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油創近四年新高,國內成品油三連漲,火熱還要持續多久?





來源:Wind金融終端 移動APP

原油持續大漲,布倫特原油期貨10月1日沖至85.45美元/桶,創近4年以來新高,收盤微有回落,但上攻趨勢仍強勁。較2016年1月份最低點27.1美元/桶上漲已超過200%。截至10月1日收盤,布倫特原油期貨收漲2.68%,報84.95美元/桶,創2014年10月31日以來收盤新高。

NYMEX原油期貨收漲3.03%,報75.47美元/桶,連漲三日,創2014年11月21日以來收盤新高。

國內油價三連漲

9月30日24時大陸迎來年內第19輪成品油調價時間窗口,發改委官網發布稱,根據近期國際市場油價變化情況,按照現行成品油價格形成機制,自2018年9月30日24時起,國內汽、柴油價格(標準品,下同)每噸分別提高240元和230元。調整後,各省(區、市)和中心城市汽、柴油最高零售價格見附表。相關價格聯動及補貼政策按現行規定執行。

今年19次調整中,「十二漲六跌一擱淺」,9月30日油價的上調也做到了三連漲。不過從上述表中可以看出,實行一省一價中,標準品汽油重慶市以9960元/噸最高,而新疆地區則是最低,僅有9525元/噸,各地區差距還是不小。

國內需求持續增長

發改委9月30日發布數據顯示,1-8月,原油產量12597萬噸,同比下降1.7%;原油加工量39141萬噸,同比增長6%;成品油產量24453萬噸,同比增長8.1%;成品油表觀消費量21390萬噸,同比增長5.8%,其中汽油、柴油分別增長6.5%、4.5%。

商務部公告稱,2019年原油非國營貿易進口配額總量為2.02億噸,比2018年的1.42億噸增加近42%。業內人士指出,今年提前1到2個月公布進口配額總量,各油企可以提前申報並獲得自己的進口配額量,提前對原油進口做出規劃。

油價還要上漲?

東方證券認為,近期由於地緣事件刺激,市場對油價關注度顯著提升,未來半年受伊朗禁運影響,油價出現暴漲的概率極大,甚至不排除會衝擊前期高點126美元/桶,乃至148美元/桶的可能。但長期受需求端的抑制,油價應該很難維持在100美元/桶以上。核心在於上輪周期油價是需求驅動,本輪則為供給驅動,邏輯上要弱於前者,中樞自然也要更低。從其他更早周期商品價格走勢看,80美元/桶價格大概率就是新的中樞水平。因為未來即使大漲,也已臨近周期中後段,單純價格彈性很難帶來有持續性的投資機會。

本輪凍產前,OECD庫存曾達到歷史峰值,比前期均值高4億桶以上。但經過這兩年的再平衡,庫存日降幅超過50萬桶,已基本回到均值水平,體現出原油市場持續供不應求。美國制裁,禁運對伊朗來說基本無解,其減產幅度應在200萬桶/天以上。可是目前OPEC和美國實際可增產幅度不超過150萬桶/天,而且兌現的速度也不確定,短期內根本無法彌補減產缺口。11月4日又恰逢美國中期選舉結束,屆時其是否還會繼續強力施壓OPEC釋放產能也是未知之數。因此未來半年油價很可能出現大幅飆漲,直至需求端徹底無法承接或者等到明年底美國管網開通帶來的大幅增量供給。

去年以來油價能大幅上漲,核心還在於OPEC的凍產執行率極高,平均都超過了100%,遠高於史上歷次限產。全球總計增產空間應該不超過150萬/桶,很難完全填補伊朗減產缺口,未來供需更為緊張是大概率事件。從本輪OPEC凍產效果看,無疑非常理想。原油市場不但在庫存端以超預期的速度做到了再平衡,而且油價也重回80美元/桶的高位。如果沒有外力干預,在未來經濟增長前景不明的背景下,主要產油國應該沒有很強的激勵過快釋放產能,增產更多還是迫於美國壓力。

油價上漲帶來的影響大

油價上漲將損害家庭收入和消費者支出,但影響將各不相同。歐洲地區的許多國家都是石油進口國,因此歐洲很容易受到高油價的衝擊。此外,其他地區的石油進口大國也會受到衝擊,導致通脹率上升。

隨著北半球冬季的臨近,還需要考慮一些季節性因素。消費者可以轉換能源以降低成本,雖然轉變的速度不快,比如選擇生物燃料或天然氣。印尼已經採取措施提高生物燃料的使用率,限制該國經濟對進口石油的依賴。

對於中國經濟而言,油價上漲的通脹效應較小,但需關注對國際收支的影響。無論是居民消費結構還是從CPI籃子的構成上看,目前油價的漲幅對中國CPI的直接影響不大。此外,由於去年下半年的基數逐步抬高,四季度油價對通脹的影響邊際上大概率是走弱的。但是需要關注油價上漲對國際收支帶來的負面影響。據測算,今年以來中國原油進口逆差平均較去年上升了50億美元/月,這是上半年經常項目出現逆差的重要原因。油價維持高位將使國際收支面臨持續壓力,全年來看經常項目將保持平衡或略有順差。

不少行業也從中受益

華泰證券認為,高油價助油氣板塊業績復蘇,油價傳導路徑可總結為:油價上升,石油公司增加資本開支,推升服務與設備公司業績,建議關注油氣產業鏈板塊性機會。

據Wind數據顯示,2017年國內油氣公司資本支出同比增長率結束了近年來長期為負值的態勢,油氣公司在勘探開采服務以及相關設備採購上的支出增加,2017年第四季度大陸油氣行業資本總支出達1398億元,同比增長39.93%,預計,資本開支的增加將導致油氣公司增加勘探開發的項目數量,可能將提振下遊服務與設備製造公司的經營業績。

廣發證券認為,油價的持續上漲,利好國際油服市場,目前全球原油的綜合成本大約在40~50美金/桶左右,而從歷史經驗來看,80美金/桶以上的油價將大大提振油公司的開采積極性,給油服公司和設備公司帶來大量的訂單。因此在油價站穩80美金/桶的背景下,油服的行業需求有望得到修復。數據顯示,國際油服市場規模在最近一個周期高峰時期2014年達到4528億美元,隨著油價下跌市場規模一路縮水,2016年降至2213億美元;2017年同比增長8%至2392億美元;2018年隨著油價回暖,油服市場復蘇進程在進一步加快。

在能源安全戰略提升、國內能源投資加碼的背景下,大陸油服行業迎來政策與市場雙重拐點,建議重點關注報表修復完善、業績改善趨勢明顯的能源裝備上市公司。

東方證券認為,油價如果長期維持80美元/桶震蕩,並且階段性沖高,有實質性長期利好的無疑是油服。通過測算可以看出,中油工程、海油工程、中海油服潛在估值較低,尤其是前兩者PB皆為1.3左右,還有一定的修復空間。

(Wind綜合匯通網、重陽投資、券商研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