ 資料圖 中新經緯 張哲 攝

多家機構發布的數據顯示,北京住房租金正處在上升通道,看似日漸規範的房屋租賃市場,背後卻是問題重重。十年來,北京的房租究竟漲了多少?市場上又有哪些「貓膩」?

400元/間,讓人迷路的地下室

50歲的張先生是北京市海淀區一家主題咖餐廳的老板,2005年至今,他一直為自己兩家店的二十餘名員工提供宿舍,而他本人也同樣租房居住。

十多年前,北京的房屋租賃市場還不成熟,租價低廉的地下室是很多「北漂」的最佳選擇,畢竟400-500元的租金,遠比正經兩居住宅要低。

在這十三年間,張先生的員工一共搬過四次家,換過兩個小區,最初是地下室,後來是海淀區西土城地鐵站附近的小區。

「06年的時候我去地下室的員工宿舍看過他們一次,下去以後手機就沒信號了,走進去發現房間基本不透光;租戶用的都是公共廁所、公共廚房,排煙、排水都有問題;洗過的衣服全部晾在不透光也不透風的走廊過道……最誇張的是,我想出去的時候在地下室裡迷路了,兜兜轉轉了半天還是被員工帶出去的。」張先生描述道,「回家後我就聯繫了安排員工宿舍的負責人,讓他們搬了家。」他說。

北京租客:房租10年翻3倍 逃出地下室又進資本圈套

▲ 北京市某小區 中新經緯 張哲 攝

從地下室搬出後,員工們先是住進了離咖餐廳較近的小區。張先生回憶道,「當時羅莊東裡的三居室只要2700元,員工們在那裡住了兩年左右,沒漲過房租。後來房東打算賣房子,我們又換了薊門裡小區的二居室,一個月3000多元。」

房租「沒怎麼漲」,十年也就翻了三倍

如今,張先生和員工已經在薊門裡住了近十年。談及房租變化,張先生開玩笑說,「房租沒怎麼漲,十年也就翻了三倍吧。」2005年,海淀區西土城地鐵站附近的小區的二居室租金約為2000餘元,如今已經直逼8000元,甚至更高。

北京租客:房租10年翻3倍 逃出地下室又進資本圈套

▲ 某長租公寓平台發布的羅莊東裡小區的租金均價為每間4000元/月

「現在我和員工都住在薊門裡。我們自己租的二居室5300元,員工住的二居室6000多元。因為我們住的年頭久了,和房東比較熟悉,所以租金都低於市場價,節省了不少租房成本。」他說,「即使低於市場價,這七八年來我們的房租也漲了三次了,從10年左右的4500元,到4800元,再到現在的5300元……都是因為市場行情變了,所以房東也要象徵性的漲一漲。」

據貝殼研究院報告的數據,以2018年8月6日至12日的整租租金為樣本量,北京的整租平均租金同比增長了15.5%。

而具體到個別小區,還有更大漲幅。例如被網友戲稱為「亞洲最大社區」的天通苑,其東二區的兩居租金在去年同期還是每月4300元,從去年年末開始一路走高,截止7月30日已經漲至每月6000元,漲幅將近40%。

▲重點城市整租平均租金和同比統計

▲重點城市整租平均租金和同比統計

▲北京典型小區天通苑東二區的兩居租金走勢

▲北京典型小區天通苑東二區的兩居租金走勢

張先生還提到,他曾在幾年前入手一套北京市順義區的三居室。由於他每天都要去咖餐廳「坐班」,在店面附近租房住更方便,所以順義的房屋一直處於外租狀態。

「我們最開始向外租房的時候咨詢過很多中介,也考慮過托管。當時我們出租的心理價位是七千一個月,自如托管的負責人給價九千,說房子可能整租也可能分租出去。因為不希望他們對房子進行標準化裝修,也不想分租,就沒同意。」張先生說,「後來我們通過朋友的介紹把房子整租出去了,這兩年年房租已經從七千五漲到了九千。但是聽說現在長租公寓對五、六環的三居室的報價都已經過萬了,還是挺讓人吃驚的。」

中介濫用轉租權,平台被指坐地起價

張先生回憶稱,在長租公寓興起之前,更火的是各種「二房東」與「黑中介」。

很長一段時間內,「二房東」和「黑中介」擾亂了租賃市場秩序,他們有的抬高房租賺取差價,有的將一間房屋安置多個床位後出租給多個人,還有的通過制定各種不平等的扣押金、扣房租條款欺騙租戶。張先生也曾被中介的「小把戲」欺騙過。

張先生告訴中新經緯,「我們家在郊區有一套常年空置的房屋,由於地段原因不易出租。有段時間有家中介公司一直聯繫我們說有人想長久包租我們的房子經商,但是因為地段不好,給的租金低,並且要求首月免租。」

「在中介多次聯繫後,想到一直閒置也不利於房屋保養,我們就同意了。誰知簽完合同後的第四個月,只交了兩個月房租的租戶就不見了,我們去聯繫、投訴中介,當時的負責人卻已消失,中介公司則各種推卸責任。」他說。

北京租客:房租10年翻3倍 逃出地下室又進資本圈套

▲ 資料圖 中新經緯 張哲 攝

很多租戶認為,正是因為無良中介的存在攪亂了市場,自如、蛋殼等長租公寓才會如此受歡迎,這時候很多租戶更在乎租的房子是否安全、省心,為此他們寧願接受更高的租金。

然而,最近關於「長租公寓平台惡意哄抬房租」的聲音不絕於耳。在過去,相比房價,房租剔除了不少投資因素,被認為能更直接地反映剛性需求。而近幾年入場並且蓬勃發展的長租公寓,卻正在讓「炒房租」變為可能。

有分析稱,目前市場上的自如、蛋殼等租房中介平台已經開始形成巨頭壟斷局面,有些中介正通過放大「租金上漲」的恐慌抬價牟利。托管房源已經超過60萬間的自如租房,作為房屋租賃市場規模、影響最大的長租公寓平台,被指對哄抬北京房租價格負有責任。

從地下室裡「逃」出來的租客們或許沒有想到,逃離了暗無天日的地下室,又落進了資本收割的圈套裡。

從炒房到炒房租,資本狂歡的盛宴背後,最終受傷的仍是租客們。盡管自如曾發布官方聲明表示,不存在參與市場不良競爭、哄抬房價的行為。但網友和租戶並不買帳,認為這是甩鍋的做法。雖然房租上漲的大鍋,不能全讓長租公寓背,但這些品牌背後資本的參與,的確對漲價起到不小的助推作用。(中新經緯APP)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