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拒執法沖撞警車的網約車司機涉嫌危害公共安全被刑拘,非滬籍的他如何通過平台驗證?





原標題:抗拒執法沖撞警車的網約車司機涉嫌危害公共安全被刑拘,非滬籍的他如何通過平台驗證?
摘要:既然上海規定網約車駕駛員必須有上海戶籍,江蘇戶籍的李某在平台審驗時為何「全部正常」?

在黃線處違法停車被查處後抗拒執法,逃逸中沖撞警車的「滬GY7201」黑色榮威小客車被證實被網約車——昨天,發生在四川北路近漢口路這一事件令不少市民印象深刻。昨天晚上記者從警方獲悉,李某已因涉嫌以其他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刑事拘留。

 

根據警方調查,肇事駕駛員李某,今年34歲,籍貫江蘇。據他到案後交代,其於今年3月成功註冊成為滴滴平台的快車司機。昨天中午,滴滴方面就此事發布聲明稱,這名快車司機在滴滴平台註冊信息確為李某,與警方通報信息一致。李某在平台註冊時,三證驗真、背景審查、人車一致、人臉識別皆完整通過,「情況正常」。

 

然而根據上海的相關規定,在本市從事網約車經營服務的駕駛員必須具備「滬籍滬牌」——即駕駛員有上海戶籍,從事網約車營運的車輛應為「在本市註冊登記」的車輛。

 

既然李某的身份並不符合這一規定,滴滴方面發布的聲明中所謂「情況正常」令不少市民頗為疑惑。

 

非滬籍人士通過三證審核?滴滴稱「不好回答」

 

根據2016年11月11日起施行的《上海市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若干規定》第九條(網約車駕駛員條件)要求,在本市從事網約車經營服務的駕駛員,應當具備「本市戶籍」這一條件。《規定》還要求,從事網約車營運的車輛應為「在本市註冊登記」的車輛,即擁有上海牌照。按照《規定》,「滬人滬牌」是在上海從事網約車經營的基本條件。

 

那江蘇籍的李某為何可以通過滴滴平台的官方驗證,在上海從事起網約車業務?對此,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聯繫了滴滴出行上海地區的相關負責人,對方表示知曉在上海經營的網約車需滿足「滬人滬牌」的規定,但李某非滬籍卻取得網約車經營資格「這個問題不好回答」。滴滴方面同時表示,審核時李某的身份證、駕駛證和行駛證等三證審核一致且信息都是真實的。

 

《規定》施行伊始至今即將滿兩年,上海交通執法部門多次在執法行動中發現網約車駕駛員和車輛不滿足「滬人滬牌」的要求。媒體也曾多次曝光,遊弋在上海大街小巷的各平台網約車存在司機為非滬籍駕駛員,車輛為外地牌照車輛乃至套牌車輛等安全隱患。

 

駕駛員多次交通違法滴滴稱「不掌握」

 

警方經過調查發現,李某從2016年10月9日開始至事發前,共有5次交通違法,其中2016年的兩次交通逾期未處理拖至今年才處理,所以他的駕駛證在最新的一個記分周期已累計被扣10分。

 

根據《規定》要求,網約車駕駛員被要求「自申請之日前1年內,無駕駛機動車發生5次以上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雖然根據警方提供的李某交通違法記錄,他在今年3月註冊網約車司機時,並不算違反這一條規定,但記者從滴滴方面獲悉,滴滴對入駐平台的駕駛員資質進行核驗時,因無法從交警部門部門獲悉申請人的交通違法信息,這項規定實際也成了被束之高閣的空頭文件:「我們沒法獲取申請駕駛員的交通違法信息,所以也無從驗證。」

 

市民:要查車輛,更要監管平台

 

為進一步加大對非法網約車整理力度,上海交通執法部門規定,對第一次被查處的違法駕駛員,將對其處以罰款1萬元,暫扣駕駛證3個月的行政處罰。如果第二次被查處的,將對其罰款3萬元,暫扣駕駛證6個月。

 

「在街頭一輛一輛車檢查,末端執法難度很大,為何不從源頭加強管理?這些網約車司機都是通過平台審核的,平台的責任更大。」經常乘坐網約車的市民吳先生表示,既然非滬籍司機也能經過平台審核,說明問題在平台方,主管部門應進一步加強對平台的監管:「網約車數量這麼大,靠執法人員在路上抓,顯然杯水車薪。」

 

網約車司機報銷罰款未果告滴滴曝「潛規則」?

 

有業內人士透露,在實際操作中,滴滴等平台其實「打著擦邊球」,為招攬駕駛員,承諾替司機報銷罰款。網上也可以找到一些城市「滴滴等網約車替司機報銷罰款」的傳言,在網路論壇、貼裡也有人稱自己違規被抓後找滴滴「報銷」了罰款。

 

《法制晚報》6月14日一則報導使這樣的傳言更加撲朔迷離。北京一名快車司機齊先生將「滴滴」告上了法院,起因是他被交通執法部門罰款1.1萬元,按客服簡訊提示找滴滴公司報銷時卻遭到拒絕。

 

今年3月2日,齊先生通過滴滴出行軟體接單,經營過程中被北京交通執法總隊工作人員扣留。齊先生通過撥打滴滴客服電話咨詢扣車的後續處理事宜,並在客服人員指導下辦理了相關處罰事宜,於3月5日繳納了1.1萬元罰款。

 

3月10日,齊先生按照滴滴經營方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桔公司)的簡訊提示到朝陽區南四環東路辦理罰款報銷事宜,卻被小桔公司現場工作人員告知,因車輛型號與註冊車輛不符,拒絕報銷罰款。後齊先生多次致電客服反映情況要求報銷罰款,但均被拒絕。

 

齊先生稱自己註冊車輛時已將行駛證、駕駛證和人車合影等照片一並上傳至平台且通過審核,自車輛被扣時沒有更換過車輛。他質疑小桔公司在車輛審核過程中故意放寬審核條件以便更多占有市場。

 

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這起訴訟掀也從側面佐證了滴滴等網約車公司幫司機報銷罰款的「潛規則」。

欄目主編:簡工博文字編輯:簡工博題圖來源:鄔林樺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