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劉強東DBA項目」曝光,看清華大學等高校MBA類教育 | 藍鯨觀察





藍鯨教育 遲磊

京東CEO劉強東在美涉案一事尚未蓋棺定論,但其在美期間攻讀的高管留學項目被公之於眾。據媒體報導,明大卡爾森管理學院與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合辦的DBA項目存在合規性撲朔迷離。

中外合作辦學機構與項目,尤其是針對財富金字塔中上層人士的MBA、EMBA類課程,自落地至今就站在輿論的風口浪尖。MBA、EMBA類課程,尤其是中外合作辦學的此類課程,目前在中國精英人才教育中到底扮演何種角色?

清華此次被披露的DBA項目迷霧重重

9月13日,南方周末發布一篇名為《劉強東案背後的「中國老板博士項目」》的文章。文中對其在美進修的明大卡爾森管理學院與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合辦的DBA項目進行抽絲剝繭的分析,指出該項目存在「天價、教育部無認證」兩個特點。

但據《南方周末》報導指出,目前教育部涉外監管信息網只登記了兩個中外合作DBA項目:一個為中山大學與法國格勒諾布爾管理學院合辦;另一個為重慶大學與法國格勒諾布爾管理學院、義大利聖安娜大學合辦。

以下為教育部涉外監管信息網上,清華目前所有的中外合作辦學項目。

截至2018年6月,大陸有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共2342個,其中本科以上機構和項目共1090個。教育國際合作與交流是大勢所趨,但更為重要的是規範此類中外合作項目的發展。8月15日,新華社發布的一篇名為《中外合作辦學遭遇「冰火兩重天」 提質增效成為可持續發展關鍵》的文章中,中國工程院院士劉經南指出,「中外合作辦學應當名副其實」。

相比於DBA項目,MBA、EMBA類項目發展時間更為悠久。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大陸已有約237所高校設置有MBA項目。而教育部最新一次統計數據則披露,國務院學位辦批准,具有開辦EMBA教育項目資格的院校也有64所。但目前完成教育部認證的,中外合辦MBA、EMBA項目寥寥無幾。

據教育部涉外監管信息網顯示,截至8月3日最新一次更新,已批准終止辦學的本科及以上層次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及項目共有234個。而完成審核登記的MBA、EMBA項目數量卻僅有13個。

尤其有一點需要注意,盡管我們登陸清華MBA、EMBA招生網站發現,目前其開設有清華MBA項目(在職)、清華-MIT全球MBA項目、清華-香港中大FMBA、清華-SMU首席財務官會計碩士4個MBA類項目;和綜合EMBA項目、未來科技項目、清華-INSEAD EMBA雙學位項目(TIEMBA)3個EMBA類項目。

但其中清華-香港中大FMBA、清華-SMU首席財務官會計碩士和清華-INSEAD EMBA雙學位項目(TIEMBA)雖然在清華官方招生網站上被歸為MBA/EMBA課程,但在教育部的認證登記分類卻未歸於MBA/EMBA類下;而清華-MIT全球MBA項目,在教育部涉外監管信息網上,無論是以「清華大學」、「麻省理工學院/MIT」還是以「MBA」為關鍵詞進行搜尋,都無具體認證信息。無論是分類模糊、還是出現無任何登記的MIT項目,清華開設的「精英進修課」,如此安排值得公眾思考。

2016年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出台了《關於做好新時期教育對外開放工作的若干意見》,明確指出中外合作辦學要「強化退出機制」。這從側面反映出,中外合作辦學的亂象亟需整治;該市場可能將進入優化升級的拐點,由量向質進行內化改造。

我們回頭再看清華與明大合辦的DBA項目,清華大學作為國內頂尖高校之一甚至是執牛耳者,旗下學院與世界級名校合作舉辦的DBA項目卻未在教育部官網正式備案。雙方在世界範圍內均廣受認可,按理說獲得教育部的官方備案應無問題。若該項目未存貓膩,為何在教育部無正式審核備案?若該項目的確存在問題,辦學雙方又是以何種目的開設此門課程?種種疑點,怕是只有當局者才清楚。

MBA等「精英進修課」,為何象徵著「圈子文化」

雖然教育部支持國內眾多高校開辦MBA、EMBA一類課程,但高校反饋的成果卻不盡人意。甚至作為中國頂尖高校的清華大學,其旗下的MBA項目質量亦有待商榷:

據2017年《金融時報》MBA排行榜顯示,僅有兩所中國高校進入前20名,分別是位居第11 名的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和位居第15 名的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不僅名次靠後,且237所中,無一家純粹內地高校設置的MBA課程位列其中。

至於EMBA項目更是亂象頻發,導致2016年教育部發文硬性規定自2017年起,EMBA將納入全國統一的碩士研究生入學考試,由教育部統一劃線、各學校按需調整錄取。

劉強東此次在美涉案,將其參與的DBA項目曝光在輿論聚光燈下。4月初,教育部在《教育部辦公廳關於南開大學EMBA違規辦學問題處理結果的通報》這一文件中已嚴厲批評南開大學在EMBA 辦學中違規辦學問題嚴重、逐利傾向嚴重,而涉及其中的多位校級主管、學院主管輕則受到黨紀、行政處分,重則被免職。而因違規辦學,該校EMBA 招生權也被撤銷。

為何MBA、EMBA、總裁班等一直是「圈子文化」的象徵,在民眾眼中多有「老板們花錢買文憑混圈子」的嫌疑?而且,為何這一類給精英階層設置的進修班中,涉及到的利益輸送、錢權交易問題難以杜絕?

從相關文獻和公開報導中可得,高昂的學費和師資力量的短缺是目前MBA、EMBA等課程的兩大主要矛盾。高昂的學費折射出管理不透明與教學成本的晦澀難清;師資力量短缺則反映出在需求驅動下,高校發展此類課程的手段過於粗糙,MBA、EMBA教師的培養成了一大短板。

市場倒逼下,中外合作的精英進修課程正野蠻生長。原因在於一方面,此類項目大多只參加學校的自主考試——相比於全國統一的招生考試,可操作空間無疑超出太多,高校各方從中牟利的「成果」更加斐然;另一方面,中方師資不足、外方師資補上,在目前MBA類師資短缺的困境中,對高校而言無疑可解燃眉之急。

多年發展下來,MBA類課程雖已成為高校平衡收支的一種手段,卻不應再蛻變為隱藏在暗中的、負責利益輸送的管道。

2018年5月2日,光明日報刊發一篇名為《一起違規辦學案牽出——EMBA辦學中的失范與規範》的文章,在文中陜西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吳合文指出,「高校的全日制學歷教育一直處於收入低於支出的不平衡狀態」。

而EMBA類課程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平衡高校辦學收支的作用,一定程度上來說無可厚非。但目前高校MBA、EMBA類課程已經內部形成了利益團體,包括相關管理人員、部分授課教師、合作的中介機構等。他們將此類課程作為個體獲取經濟利益的管道,這一點必須嚴厲打擊。

誠然,MBA類課程是一種高回報的市場化教育項目。但其不能由培育商業精英的教育機構,蛻變為富人集聚資本的社交沙龍。尤其是清華一類的中國頂尖高校,更需起到帶頭示範作用。各方亟需對此類「精英進修課」作改革試錯,「做不好」與「不去做」,有截然不同的結果。

作者微信:lucifer19927223~

END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藍 鯨 教 育 專 註 報 道 教 育 上 市 公 司

藍鯨9大欄目

【藍鯨訪談】 【藍鯨觀察】 【藍鯨解析】

【藍鯨盤點】 【藍鯨榜單】 【藍鯨熱聞】

【藍鯨報告】 【藍鯨地圖】 【藍鯨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