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防務合作現進展,法德引擎注入新動力





原標題:歐盟防務合作現進展,法德引擎注入新動力
馬克龍索邦大學演講已一年有餘,在2017年9月26日的那場演講中,勝選不足四個月的馬克龍提出了「重啟歐洲」的宏偉改革計劃。為了「重啟歐洲」,成員國在共同防務政策上的合作被馬克龍視為重中之重,急待推進。
數月之後,正經歷著內外挑戰的歐盟終於在防務合作上邁出了關鍵一步。去年11月,23個歐盟國家幾乎同時宣布,將參加法德兩國聯合提出的一項歐盟共同防務倡議「永久結構性合作」(Pesco, Permanent Structured Cooperation)。12月,除英國、丹麥和馬耳他外的所有歐盟成員國都已簽署Pesco防務協議。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裡尼在聽聞防務協議簽署後,興奮地稱這是「歐洲防務歷史性的一天」。
今年10月1日,美國Politico新聞網站爆料稱,根據一份網站掌握的涉密文件,歐盟成員國正在籌劃英國脫歐之後的共同防務安排,尤其重要的問題是「永久結構性合作」是否將對非歐盟國家開放。根據討論的初步結果,美、英等歐盟的盟國將只被允許在「個案基礎」上(on a case-by-case basis)由歐盟國家邀請參與某些歐洲聯合防務項目。
在最近舉行的同濟大學「法德軸心與歐盟未來走向及中歐關係」國際會議上,中德雙方的歐洲一體化研究專家也對包括歐盟防務合作在內的議題進行了探討。雙方都注意到,在安全和防務領域,歐盟一體化已出現了一些新的進展,其中尤為引人註目的是法德兩國為防務一體化注入的新動力。
歐盟防務合作新動向
在8月27日開幕的法國駐外使節年度會議上,馬克龍表示將加速歐洲共同防務建設,並構建獨立的歐洲防禦體系。他明確提出,將在數月內提出「一項旨在加強歐洲安全的計劃」。此後,他又出訪丹麥、芬蘭等北歐國家尋求支持。
不久以前,德國外長也在德國駐外使節會議上強調,德國應重新評估跨大西洋聯盟的角色,還提出建立「多邊主義者聯盟」。此言疑與馬克龍的表態遙相呼應。
在歐盟的防務領域,隱隱出現了法德共同為防務一體化注入新動力的趨勢。從法國一方來看,馬克龍將國家安全作為法國對外政策的重中之重。
復旦大學法國研究中心副主任張驥認為,馬克龍政府關注國家安全,其原因主要有二:首先,2015年以來,法國本土的安全形勢由於接連不斷的恐怖襲擊急劇惡化,國家長期處於緊急狀態。大量難民的湧入也逐漸演化為一個安全問題,必須作出有效應對;此外,美國日漸濃厚的「孤立主義」傾向,也迫使歐洲盟友要更多依靠自己承擔防務和安全責任。
「英國脫歐、民族主義政黨崛起和疑歐情緒的高漲會不可避免地對推進歐洲防務合作造成阻礙,正因為如此,如今更加需要有人站出來,呼籲重啟歐洲防務合作。馬克龍總統正是作出了這樣的正確選擇。」此前接受澎湃新聞採訪的「歐洲之友」智庫董事保羅·雷維(Paul Revay)表示。
盡管學界和政策界都注意到了歐盟防務合作新動力的出現,歐盟內部在英美等外部盟國將處於何種地位的問題上卻遠未達成共識。
今年五月,荷蘭、比利時和盧森堡等國向布魯塞爾提交了一份文件,要求將「永久結構性合作」向美英等歐盟外的盟國開放。但歐盟外交官向Politico透露,法國等國認為,將防務項目向英美軍工企業開放會大大影響歐洲軍工企業的盈利。奧地利和希臘也對荷比盧三國的建議抱有疑慮,因為兩國擔心「口子」一旦打開,歐盟可能將不得不讓北約盟國土耳其的軍工企業也參與進來。
Politico網站稱其掌握了一份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裡尼主管的歐盟對外行動署(EEAS)撰寫的五頁工作文件。文件總結了一些已經被歐盟理事會下設的「政治-軍事組」(Politico-Military Group,代表成員國利益的理事會下設委員會)批准的政策建議。根據建議,歐盟制定了第三國加入「永久結構性合作」的一些例外規定。這實質上是荷比盧三國與法奧希三國所代表的兩種立場之間的一種妥協。
文件稱,非歐盟國家(對「永久結構性合作」)的參與並沒有通用的準許條件,需要在「個案基礎「上考慮。也就是說,英美兩國並不會享有「特殊待遇」,它們的企業將不能自動地優先參與「永久結構性合作」。此外,文件還指出,非歐盟國家的參與「不應增加(歐盟)對外的依賴性」,而應「通過貢獻資源和專業技術(為歐盟防務計劃)帶來真實的額外價值」。
根據文件,每一個具體防務項目的歐盟參與國將有權在個案基礎上選擇是否邀請,以及邀請哪一個非歐盟國家參與項目。在該項目的所有歐盟參與國一致同意後,再由歐盟理事會來裁定受邀請國是否滿足參與項目的條件。
文件還不忘將「歐盟共同價值」納入考量標準。歐盟將要求任何參與「永久結構性合作」的非歐盟國家「分享與歐盟同樣的價值觀」。一名歐盟外交官對Politico表示,這句話是為防止土耳其加入而「特別定制」的。
歐盟理事會預計將會在下月作出有關非歐盟國家參與「永久結構性合作」事宜的決定。但該文件的存在顯示,數月以來阻止歐盟作出決定的障礙——「政治-軍事組」對上述妥協方案的艱難辯論顯然已被克服。兩名歐盟高級外交官對Politico表示,歐盟的最終決定將以此方案為藍本。
「我們的立場過於分裂,這是唯一的解決辦法。」其中一名外交官表示。
在「永久結構性合作」框架下,每一個具體的歐盟防務項目通常會由一個歐盟成員國主導,其他國家隨後加入。到目前為止,已有17個項目被納入「永久結構性合作」,另外33個則在等待審核。
法國牽頭,德國積極呼應?
「永久結構性合作」的推進是歐盟朝歐洲防務聯盟的方向邁出的堅實一步,而此輪防務合作上的進展,則離不開德國對法德聯合倡議的支持和配合。
「原本全歐盟只有法國和英國在防務合作領域具備足夠的行動能力,但現在英國已經離開了歐盟這艘船。」總部設在布魯塞爾的「歐洲之友」智庫董事保羅·雷維表示,「在(英國)脫歐以前,坦誠地說,德國並沒有嚴肅對待它在歐洲防務事務上的角色。但現在,隨著英國的離去,德國將擔負起更多的義務,同時這對德國來說也是一個新的機會。」
7月29日,德國著名國際政治學者哈克(Christian Hacke)教授在德媒《世界報》上刊發支持德國發展和擁有核武器的文章。該文在大西洋兩岸的輿論場中產生了巨大影響,且立即遭到了德國輿論的否定,但此時將冷戰時期西德是否應擁核的大討論舊事重提,也引發人們對德國安全政策調整的猜測。
哈克在文章中認為,德國正面臨自二戰結束以來前所未有的安全困境。這是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一邊不顧跨大西洋特殊關係,冷遇甚至言辭攻擊德國等傳統盟友,另一邊卻又追求與擁有強大軍事力量和強勢主管人的「威權/極權主義國家」發展關係,完全忽視了西方價值觀。在這種情況下,德國在事實上自1949年以來第一次失去了美國的保護,德國的國家安全正面臨愈加艱巨的挑戰。
德國國防開支過低也被詬病已久,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的學者陳弢此前在澎湃新聞撰文稱,德國民眾普遍反對上調軍費。文章援引最新民調稱,僅有15%的德國民眾讚同加大軍費開支,而36%的德國人甚至認為,現有的軍費水平已經過高。
「德國老百姓反對我們增加軍費,但不增加軍費,空軍連現有的作戰飛機都無法維護,更別說負責後勤和運輸的飛機了。「曾兩次在科索沃執行過任務的前聯邦國防軍上校,現漢堡赫爾穆特-施密特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研究員丹·克勞斯(Dan Krause)在會上對澎湃新聞表示,「我們在馬裡的維和部隊和中國維和部隊合作執行了任務,中國軍隊的直升機就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他們(用直升機)幫助我們運送了傷員和物資。」
在克勞斯看來,法德兩國在共同防務方面的合作此時尤為必要。「英國退歐後,法德在外交和安全領域的關係和行動方針對歐盟未來的發展具有決定性作用。」克勞斯表示,「在這一領域,(兩國的)合作水平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也已經帶來了一些重要成果。」
克勞斯所指的合作成果包括法德部長理事會下設的法德安全和國防委員會、兩國外交部的協商機制以及兩國軍工企業的武器合研項目等等。
「但是,法德之間的顯著差異在可預見的未來仍然存在。」克勞斯提醒道,「不管是民族 認同、外交政策和戰略文化,還是對多邊主義、武力使用、軍隊在外交政策中的作用和干預主義的態度,法德兩國之間都存在明顯分歧。兩國在未來的合作中將不得不接受這些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