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別山7旬老人獨自供孫子上學,分洋樓捨不得住,要留給孫子結婚





69歲的陳澤申是大別山金寨縣大灣村的一個普通農民,也是當地一家六安瓜片茶廠年齡最大的工人。老人原先是當地有名的貧困戶,2015年全家收入僅3000元,而隨著當地茶葉名氣越來越大,2017年收入達到3萬多元,2018年預計有4萬多。雖然這些錢在大城市可能還買不到一個平方房子,但卻是老人這輩子見的最多的收入。最讓老人高興的是,去年村裡集中建了連片洋樓,他分到了一套。

從合武高速古碑出口出來,沿著山道行駛16公里,就可抵達金寨縣花石鄉大灣村。大灣村最典型的的標誌就是村口的十二棵古檀樹,年長的已經有一千多年,短的也有好幾百年。圖為村口的古檀樹四個人都圍不過來。

深夏時節,雨後的大別山格外青翠。群山環抱的大灣村地處在山坳中,這裡是大別山深處,也曾經是最窮的地方,這些年,隨著城裡人對「小產區」的推崇,這裡靠山吃山的老百姓生活開始有所改變。圖為茶地都是不打農藥不用化肥。

陽光下,在山坳的盡頭距離古檀樹不遠處,有幾棟新建的廠房,這就是陳澤申工作的茶廠。車間裡,幾名工人坐成一排,拿著笤帚,在熱騰騰的鐵鍋裡不停地翻動著,幾分鐘後,青翠的茶葉變深變暗,被起出鐵鍋,然後他們將新的青葉放入鍋中,翻炒,如此反復。圖為大山深處的茶廠。

他們操作的是綠茶加工中最重要的環節:殺青。青葉都是當地村民一大早采來的。伴隨著工人的翻炒,碩大的車間裡彌漫著陣陣茶葉清香,呼吸一口,侵入心扉,久久不能散去。圖為陳澤申和幾個村民在製作六安瓜片茶葉。

這些工人原本都是大灣村的村民,69歲的陳澤申也是其中之一,他是廠裡最年長的工人。陳澤申和村民們加工的是一種名叫「六安瓜片」的綠茶,這是中國十大名茶之一。大灣村地處深山,沒有污染,加之獨特的地理環境和土壤,是近年來被茶客們推崇的六安瓜片小產區,村口的「十二檀」也因此成了六安瓜片高端茶的標識。

大灣村以前是大別山一個典型的貧困村,村子裡有多窮?正在休息的陳澤申吸了一口剛剛點著的「大前門」說,沒有路,到縣城去來回得兩天時間,蓋個樓房就算是「大富豪」。圖為大灣村地處一個山溝裡。

自知守著土地不能改變生活的大灣村,改革開放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外出打工。陳澤申原先一家五口人生活,老兩口、兒子媳婦和一個孫子。和很多村民一樣,陳澤申兒子媳婦去了上海打工,自己和老伴帶著孫子守著3畝茶葉地留守在家中。圖為每天中午在茶廠上班的村民可以吃免費午餐。

然而,孩子外出闖蕩不僅沒能改變一家人的生活,反而從此一蹶不振。2002年,在上海打工的兒子突然得了重病,撒手人寰。白髮人送黑發人,讓陳澤申老兩口傷心不已。不久後,兒媳婦也改嫁離家而去。好端端的一家人,最後剩下老兩口帶著一個小孫子生活。圖為陳澤申家牆上掛著兒子的照片,櫃子上放著孫子的書,這曾經是老陳最珍貴的精神財富。

八年前,老伴也去世了,五減三,這個最簡單的算術題,陳澤申算起來卻是那麼難,最後剩下他一個人獨自帶著孫子,生活跌入低谷。之後的日子,陳澤申和孫子相依為命,靠幾畝田地和低保救濟過日子。後來孫子考上了大學,學費都是貸款。圖為每天下班後,老陳還是習慣住在自己的老房子裡。

最窮的地方,或許是環境最好的地方,也是最沒有污染的地方,就像村口的十二檀,長了幾百年一千年,依然茂盛。就在陳澤申以為晚年生活就這樣維持下去的時候,兩年前,一家茶廠進駐了大灣村。隨後,村民生活開始了改變。圖為每天上午和傍晚,村民將采來的鮮葉送到茶廠。

茶廠到來,首先採取的是茶地扭轉,一畝茶地一年扭轉費600元,企業另付成本和材料費,茶葉上市,村民自己采茶,企業按照高於市場價格統一收購青葉。此外茶葉加工,工人也是雇傭本村村民。圖為茶廠裡,六安瓜片非遺傳人王師傅在調整木炭。因為量少價高,被稱為「十二檀」的六安瓜片都是用木炭手工烘制。

當然企業不會做虧本買賣,一位知情人告訴攝影師,「生態好的地方才有好茶,這個道理已經深入客商的信,這幾年,十二檀已經成為六安瓜片的資格背書,長在大灣村的六安瓜片,是最好的瓜片,也是最貴的瓜片。」正因如此,茶廠對百姓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許施肥,不許打農藥,一切靠天收。圖為王師傅在和一名工人烘制茶葉,搬上搬下不停地重復,20斤茶葉要重復200多次。

在村裡窮得小有名氣的陳澤申,家裡3畝茶地扭轉給了企業,自己也成了廠裡的員工。「一個月1200元固定薪水,炒茶季節,薪水另算。」陳澤申自己都沒有想到有這等好事。「莫不是山裡太閉塞,外面都這樣?」陳澤申說著,自己笑了。圖為陳澤申在采茶。

前段時間陳澤申曾經算了這幾年家裡的一筆帳:「2015年,累了一年,收入才3000元。2016年,茶地扭轉後,收入一下子到了2萬多,去年更是不得了!收入3萬多,今年應該4萬。」陳澤申說,去年茶葉地扭轉加賣茶、制茶薪水收入有一萬多,此外自己養了20多只羊;村裡安排當了保潔員,每月有500元收入,還有加上光伏發電分紅。「今年僅僅茶地和茶廠上班收入就有2萬多。」圖為陳澤申每天早晚要管理一下自己養的山羊。

當然還讓陳澤申高興的是,村子裡去年建了一個集中安置點,將村裡29個貧困戶集中安置,老房子集中交給政府。陳澤申自己掏了12萬分到了一套樓上樓下的小洋樓。圖為山坳裡大灣村集中居住地,陳澤申新家就在這裡。

盡管這棟樓房要花不少錢,實際上陳澤申一家自己不僅一分沒掏,還「淨賺」了幾萬塊。「沒想到老了,還能住上樓房。」陳澤申掰著手指頭說,鄉裡的各種救濟補貼就有9萬,他自己的老房子被征服征收補了9萬。圖為陳澤申的新家,盡管房子已經裝了很長時間,老人還是捨不得住。

陳澤申有了這棟小樓之後,自己花了兩三萬元裝修了一下,因為自己的老房子雖然已經被政府征收,但還沒有搬,因此他一直住在老房子裡,偶爾到新房打掃衛生。「老房子裡住習慣了。」陳澤申說,「如果孫子大學畢業回來,想讓他住新樓。」茶葉火了後,茶葉旅遊也在當地悄然興起,圖為陳澤申新家,一間房子還被辟成民宿,統一裝修,未來開放後,一旦遊客入住,老人又可以多一筆收入。

轉眼已經到了下午4點多,白天回收的青葉早已經做完了,餘下的青葉要到晚上才能集中加工。陳澤申匆匆回到家中,將幾只羊牽到距離房子不遠的一個荒坡上。圖為陳澤申將羊牽到坡地上拴起來。

其實,一笑堂茶廠到來,受惠的大灣村村民超過3000人。如今陳澤申每天要打理羊,要采茶,還要到茶廠上班。雖然很忙碌,但是他很開心,因為正是這種忙碌,讓他看到生活的希望。「現在可以給孫子存點錢,未來還要娶孫媳婦。」說著,陳澤申又笑了。圖為陳澤申和村民聊天,現在每天老陳都是樂呵呵的。江雨/攝影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