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上海,我們找到了「不那麼遊客」的 7 個好去處





Lens Hometour系列

_

編者按:如果可以選,你最想在哪座城市安家?

越來越多的人,不再僅僅將一間屋子當作家。在匆忙的生活中,我們的內心比身體更需要一個棲居地。杜魯門·卡波特的一句話能夠總結「家」的意義:「所謂家,就是你感到自由自在的地方。」

很多人想去旅行,就是希望掙脫日常,去尋找那個「地方」。在這個Lens Hometour系列中,你會跟著我們一起抱著對某座城、某件事的好奇心走上旅途。希望它們能夠給你靈感,讓你在別處短暫地安家。

上海Shanghai

如果選擇旅行目的地,有多少人會 pick 上海?

很多人會覺得,這是一座城市中的「城市」,現代、國際化、有點兒「不近人情」。可是,一位從北京搬到上海的朋友說:「其實,這里的生活氣十足。某個餐廳更新了菜單,朋友會約上一起去嘗鮮。大家的期待很簡單,就是一種食物,或者某個季節。」

多聊了幾句之後,發現上海的生活氣里仍夾著一份別處比不了的精致。「打個比方,在上海,大家喜歡去看展覽,很多人都對近期展訊了如指掌……」

世界各地的文化藝術湧入上海,上海的人們則熱情地上前擁抱。就這樣,市井和洋氣融合,各色人物相遇,不同的藝術文化在這里野蠻生長……如若只是按照「遊客路線」認識上海,就太遺憾了。

所以,這一次我們找來了三位 Airbnb 愛彼迎房東。和他們相處了過後,我們得以窺見上海只被少數人看到的那一面,也捕獲了一份相對小眾的人文藝術打卡清單。如果你想在這座已被大家過於熟悉的城市里體驗到不一樣的玩法,不妨繼續往下看。

1

__

「我的房子在上海的心臟地帶,法租界舊址

隔壁是大韓民國臨時政府遺址

樓下住著上海的老奶奶和老爺爺

樓上住著年輕的外地酒保

我的房子就像一個黑洞隔著兩個世代。」

房東星塵 & Jimmy

24 歲,獨立攝影師 &影像藝術家

在黃浦區的馬當路散步,就好像走進了兩個平行世界。一邊是繁華的新天地,高度旅遊化、人潮如織;一邊是建於民國時期的老洋房,往來居民悠閒而安靜。星塵和男友 Jimmy 共同經營的民宿 CASA VERDE,就在這群老洋房里。

拐進一條細細的巷子,走到幾乎盡頭,才找到這間民宿的門牌。這里保留著老上海的經典建築結構——木樓梯洋房。每踩一節落著薄薄灰塵的台階,都好像離舊時光更近一步。

CASA VERDE,義大利語里「綠色的家」的意思。房東星塵是一名獨立攝影師,喜歡鬆弛有度的生活。在此之前,她在一家廣告公司工作。成為自由職業者,對於很多人來說是「想做不敢做」的事。星塵覺得,那是因為「大部分人不知道自己辭職後能做什麼」,而她很享受當下的狀態。

房屋空間不大,卻被布置得很用心,由 Jimmy 親自設計,一部分靈感來自電影《羅曼蒂克消亡史》。房間里都是一些淘來的舊物,在星塵看來,它們有自己的故事和氣息。

星塵最喜歡待在窗邊。從窗戶望出去,會發現自己被蔥鬱的法國梧桐所包圍。還能看到對面繁華的新天地,以及街上來來往往、光怪陸離的年輕人。「在這樣熱鬧的街區可以擁有一處自己的地方,感覺很奇妙」。

民宿只經營了半年,他們已經遇到過許多有意思的住客,比如攝影師、搖滾歌手等等,也得以通過這群住客看到生活不同的樣子。

空閒時,星塵喜歡去美術館,遇見各種有趣的展覽。龍美術館、餘德耀美術館,都是她的推薦。

龍美術館(西岸館)

龍美術館(西岸館)所在的地方,曾為運煤碼頭,改造時被部分保留。主體建築為 「傘拱」結構,給人形成一種「庇護感」,同時展現出一種力量與輕盈的平衡。既工業、又原始、還帶點科幻。

來龍美術館看展,似乎很難遇上人多的時候。這里的空間很大,所以視野開闊。近期的主題展覽是「轉折點——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囊括了蔡國強、徐冰、嶽敏君、張曉剛等近百位當代藝術家的作品。

香格納畫廊 & 餘德耀美術館

在「西岸文化走廊」,還有不少其他有意思的美術館,比如香格納畫廊和餘德耀美術館。

在西岸,香格納畫廊就像一個巨大的白色集裝箱,靜靜地待在那里,讓人去一探究竟。這里會定期舉辦各種展覽,以呈現最新的中國當代藝術面貌。最近,這里在展出藝術家徐震的個展「異形」,穿越在大型裝置里,好像走進了另一個世界。

離香格納畫廊步行 600 米的餘德耀美術館,由原龍華機場的大機庫改建而成,站在明亮的玻璃大廳中,像是沉浸在一個巨型的透明建築世界。

從 2013 年開始,每年不定期在西岸舉辦的「西岸音樂節」,還會聚集很多玩小眾藝術的人,用星塵的話來說就是:「……會有人拍視頻,跳舞,還見過走鋼絲的。這些都讓人感覺,上海真是一個有趣的地方。」

2

__

「很多時候,我不慌張

也不太活在這個城市的節奏里

我可以隨時停下來

讓自己放鬆。」

房東瑞球

26 歲,全職開店,四川人

曾在海外留學,定居上海兩年

同在黃浦區,淮海中路的熱鬧又與馬當路不大一樣。這里是上海最繁華的商業街之一,可一旦向東走到徐匯路段,世界似乎一瞬間安靜了下來。

瑞球的民宿「都市綠洲」就坐落在這條路上的一片花園洋房小區,周圍種滿了樹。

白色牆面、落地植物、舊衣櫃、異國情調的地毯、有意思的小物件兒……這里的布置靈感來自於瑞球在歐洲旅行時住過的各個民宿。

這間屋子里,瑞球最喜歡窗邊的黑色大沙發,那是最能帶給她幸福感的家具。她的生活方式規律健康,每天10點鐘左右醒來,出門吃個簡餐,然後在店里一直待到晚上。

瑞球不僅是一名房東,還擁有一間名叫「發財商店」的 Vintage 店,她希望自己和來店里的人都能發財。這股直白里帶著可愛的爽利勁兒,讓人有種「好想和她成為朋友」的感覺。吃過午餐後,瑞球就帶著我來到了發財商店玩兒。

發財商店

在烏魯木齊中路 300 米的街道附近,藏著不少富有文化藝術腔調的小店,瑞球的發財商店就是其中之一。

瑞球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去國外淘貨,店里有諸如 Issey Miyake、Dolce&Gabbana、Céline 等單品、有從歐洲等地淘來的配飾,也有國內獨立設計師的作品,還有少部分她自己設計的東西。保留著民國復古氣息的上海,讓偏小眾的 Vintage 文化在這座城市里穩穩地立住了腳跟。

Fine Café & Canteen

「法租界一日遊」是瑞球會推薦年輕人來上海旅行的選擇。

上海法租界主要位於徐匯區和黃浦區內,烏魯木齊中路、五原路、安福路、巨鹿路、延慶路、進賢路、陜西南路等這些分布在兩個地區內交錯的街道,就算連續逛也不會累.

從發財商店出來,沒走多遠就可以邂逅日式咖啡館 Fine Café & Canteen。店面玻璃上的一句「I’m fine, and you?」讓人產生和它對話的興趣,很想回一句:「I’m fine, too.」

小小的店內空間,讓坐在其中的陌生食客們感到親近起來。吧台邊的木櫃子里立著貓頭鷹的標本,牆壁是做舊的顏色,聽說餐具也都是來自日本,樸實又好看。

除了手沖咖啡,Fine 還有甜品等菜單,每一款都顏值滿滿。無花果吐司是店里推出的夏日菜品,金黃綿軟的法式吐司配上清香的無花果,藍莓和香草做點綴,一定要一口全都吃到!

桃園公社

在法國梧桐的庇護下,從烏魯木齊中路騎單車到復興中路,就會看到「桃園公社」的招牌。

這是一家賣家具的咖啡館,也是一家「新客人不太找得到」的店,中外復古家具、生活物件、各種器皿等在地下一層展示,十分隱蔽。

地面則是張先生與朋友合開的一家咖啡館。如果說現代的咖啡館是為了吸引更多的年輕人,而地下室的家具店則是為了鎖住老上海的情結吧。

3

__

「很多人覺得上海這個城市有點小家子氣

其實,它是一個特別包容的城市

每個‘移民’來這里的人

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

房東Wei 先生 & Wei 太太

48歲,自由職業 &45歲,公務員

位於黃浦區和靜安區的巨鹿路,是上海有名的「巨富長」之一(巨鹿路、富民路、長樂路),也是可以閱讀老上海文化歷史的一條路。石庫門、老洋房、弄堂……無一不是上海人兒時回憶的味道。

Wei 先生與太太就在這條街上買了一套石庫門的老洋房,獨門獨院,進行改造後用作了民宿。上世紀 90 年代前,上海的高樓很少,大部分是這樣「類似庫房格局」的樓房。城市需要建設發展,期間許多老房子被拆除,成了稀缺品。Wei太太告訴我,所幸他們的弄堂建築完好,也仍有很多原住民居住,人文歷史風貌都保持了下來。

在裝修房子之前,Wei 先生邀請了設計師朋友參與,幾經易稿,才改造出現在這副模樣:簡約、實用、功能齊全、有上海特色、也要給人「家」的感覺。從門口小院推門而入,會看到一層的會客廳、廚房和廁所。上了二層則是臥室,午後的陽光透過玻璃門散落進來,溫暖的、懶懶的。

如果給住客推薦上海有意思的地方,Wei 先生和太太會怎樣選擇呢?在他們看來,上海最吸引人的便是老建築。

鄔達克故居

鄔達克設計的老建築便是 Wei 先生和太太的推薦。鄔達克是上世紀初活躍在上海的匈牙利建築設計師,有著強烈的 Art Deco(裝飾藝術)風格的國際飯店和大光明電影院,還有吳同文住宅、諾曼底公寓、上海花旗總會等都出自他手。

我來了鄔達克故居,位於番禺路 129 號。當年,他養過許多鴿子,為了鴿子的每日進出,他特意為鴿舍設計了休憩的平台和出入口。相比起繁華的建築,這處故居顯得溫情而踏實。

Design Republic

設計共和

設計共和公社的前身是英國人在 1910 年時修建的戈登路警察局。店內共匯集了近百個國內外設計品牌,可供參觀的有兩層。

緩步其中,像是穿越了不同個性的住宅,有的很現代、有的很藝術、有的很簡單、有的很熱烈。有趣的是,整座建築內部保留了歷史痕跡,紅色的舊磚牆和具有現代感的家具,形成了一種奇妙感的對比。

這里還會不定期準備主題活動、展覽、聚會。上海當代的文化、藝術、與生活,都在這一處得以交錯融合。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里有這樣一句話:「……把城市一點一點拆開,再將碎片調換、移位、倒置,以另一種方式重新組合。」

選擇去旅行,大抵是想體味另一種生活,通過不同體驗拼湊出自己所認知的城市模樣。其實,在「旅行中生活」並不遙遠。上海如此,其他城市亦是如此。

出品: Lens Brand Lab

策劃: Algae /編輯: Yaoyao

文:Han Shiyang /攝影:Han Shiyang, Hu Qing

協調: Qin Wenqian, Wang Jie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