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學生會幹部憑什麼「官威」十足?





文 風青楊

最近,有網友爆料:某學校學生會同學在群裡問「7號要開會嗎」,並@了學長,緊接著群管理員跳出來提醒她,請注意自己的幹事身份和說話方式。

大學學生會幹部憑什麼「官威」十足?其實,成都航空職業技術學院的這種情況並非個別現像,還記得7月份中山大學任命200多名「部長副部長級」幹部嗎?一所大學居然200多個學生幹部崗位,而在「秘書機構」和「組成部門」兩層級中,還特別標明了職位是「正部長級」還是「副部長級」。這究竟是學校還是官場,是學生還是主管幹部,是來做官還是來學習的,一看就讓人滿臉暈懵。

一些大學學生組織「官場化」、學生幹部「官僚化」的現象,可謂由來已久。一些學生加入學生會為的只是那個頭銜帶給自己的便利和好處。對他們自身而言,熱衷於「當官」,拼誰的職務大小、級別高低。這樣的「學生官」會帶來怎樣的校園風氣,可想而知。

來看看這事被曝光後,這位學生在微博上的道歉:

「我是袁顯棟,今天,我懷著萬分的愧疚及懊悔寫下這份道歉信,以表示我對自己言行造成的嚴重後果深惡痛絕以及改正錯誤的決心。因自己言語上對詢問開會時間的同學出言不遜後,我已深深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對自己的愚蠢言論感到很羞愧,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這是我長期以來對自己放鬆要求,思想懶惰的結果。我要通過此次事件,提高我的思想認識和內在修養。希望同學們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積極改正錯誤思想,提高個人覺悟和修養。請大家接受我誠摯的道歉。「

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學生,朝氣蓬勃的年紀,卻沉迷在學校那點一官半職裡,迷戀一丁點兒權力營造出的虛榮感。連這道歉信,也是復制來的滿口官腔和套話。這才二十歲啊,很難想像他以後幾十年裡只會變本加厲越來越深。

「學而優則仕」,這是中國幾千年的封建傳統觀念,大學裡究竟為什麼會出來這麼多的「官」?這恐怕與社會這個「大染缸」也密不可分。因為,在大學裡是黨員、班幹部,畢業分配工作時就會「高人一等」成優勢,現在大學畢業雖不分配工作了,但此還是成為一些用人衡量大學生是否優秀的標準,於是,後來就出現了大量的學生幹部,在其檔案中這兩項特別突出,其原因是「你知道」的。

但現在「官員」何止在大學?小學就開始有了,什麼大隊長、中隊長、小隊長,後來卻與班幹部混為一談、捆綁在一起了,學習好的就能當「隊長」,為了讓孩子充分感受「官威」、炫耀孩子的「優秀」,一些家長甚至不擇手段地跟老師「走後門」,為孩子「要官」。

在小學校園裡,班幹部是班主任的直接代理人,擁有著班主任賦予的「最高權力」,這些「權力」包括了檢查作業、背書情況、匯報班級同學學習情況等等,在一個班級小社會,這些「權力」可能讓孩子變得複雜,甚至滋生各種各樣的「腐敗」空間。從賄選拉票「當官」到利用特權斂財,一些小學生熟練運用成人世界的遊戲法則,讓人瞠目結舌。有些手段或許就是跟著自己的老師學的。

在我們的小學裡,誰表現最積極,誰就可以當班長,中學裡,誰學習最努力,最配合老師工作,誰就可以早早入團早早當班幹部,大學裡誰最會和老師來事,套交情,誰就最有機會入黨、參加學生會工作,然後得到比較好的畢業推薦。從小學就開始班級中設班長和值日生,學校中設大隊長和學生會主席,讓小孩子們從小就開始對權力敬畏和傾慕。確立老師的絕對權威,老師會讓最喜歡的學生做班幹部,並且明顯給寵兒們不同的關注和優待,從而刺激他們去表現、傾軋和爭寵獻媚,為了獲得自己所不知道的消息,用列黑名單、教唆孩子寫小紙條的方式告密,一切的一切,是為著管理的方便。

高校即便不是「象牙之塔」,也不能把自己混同於過度行政化的「官場」。作為服務學生為宗旨的學生會,就更不能過度地沾染服從於官階大小的「官場」風氣。

作者:風青楊 :知名評論人。一個有趣的人,分享一些有趣的事。嫉惡如仇,從善如流! 微博@風青楊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