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區領軍的沖刺!百濟神州將成為首家「美股+港股」兩地上市生物新貴!





募資最多64億元人民幣,但回到本土市場才是百濟神州迅速完成香港上市的原由。「我們是第一家赴納斯達克上市的研發新藥的中國生物科技公司,我們也是首宗內地企業回流的公司。」

本文來自 雪花新聞,本文標題:園區領軍的沖刺!百濟神州將成為首家「美股+港股」兩地上市生物新貴! ,轉載請保留本聲明!

if (window.location.host != ‘www.xuehua.us’){window.location.href=’https://www.xuehua.us/2018/08/01/%E5%9B%AD%E5%8C%BA%E9%A2%86%E5%86%9B%E7%9A%84%E5%86%B2%E5%88%BA%EF%BC%81%E7%99%BE%E6%B5%8E%E7%A5%9E%E5%B7%9E%E5%B0%86%E6%88%90%E4%B8%BA%E9%A6%96%E5%AE%B6%E7%BE%8E%E8%82%A1%E6%B8%AF%E8%82%A1′;}園區領軍的沖刺!百濟神州將成為首傢“美股+港股”兩地上市生物新貴!-雪花新聞

7月24日,2016年已在納斯達克上市的百濟神州宣布通過港交所上市聆訊,有望成為2018年交易新規下,繼歌禮藥業之後即將在港交所第二家敲鐘上市的生物科技新貴。據E藥經理人獲得的數據:百濟神州本次擬發行6560萬股新股,發售價為94.40港元至111.60港元,最多募集資金73.2億港元(約合64億元人民幣);8月8日正式開始上市交易。

7月29日,百濟神州聯合創始人王曉東、中國區總經理兼公司總裁吳曉濱、首席財務官兼首席戰略官梁恒接受了E藥經理人記者的電話採訪。作為一家納斯達克的已上市公司,百濟神州為何會啟動這一輪在香港的兩地上市?「我們是第一家赴納斯達克上市的研發新藥的中國生物科技公司,我們也是首宗內地企業回流的公司。」王曉東答,「我們正在進入商業化的階段,回到本土市場是必然選擇。在香港的上市,戰略性的考慮更超過對於募資規模的考慮。」

園區領軍的沖刺!百濟神州將成為首傢“美股+港股”兩地上市生物新貴!-雪花新聞

從左到右依次為:百濟神州首席顧問Eric Hedrick;百濟神州中國區總經理兼公司總裁吳曉濱;百濟神州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歐雷強;百濟神州創始人、科學顧問委員會主席王曉東;百濟神州首席財務官兼首席戰略官梁恒。

01

出人意料的沖刺

2018年4月,香港證券交易所放開了對於「無收入生物科技公司」的上市門檻;短短三個月時間,歌禮、華領、盟科、信達、方達、Stealth BioTherapeutics、AOBiome Therapeutics、康希諾生物等等生物新貴公司先後向港交所遞交招股申請說明書;其中,歌禮生物8月2日即將在港交所完成上市敲鐘儀式。出乎意料的是,百濟神州未經過常規遞表階段,直接沖刺撞線。

此前市場曾經傳言,百濟神州之所以能直接通過港交所聆訊,是因其採用了「第二上市」的方式。實際上,百濟神州能夠成功登陸港市,與近期港交所一系列新規改革不無關係。但梁恒對E藥經理人澄清了這一說法:「是兩地上市dual primary listing,而非第二上市secondary listing。」

「第二上市」這種上市方式是指公司在兩地上市相同類型的股票,通過國際托管行和證券經紀商可以做到股份跨市場流通。這種方式主要以存托憑證的形式存在。

園區領軍的沖刺!百濟神州將成為首傢“美股+港股”兩地上市生物新貴!-雪花新聞

此前關於一些新規的咨詢總結中,港交所便公布了將香港作為第二上市地的標準,提出這一政策針對的目標則主要是創新產業公司。相關公司需在包括在紐交所、納斯達克以及倫交所等地,最近至少兩個財年,有良好的合規記錄;在香港作為第二上市地時,預期市值最低100億港元。

而「兩地上市」與之的區別在於美股港股兩個資本市場均為第一上市地,百濟神州需要同時滿足美國和香港對於上市公司的各項管理要求。

2018年1月,百濟神州在美股進行過一輪公開募股,發行792萬股ADS,募集資金大約7.6億美元,應該說在美國的融資管道通暢,那為何要重新在香港市場兩地上市。對於一家創立時間8年的生物新星來說,兩地上市所需的管理成本和新藥研發所需的專注投入是否會造成衝突?

王曉東說:「是否會造成精力的偏移,要看看我們近兩年做了些什麼事情。兩年的時間,我們在研的臨床研發管線已經大大擴充,現在有3個產品進入了三期臨床試驗,我們公布了很多的臨床數據;第二,目前正在全球同時進行40~50個大規模的臨床實驗,而且其中有多個是全球領先的新藥項目的研發。兩年的時間,百濟神州的臨床試驗團隊擴展了10倍,已經超過了500人。」

02

吳曉濱扛起商業化進程

2016年2月,百濟神州以24美元招股價上市,集資1.82億美元,股價至今升值已經超過6倍。而促成股價最大一輪升值的事件發生在2017年。

2017年9月27日,百濟神州通過轉讓在研產品的開發權,與美國醫藥巨頭新基公司共同開發其PD-1抗體BGB-A317,以此獲得對方約2.63億美元的預付款、1.5億美金的股權投資、未來高達9.8億美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新基公司銷售BGB-A317的特許權費。這是中國生物科技公司產品權益轉讓給全球制藥巨頭中金額最高的一樁。這也讓投資者對百濟神州刮目相看。在宣布與新基合作後,公司股價出現數個交易日大漲,累計漲幅成功50%以上。

也有評論認為:這種合作模式為百濟神州找到了在無產品銷售情況下最優化的盈利模式。但是一切都沒有那麼簡單,百濟神州顯然並不想做一個只會燒錢的新藥研發公司,商業化進程是其下一階段的發展重心。

據百濟神州的招股說明書透露:2016及2017年,百濟神州分別錄得主營收入107萬美元及2.55億美元;截至2018年3月31日止三個月,集團亦有3254.4萬美元收入入帳。2017年為什麼營收有大幅的增加?梁恒回答:「最主要的來源是新基所付的合作首付非常大,其次,百濟神州接手新基在華三個產品的商業化經營之後,目前業績較去年4季度已經翻了一倍。」

園區領軍的沖刺!百濟神州將成為首傢“美股+港股”兩地上市生物新貴!-雪花新聞

2018年百濟神州在業界引發的最爆炸性消息是:將輝瑞大中華區總裁吳曉濱挖來了!5月2日,百濟神州正式發布任命消息,剛從輝瑞離職的吳曉濱正式被任命百濟神州中國區總經理兼公司總裁。(鏈接:《吳曉濱回應:為什麼離開輝瑞?加盟百濟神州第一天幹了什麼? 能為其帶來什麼?》

百濟神州創始人歐雷強表示,「吳曉濱博士在中國建立與經營組織架構方面屢獲成功。強大的主管能力使他能夠建立傑出的團隊,帶給患者切實有效的療法,並為公司帶來卓越的業績。這些將為百濟神州下一階段的發展帶來至關重要的助力。」

百濟神州的下一階段——這家商業化階段的生物技術公司,專注於開發及商業化用於治療癌症的創新型分子靶向及腫瘤免疫治療藥物,正是吳曉濱主動找來的挑戰。「之前服務於輝瑞,雖然說輝瑞中國已經是其全球第二大市場,但是對於投資人來說那只是一個部分,順便會關注到的選項之一;在百濟神州就完全不同了,中國市場的一舉一動都會引發投資者的強烈關注。」吳曉濱說,「一個例子就是我們在之前新基中國基礎上組建的商業化團隊取得了翻倍的業績,同時我們也在不斷擴大團隊規模,為今後兩個產品上市做準備。」

百濟神州獲得新基獨家授權的REVLIMID(瑞復美)是多發性骨髓瘤的一線用藥,2017年為新基在全球獲得了超過81億美元的業績,是名符其實的超級重磅炸彈,然而在中國年銷售額不超過2億元人民幣。

百濟神州於2010年於北京成立,並在2016年2月在美國納斯達克全球精選市場上市。截至2018年7月,公司擁有一支超過1300名雇員的全球團隊,成為一家擁有涵蓋研究、臨床開發、生產及商業化的全面實力的全球生物技術公司。目前,百濟神州獲得五種藥物及在研藥物的授權許可,包括三種已於中國銷售的由新基獨家授權的藥物注射用白蛋白紫杉醇、瑞復美和維達莎,及兩種臨床階段的在研藥物,該種藥物已獲得於中國及亞太地區的其他指定國家開發及商業化的權利。

03

喜提「中國研發投入王」

2017年的年報數據顯示,百濟神州的研發費用支出已經超越了所有同期A股的醫藥公司。這也是王曉東認為百濟神州的PD-1可以跟大佬們正面PK的底氣。「我們的PD-1比較OK藥有改良!」

百濟神州2017年業績報告顯示,公司研發費用為2.6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8億元);近三年研發投入平均增長率超過150%。一個簡單的橫向對比,2017年A股醫藥上市公司研發支出超過10億元的公司僅兩家,恒瑞醫藥和復星醫藥,而投入最大的恒瑞醫藥研發投入為17.59億元。

園區領軍的沖刺!百濟神州將成為首傢“美股+港股”兩地上市生物新貴!-雪花新聞

7月26日,默沙東宣布其PD-1單抗Keytruda(即帕博利珠單抗注射液,簡稱K藥),在中國的上市申請正式獲批。這是繼百時美施貴寶用於二線治療非小細胞肺癌的Opdivo(簡稱O藥)之後,第2個正式進入中國的PD-1/PD-L1單抗類藥物。

「我們的PD-1 tislelizumab相較OK藥來說,是有改良的。目前我們正在全球進行多個適應證的臨床試驗,超過1500名病人入組。」王曉東說,「還有一點,我們會做讓中國人用得起的抗癌藥。」

百濟神州目前的產品包括六種內部開發、臨床階段的候選藥物,其中包括三種後期臨床候選藥物,zanubrutinib(BTK抑制劑),tislelizumab(PD-1抗體)與pamiparib(PARP抑制劑)。PD-1因「O藥」和「K藥」的廣譜抗癌藥之名而備受關注。

據了解,此次募資的32.5%將用於百濟神州的PD-1tislelizumab,其中用途包括正在進行及計劃中的tislelizumab臨床試驗、準備登記備案tislelizumab(預計首先於2018年在中國用於治療復發╱難治性霍奇金淋巴瘤)、及準備啟動並待監管部門批准後在中國及美國進行tislelizumab商業化。

公司預期將於2018年於中國申請批准初步將Zanubrutinib(BGB-3111)用於治療套細胞淋巴癌,及於2019年上半年向美國食品和藥品管理局提交新藥申請;尋求治療華氏巨球蛋白血症(或WM)的加速審批;正在為Pamiparib(BGB-290)一項全球臨床3期試驗篩選準備進行首次服藥的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