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需百萬治療費,爺爺憂急攻心離世,墳前流淚跪祭:爺爺等著我





少年需百萬治療費,爺爺憂急攻心離世,墳前流淚跪祭:爺爺等著我

一場大病毀一個家庭。2016年9月,王曉勇的獨子黃澤旭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孩子的爺爺王占富在得知化療加移植需要近百萬費用後,每天憂心自己的孫子沒錢治療,2個月不到就突發腦溢血去世了。看病期間,小澤旭常常流淚,說自己害死了爺爺。幾天前,趁著休療期間,黃澤旭讓爸爸帶著去給爺爺上墳,墳前這個懂事的少年默默流淚:爺爺等著我。

少年需百萬治療費,爺爺憂急攻心離世,墳前流淚跪祭:爺爺等著我

王曉勇家在黑龍江省肇東市四站鎮克寶村,從小在村子裡的一間小土磚房長大。當王曉勇還娘胎裡的時候,母親改嫁給了王占富,雖然家庭從小貧困,但是繼父王占富勤勤懇懇為一家大小努力著。王曉勇出生後,繼父待他也如親生兒子一樣。

少年需百萬治療費,爺爺憂急攻心離世,墳前流淚跪祭:爺爺等著我

2004年王曉勇在和徐秀傑相識相戀,婚後第二年生下了兒子小澤旭。小澤旭的到來讓一家人十分高興。然而,平靜的生活在2016年9月8日被打破。小澤旭在做課間操時突然暈倒,5天後在哈爾濱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T型高危,醫生建議化療加移植治療,預計費用將近百萬。

少年需百萬治療費,爺爺憂急攻心離世,墳前流淚跪祭:爺爺等著我

面對小澤旭的病情,面對近百萬的治療費,王曉勇一家心急如焚。小澤旭的爺爺王占富和老伴更是整日愁眉不展,老兩口一輩子務農,住的都是破舊不堪的土房。在沉重的壓力下,不到2個月時間,爺爺王占富突發腦溢血撒手人寰。

少年需百萬治療費,爺爺憂急攻心離世,墳前流淚跪祭:爺爺等著我

老人的離世讓全家人痛心不已,小澤旭常常暗自落淚。懂事的小澤旭知道是因為自己,爺爺才突然離世,小小年紀的他當時就堅決要放棄治療,說要贖罪。一家人耐心勸說了很久才讓他回醫院繼續治療。但也是從那時候起,小澤旭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王曉勇說:「兒子好像看淡了生死,還說要皈依,我都不知道小小年紀怎麼懂這個。」

少年需百萬治療費,爺爺憂急攻心離世,墳前流淚跪祭:爺爺等著我

王曉勇的父親王占富去世後,患有腦梗的母親硬是讓王曉勇把自己住的磚房和地都賣了給孫子看病,說這是孩子爺爺生前就囑咐過的。最後,王曉勇以7000元的價格賣掉了父母的土房,8萬元賣掉了自己的磚房,16畝地賣了1萬元都不到。

房子賣了,王曉勇和妻子兒子租住在出租房裡,母親則被妹妹接回家照顧。然而幾萬元的賣房賣地款,對小澤旭來說是僅僅是一個零頭。小澤旭到第三療時,醫生發現是最佳移植期,但是50萬的前期移植費無疑是治療路上的一道深淵,最終因只借到了15萬元而錯過,不得不依靠不停地化療來維持。但由於小澤旭是屬於T型高危,必須盡早移植,才有活路。

少年需百萬治療費,爺爺憂急攻心離世,墳前流淚跪祭:爺爺等著我

在醫院治療期間,2歲的旭旭常常會莫名地流淚,他對父母說:「爺爺都是因為我才去世,是我害了他,我好想他。」每當這時,王曉勇就覺得對不起自己的繼父,止不住流淚。

少年需百萬治療費,爺爺憂急攻心離世,墳前流淚跪祭:爺爺等著我

在最近一個療程結束後,小澤旭跟爸爸說,想回老家拜祭一下爺爺。讓王曉勇意外的是,當他和兒子在墳前燒完紙後,他竟然聽兒子說:爺爺等著我。當兒子回到從小長大的家門口時,主動要求拍一張照片,還露出久違的笑容。

少年需百萬治療費,爺爺憂急攻心離世,墳前流淚跪祭:爺爺等著我

「我後來問孩子,為啥要說那些話,為啥在房子那裡拍照,他說覺得自己最近身體沒力,怕自己可能治不好了,想留一些快樂的照片給我們未來留作紀念。那小土屋是他的童年回憶,雖然破爛,但是小時候很快樂。」王曉勇說,聽了兒子的話後,自己當時就哭了。

少年需百萬治療費,爺爺憂急攻心離世,墳前流淚跪祭:爺爺等著我

「兒子真的長大了,可是我們傾盡全家力量都沒辦法給他移植,內心感覺十分痛苦。」 王曉勇說,兒子現在已經第18次化療,醫生說先化療,然後再做造血幹細胞移植手術,化療費用已接近60萬,但兒子卻離移植越來越遠,離生的希望也越來越遠。王國峰 錢小曼 文/圖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