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肯德基裡的約會,有點小尷尬





故事:肯德基裡的約會,有點小尷尬

說句實話,伊凡已經很久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吃」過飯了,甚至一度他認為,人長嘴最大的作用應該是說話,而不是吃飯。

當然,這個標準肯定是不得人心的,作為地球人的我們都知道,嘴的最重要功能,應該是……你懂的。

大概是因為長時間沒有張大過嘴巴,看到面前一大塊厚厚的被稱為「漢堡」一樣的東西,伊凡有點犯難,不過他很快就從鄰座的小朋宇那裡得到了啟發——把它變成三部分吃。

不過他還是不太習慣用手,這感覺太像野蠻人了,就像伊凡不喜歡說出「老婆「這個稱呼一樣。他默不作聲的從空間中拿出一把造型精致的匕首,耐心的把帶著奶油夾著生菜的雞塊切成小塊,然後一塊一塊的送進嘴裡。

華婷婷有些愣了,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用吃西餐的方法吃肯德基,不過仔細一想,肯德基嚴格意義上來說,也算是西餐的一種,倒也不算失禮,不過在有心人眼中,這實在是一種低劣的裝B手段。

不過俗話說的好,情人眼裡出西施,有了第一印象的好感之後,華婷婷並不在意這些細枝末節,其實就算她自己,也不太好意思當著大庭廣眾大張著嘴吃漢堡。

「看的出來你的刀工不錯啊,雞塊都被你切成雞米花了。」兩人除了點餐時候談了幾句關於吃什麼,之後一直都沉默,華婷婷有心開個玩笑打開一下氣氛。

伊凡先是咽下口中的肉,然後放下匕首,仔細揣摩了一下這句話,大概10秒鐘過後,他明白這應該是一個玩笑,於是露出一個微笑。

「你笑什麼?」人在緊張的時候就會喝水,面對默不作聲的伊凡,華婷婷只能靠喝可樂度過漫長的時間,在一場面對面的談話中,一般2秒鐘沒有回應就可以看做告一段落了,但世界上總有一類人,在特定的時候,信號會比一般人傳導的稍微慢上一段時間。

「關於你說的雞米花的笑話,很有意思。」伊凡嘴裡說著很有意思,臉上卻保持著矜持。

「撲……」叼著吸管的華婷婷一個沒忍住,一口氣噴薄而出,滿管的可樂瞬間以高達近百米的速度噴出,以伊凡脖子為核心,30公分范圍為半徑的范圍做隨機點狀分布,如果考慮地球引力,整體的坐標也可以適當下調一段距離,具體的坐標取決於可樂的初速度,學過高一物理的童鞋……

言歸正傳,華婷婷一口可樂噴了出去,意識到自己出錯的華婷婷趕緊拿起桌上的紙巾,準備遞給伊凡擦拭,同時口中連連道歉:「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我一時沒忍住……」

「沒關係,」伊凡安慰道,「沒噴到我,你瞄的還不夠準。」

華婷婷仔細一看,確實,伊凡的臉上、脖子上、T恤上都幹乾淨淨,一點濕痕都看不出來,可是她明明看的很清楚,可樂直直的朝著伊凡射過去,怎麼會一點事也沒有呢。

可樂的確沒有擊中伊凡,但是卻準確的擊中了伊凡的結界,然後下一個瞬間,這些可樂都出現在伊凡背後十幾公分的地方,以同樣的速度,以平拋自由落體的方式擊中了地面,就像伊凡從來就不在那裡一樣,準確的來說,就像伊凡所在的那段空間不存在一般。

一場意外適時打開了話題,事實上,是伊凡開始意識到邊吃飯邊說話也許是這個世界的一種習慣,並讓自己很快適應了這種習慣。

「你平時最喜歡幹什麼啊?」

「看書」

「嗯,看的出來,我也喜歡看書,你都喜歡看什麼書?」

「以前是空間魔法入門,現在是高中物理……」

華婷婷忍不住捂住嘴,肩膀抖動著。

「你平時喜歡上網嗎?」

「什麼是上網?」這個問題也是伊凡樂於關心的,他已經從許多人意識中搜索到過這個詞匯。

「騙人,你是程序員不懂上網?」華婷婷抓住漏洞反擊。

「我說過了,前幾天我頭被撞傷,許多事情都記不起來了。」伊凡一本正經的耐心解釋。

「那你還記不記得自己是誰?」華婷婷繼續追問道。

「記得啊,我叫伊凡。」

「那看來你是穿越來的啦,」這個話題引起了華婷婷的興趣,於是她繼續追問道,「還是個外國名字,那你是從哪裡來的?怎麼還會說中國話。」

「穿越?對,我就是穿越來的,我來自一個叫弗蘭德的國家,中國話也是剛學的。」伊凡很快就理解了穿越這個詞的準確含義。

「那周風呢,你還記得周風是誰嗎?」買書送貨上門之前,華婷婷例行看過周風的身份證。

「周風,就是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他或許已經死了,或許他也穿越了也說不定。」伊凡也不太清楚,通常,他會把被驅逐的靈魂隨意的扔進另一個位面,至於他們會遇上什麼,就不是他關心的內容了。

「當面說謊還面不改色,你是不是一直都這樣。」華婷婷自己都沒察覺,自己現在的語氣已經有些微酸了。

「我從來不隨便說謊,」伊凡保證道,「我以我法師的名義保證。」

「哈哈,你還是一個法師?」華婷婷取笑道,「出家人不打誑語知道不?你還吃肉?還交……」華婷婷臉一紅,沒繼續說下去。

對話中,人的大腦活躍,意識清晰,非常適合用於理解新的概念,伊凡稍微一想,就明白華婷婷口中的「法師」指的是和尚,一種類似修道士的宗教人士,於是他否認,「我不是修道士那種法師,我是……」

伊凡仔細想了想,這個世界的語言並不能很精確的表達自己「法師」的概念,他不願意隨便用一個詞匯來形容自己引以為豪的身份,於是他搖了搖頭,「算了,說不好。」

華婷婷得意的用食指和中指比了個V字,來宣告自己的「勝利」。

「牛頓是一個人名嗎?」

「什麼?」華婷婷有些沒聽清楚。

「是這樣的,今天我看了一本叫高中物理的書,裡面有三個很了不起的規律,名字分別叫做牛頓第一、第二、第三定律,我就想問問牛頓是不是一個人的名字。」

看著伊凡一本正經的模樣,華婷婷有些好笑,不過既然他願意玩這個遊戲,自己也不反對陪他玩下去。

「是啊,牛頓可是我們這個世界最有名的科學家之一。」

「科學家是幹什麼的?」

「科學家是……」這個好像很容易回答的問題,華婷婷仔細的想了想,卻回答不上來,於是她照搬了伊凡的回答「說不好。」

「高中是什麼?」

「高級中學,也就是高級學校。」

「大學呢?」

「大師級學校。」

「碩士呢?」

……

「這麼多科學家?」

「愛因斯坦,門捷列夫,霍金……他們都是幹什麼的?」

「相對論,周期表,黑洞……」

「解釋一下」

「說不好」

……

華婷婷高中的時候最恨的就是理科,尤其是物理和化學,高中時代她曾一度認為,如果世界上少了牛頓,人類的平均壽命可以在當前的基礎上再提高2年,快樂指數上升百分之二十,如果少了愛因斯坦,那這個數字還可以再翻上兩番。

不過那時候的她大概難以想像,自己竟然會有朝一日,跟一個剛剛認識不到一天的男人聊科學聊的這麼開心,搜刮肚腸的拿自己知道的每一個物理常識出來炫耀,即使許多內容都是錯的,不過這無關緊要,伊凡暫時還看不出來。

就在兩人從肯德基出來的時候,華婷婷還在試圖跟伊凡解釋——宇宙中有很多黑洞,聽說人如果不小心掉進去,就會穿越到另一個宇宙……

伊凡堅決反對這個說法,他說他經歷過無數次位面傳送,但卻從來沒見過所謂的「黑洞」,這讓華婷婷有些氣結,「沒有科學常識的家夥」,她這樣評價他。

不過伊凡還是不太理解什麼是科學,在這個世界,似乎人人腦中都有這個概念,就好像在他出生的那個位面人人腦中都有太陽神一樣。

「去看科幻電影,好好給你貧瘠的大腦澆灌科學的肥料,讓它在裡面生根發芽,茁壯成長……」華婷婷抬著手對著伊凡的腦袋比劃著說道。

「科幻電影?」

「恩,今天有2012,我還沒在電影院看過這部電影呢。」

「電影就是那種拉塊布上面有會動的畫面嗎?」伊凡腦中的電影印象還停留在老乞丐的鄉下室外電影上,不過其實從本質上來講,確實沒錯。

「2012是什麼?」

「就是世界末日啊」

「世界末日?就是說這個世界毀滅?」

「恩,沒錯。」

「你們怎麼知道的?」

「這個你就問對人啦,古代瑪雅人有一個預言,之前預言的全部都非常準確……」在往電影院走的路上,華婷婷又義務給伊凡普及起常識來。

「真是偉大的預言家」。聽完故事,伊凡由衷的讚嘆道,不過隨著而來的就是擔心和惋惜,這樣一個絢麗的世界,竟然只有一年不到的時間,「你們難道就沒想什麼辦法嗎?」

「有什麼辦法?」華婷婷笑著反問道。

「比如位面傳送什麼的。」

「可惜我們這裡沒有法師。」

「確實可惜。」

「你不是法師嗎?到時候能不能帶我走?」華婷婷裝著可憐兮兮的樣子。

「恐怕不行,位面傳送要求非常苛刻……」

「小氣鬼……」華婷婷跺腳笑罵道。

「你怎麼好像一點都不在意……」

「你說呢?」

伊凡使用了意識偵測,恍然大悟道,「原來都是假的。」

「你裝的也太像了,簡直就可以去做奧斯卡影帝了。」

「奧斯卡是什麼?」

「……」

「最後一個問題」站在電影院門口,伊凡看著大幅的海報,上面用黑色大字寫著科幻巨作,2012。

「說」華婷婷搖晃著兩張剛剛買回來的電影票,剛剛吃飯是伊凡結的帳,所以電影票是華婷婷主動買回來的。

「科幻是什麼?」

……

本文來自小說《法師伊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