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珞巴盛產美女,不過這裡的姑娘不外嫁,外族人根本娶不到





在居住在喜馬拉雅山麓的珞巴人中,流傳著這樣的傳說:人類的祖先阿布達尼曾經在腦後長了兩只眼睛。他娶萬物為妻,萬物都有靈。腦後的雙眼,能讓他和萬物對話,聽懂樹、虎和風的語言。

珞巴族的人口數量雖然有六十萬左右,但是生活在中國的僅有兩萬多人,不到它總人口的六分之一,是中國人數最稀少的少數民族之一。和漢族不同,珞巴族由許多不同的部落組成,比如「寧波」、「邦波」、「德根」等等,他們的族名一開始是藏族人為他們起的,珞巴有著「南方人」的意思,後來新中國時期,經過他們的認可,珞巴族成為了他們的正式公開族名。

南伊溝是中國人口最少的少數民族珞巴族的最大聚居地,景區記憶體有珞巴族民俗村。珞巴村位於一片斜斜的山坡上,整個村莊的建築都是木頭蓋的。珞巴村民的房屋較低矮,屋中通常有一火塘,火塘上懸掛著牛肉或者羊肉等牛羊制品。珞巴人很淳樸熱情,男人高大,女人較矮小。珞巴人房屋的周圍種有桃樹,還有菜園,豬和牛羊都放在山坡上。

據說在遙遠的遠古時代時,珞巴族就已經存在了,他們主要生活在中國西藏地區,大家都只知道喜馬拉雅山藏族文明最出名,卻不知道珞巴族其實和他們開始出現的時間是一樣的,只不過珞巴族不像漢族一樣擁有自己的漢字體系,他們的語言珞巴語,容納了嘎爾話、邦波話、愽日話等多種方言的特點,太過複雜,所以他們的歷史並未得到詳細的記載,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名字也就越來越鮮少人知了。

珞巴族所有成年男子的腰間都掛著火鐮,顯然是為了野炊或吸煙取火方便。但是,從一些飲食習俗中,仍可窺見珞巴族先民曾有過生食的歷史痕跡。如一些部落在盟誓時,要飲用血酒。博嘎爾人每年收秋後殺牲慶祝,把餘溫未冷的牛血倒在酥油中飲用。他們認為,野牛的骨髓吸出來生食味道最鮮美。一部分珞巴人常把獐子肉剁成肉醬,拌上辣椒和薑末作為配料。燒烤,是珞巴族最常見的一種加工食物的方式。不管是植物性食物,還是動物性食物,都可以燒烤。整條魚投入火塘,埋上熱灰,用不多時便燜熟可吃。在山上捕獲到大的動物,除烤吃外,還切成肉條,烤熟後長期貯藏。

用石塊烙制的食品也很常見。把蕎麥、玉米和達謝(一種木本棕類喬木樹桿加工後提取的澱粉)研磨後,用水調和成稀面團,攤在燒紅的石片上,先烙熟一面,再翻烙另一面,如餅太厚,烙過再埋入火塘的灰燼中,使其熟透。珞巴族煮食食物的方法也很獨特。崩如、蘇龍部落的人把達謝調成漿,放在大葫蘆裡,再從火塘裡把燒紅的石頭取出來,立刻投放到葫蘆裡,利用石頭的熱量把達謝煮熟。或者把糧食放進竹筒,加上水,堵上木塞,放在火堆上燒。食用時用刀把竹筒破開。這種方法多用於外出遠行。

采集和狩獵是珞巴族食物的重要來源。他們捕捉山鼠的方法多種多樣,用石板壓、設小地弩、下活套都很有效。有的家庭占的特定的捕鼠區,外人不得染指。捕到山鼠後把毛燒掉煮熟便可食用,如果一時吃不完便烤幹、曬幹貯藏備用。珞巴地區的山鼠肥而大,肉質細嫩,往往是婚嫁待客的上乘佳品。珞巴族是一個非常好客的民族,招待客人端出的食品,客人必須吃完。主人還要當著客人的面,先喝一口酒,先吃一口飯,以示坦誠。珞巴人把挽留客人視為榮耀,如果待客不周,會遺憾終生。

許多珞巴人家門口有一個用愷木刻的男性生殖器物件,有一米多長碗口粗,龜頭還塗了紅顏色;進屋後天花板上也有這樣的東西。珞巴人對男性生殖器很崇拜,據說一來可以避邪,二來表示人丁興旺。

珞巴族還有個特點就是這個民族盛產美女,不過比較可惜的是這個民族的美女不外嫁,所以外族人根本娶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