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歐貿易戰中場





原標題:美歐貿易戰中場

本報記者 周智宇 實 習 生 蔡多 深圳報導

美歐貿易戰中場

    近期美國和歐洲之間達成初步貿易協定,關稅問題暫時擱置。綜觀過去幾十年裡,歐美之間圍繞農產品、鋼鐵和汽車也曾展開三次交鋒,一個明顯的趨勢是雙方的貿易分歧愈發明顯。而此次交鋒雖以令人意外的方式暫歇,但對雙方而言,這只是政治性協議,後續談判會因為歐盟內部的矛盾變得無休無止,而特朗普反復無常也讓歐美貿易是否走向「自由」打上問號。(董黎明)

    

導讀

    在多名受訪貿易學者看來,容克此行以退為進,使得歐美之間一觸即發的貿易戰「啞了火」,而歐盟與美國要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前路漫漫,雙方要回歸正常的貿易關係道路漫長且充滿挑戰。

    

    站在貿易戰的邊緣,容克和特朗普各自望了一眼,隨後又退了回來。

    在將歐盟稱為美國全球貿易「最大敵人」之後第11天,美國總統特朗普興奮地將自己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的「貼面照」上傳到推特,並附文稱歐盟和美國「愛著彼此」。

    只不過這彼此的「愛」都摻雜著各自複雜的情緒。容克訪美結束後不到24小時,包括美國商務部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和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希特(Robert Lighthizer)在內的、深受特朗普信任的貿易官員又表示,農業應該成為美國與歐盟貿易談判的一部分。

    法國經濟和財政部長勒梅爾Bruno Le Maire也對容克達成的共同聲明提出了額外要求。他表示,如果雙方開始談論降低關稅和其他貿易壁壘,那麼包括公共採購在內的爭議話題也應囊括其中。

    歐盟方面否認「農業」和「公共採購」問題被納入了談判。歐盟委員會發言人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在聯合聲明中,無論是「農業」還是「公共採購」,兩個詞均未提及,而雙方(歐盟和美國)都知道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

    「正如我們在眾多場合指出的那樣,」前述歐盟委員會發言人指出,「歐盟不會在被拿著槍指著頭或受到威脅的情況下進行談判。」迄今為止這仍然有效。正因如此,該發言人表示,在談話結束後的聯合聲明中,談判執行工作組並未對談判報告時間給出截止時間。

    在多名受訪貿易學者看來,容克此行以退為進,使得歐美之間一觸即發的貿易戰「啞了火」,而歐盟與美國要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前路漫漫,雙方要回歸正常的貿易關係道路漫長且充滿挑戰。

    法德對美貿易態度存分歧某些問題難讓步

    歐盟統計局數據顯示,美國是歐盟商品的最大出口市場,約占歐盟出口的20%,而歐盟是美國製造商品的第二大進口市場,約占歐盟的13.6%。自金融危機以來,相關進出口數據均大幅增長。

    可以說,歐盟與美國之間的跨大西洋經濟關係不僅深入,而且具有高度關聯性,即便是在跨大西洋兩岸減少或者消除非關稅壁壘產生的微小效率增益,也可以在大西洋兩岸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然而最新一次「減少或消除非關稅壁壘」,已是2007年以來歐美雙方第三次提出跨大西洋重大經貿倡議。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歐洲和美國之間幾次主要貿易衝突之後發現,無論是20世紀70世紀以農產品、鋼鐵為主要對象的貿易衝突,或是20世紀90年代在公共採購領域發生的貿易衝突,還是發生在2001年後以鋼鐵為主的貿易戰,歐美之間的貿易衝突大大小小,持續不斷,圍繞的領域卻未有很大變化。

    而歐盟兩大國家——法國和德國此次在對美貿易上一直存在分歧。美國表示要對自歐盟進口的鋼鐵加征關稅之後,德國政府一直表達出希望進行談判的態度,相比之下,法國的態度則強硬了許多。

    加稅聲明發出之後美國一些官員的表態更加刺激了法國對貿易協定的看法。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表示,「這不僅僅是大豆。所有農產品都將在(與歐盟的貿易談判)中討論,大豆只是這些(農產品)的一個非常及時的例子。」萊希特則表示,「我們正在就農業進行談判,這是該項目的一部分。」

    特朗普甚至在愛荷華州的一次集會上說,他為該州的農民「開辟」了歐洲。

    法國總統馬克龍對此回應稱,「我不讚成就如TTIP一樣的廣泛貿易協定進行談判,因為條件不允許。」勒梅爾則指出,「農業非關稅壁壘不容談判。」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育新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在歐盟共同經濟產業政策中,農業一直非常重要,歐盟共同財政中農業補貼占比超過三分之一,向美國開放農產品市場會讓談判很難進行。

    梅育新認為,在英國脫歐之後,歐盟最主要的兩個國家之一法國是農業大國,在歐盟共同財政農業補貼份額中最大,「作為歐盟第一農業出口大國及享受補貼份額最大的國家,對美談判涉及農業的話,都與其利益相關,在這個問題上法國不會讓步。」

    此外,梅育新指出,法國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它經常要向美國顯示外交政策的獨立性,其外交政策一貫比德國顯得更加獨立自主,這對於德法兩國對美談判的態度等也有非常大的影響。

    勒梅爾還就公共採購表達出自己的觀點。他指出,公共採購也應該包含進談判之中。「美國公共採購市場的進入目前基本上已經關閉,但這必須是討論的一部分,」勒梅爾稱,美國的法案要求使得美國政府在購買產品時,會更加喜歡美國製造的產品,歐洲的各國政府認為這種做法歧視基礎設施建設等大型招標項目中的外國公司。

    歐盟委員會發言人則表示,無論是「農業」還是「公共採購」均未在協議中提及,雙方都知道為何如此。

    John Springford指出,「法國反對任何取消農業限制的企圖,而美國不太可能開放其公共採購流程。同樣,我們不太可能看到非關稅壁壘的任何有意義的減少。歐洲和美國之間監管理念的差異太大了。即使我們確實達成協議,也需要大約3 – 5年的時間進行談判。」

    但歐盟在得到喘息的時間之後,仍會繼續推進這項工作的進行。歐盟委員會發言人表示,歐盟各成員國在6月的歐洲理事會上明確表示支持容克總統前往華盛頓提出歐洲的立場,隨後又在容克訪美期間,明確成立執行工作組。歐盟貿易專員Malmström也將定期向歐洲議會和歐盟理事會成員國通報進展情況。

    協定正式出爐阻礙多對華立場難言「一致」

    要達成全面的貿易協定,還需要得到美國國會的批准,歐洲政策研究中心(CEPS)主管Daniel Gros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鑒於此類交易觸動無數利益,任何貿易協定,即便是限於工業產品的協議,都不太可能做到。Daniel Gros曾任歐盟委員會、歐洲議會、法國總理以及法國經濟和財政部長的經濟顧問。

    「從歷史上看,只有當一個受益於更好的出口機會的行動者聯盟獲得的選票多於易受進口競爭影響的聯盟的時候,美國才能夠達成貿易協定。」Daniel Gros分析稱,只有當貿易自由化更有利的情況下,這樣的聯盟才可能成立。

    但事實上,貿易在美國經濟中起到的作用相對較小,Daniel Gros指出,貨物出口可能是特朗普的主要專注點,但實際情況是,這部分占GDP的比例不到10%,出口行業的直接就業在美國勞力力市場中並未發揮重要作用。

    相比之下,Daniel Gros說,歐洲國家出口占絕大多數國家GDP的比重在25%以上,在德國這個數字則超過了50%,「當一個經濟體如此依賴於貿易,尋求貿易自由化的理由也變得容易得多,這也是為什麼歐洲長期以來比美國更加熱衷於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議(TTIP)的原因」。

    前述歐盟委員會發言人也明確表示,農業、服務業等囊括在TTIP中的內容都不在目前美歐談判的範圍之內,馬克龍也表示不支持類似TTIP一樣的大型貿易協定。

    對外經貿大學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認為,汽車和農產品貿易是歐美雙方貿易壁壘存在最嚴重的地方,這部分在本次協定中未被提及;而法國和德國在工業和農業上的立場不一致,也使得在他們面對美國進行談判時,要團結一致會比較難。

    「特朗普想要的東西,如果歐盟給不了,特朗普很有可能會失去耐心。」屠新泉說。

    梅育新則表示,目前歐美之間的協議與中美兩國在5月份達成的聯合協議差不多,顯得非常粗略。而在容克訪美前,其已在中國達成了共識,發表聯合聲明,條款合計有44條,「其中純粹的關於經濟貿易的就有十多條,裡面也具體談到了中歐雙方在世貿組織的改革的合作,而且雙方同意建立世貿組織改革副部級工作組。」

    因此,梅育新認為,歐美談判要達成這樣詳細的條例,還需要很長的時間,「至於說對中國貿易態度達成一致,更是非常粗略的說法了。」

    對於中國而言,屠新泉指出,歐洲和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態度是長期形成的,目前中歐主管人會議、中歐投資協定的談判都在開展,我們應該首先落實歐盟現在所提出的一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