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麼親密,要麼孤獨





要麼親密,要麼孤獨在我做「親密關係」公益課的時候,來聽課的人中有一個說:

「我還以為講啪啪的技巧呢,白坐了兩小時浪費時間。」

我說「那我倒是很佩服你坐了兩個小時呢!」

的確,親密關係在很多時候都是性關係的一種委婉說法,但擁有「性關係」的人之間就真的親密嗎?

當然不是,你會說還有花錢的呢,是啊,那生活一起的兩口子就親密嗎?也不見得吧。

01

我們先看看親密的定義:親近和了解。

「親密」這個詞來自拉丁文的「intimus」,原意指最內在、最深層、最深邃、最私密。(註釋來自:The New College Latin and English Dictionary)

很多夫妻在一起幾十年,彼此非常熟悉,但熟悉也不是親密。

打仗的時候,我們會對敵方做詳盡的調查,可能也很熟悉對方的路數,但是卻不會親密。

我們不會傻到去跟敵人袒露心聲。

先說人為什麼需要「親密」。

人在母體中時,與母親的身體和心理都有連接,彼此可以不說話也有能量的流動。

當人脫離了母體,這個連接便消失了。

人就會有孤獨和分離的痛苦。

人有一種根本性焦慮,叫做「存在性焦慮」,一種無端的恐懼。

它的主要三種類型是:

對於命運和死亡、罪惡和譴責、空虛和無意義的焦慮。

其實也是哲學的三大問題,我從哪來?我是誰?我到哪去?

這三大問題的先決條件就是「我」首先是「存在」的。

如果都不存在了,還焦慮個毛線啊。

而恰恰人是無法證明自己存在的,這就是根本性的焦慮。
要麼親密,要麼孤獨

02

為什麼說人無法證明自己是否存在呢?

人永遠活在自己的皮囊之中,外界也永遠無法得知完全的你。

也就是說你是一座孤島,有沒有你根本沒人知道,如果沒有通訊,你在地圖上就是空白的。

設想一下,當有一天你醒來,突然你的所有過去都被抹去,查無此人,你會不會恐懼到極點,然後瘋狂的證明你是誰。

所以人們需要建立各種關係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然而關係有很多種,就拿「性關係」來說。

陌生人之間的性沖力最高,就是單純的刺激和快感。

隨著關係的深入,性沖力會逐漸消退。

有個試驗,一隻公猴和一隻母猴交配幾次後,就不願再交配。

這時再放入另外一隻母猴,公猴的交配欲望又點燃了,又能再來幾發。

所以行沖力來自於新鮮感。

你會發現,越是親密的關係,性關係越不是重點。

反而是關係初期的人,需要更多的性來占有和控制對方,亦或是滿足自己的生理需求。

03

為什麼說幾十年的夫妻之間也不一定會親密呢?

首先你得了解自己,你連自己都不了解,怎麼表達自己呢?

上文說了,人人都是孤島,你的另一半也不可能了解完全的你,他需要透過你的表達來認識你。

所以即便你結婚了,還是覺得寂寞空虛冷。

換句通俗的話,「你不懂我!」

怪誰呢,別人真的想去懂你,你敢讓別人懂嗎?

由於我們從小養成的自我保護習慣,大多數人會認為袒露自己會招致批評、拒絕和拋棄。

我們很難相信有人肯接納我們內在的魔鬼,那些傷痛、憤怒、卑鄙、嫉妒、欲望。

就連父母都無法接納,更別說我們的愛人和朋友了。

還記得小時候,父母怎麼說你的嗎?

「你要有隔壁小紅一半優秀就好了!」

「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沒用的東西。」

這所有的一切教會我們有什麼壞,心裡自己藏著,千萬不能說。

我們寧可壓抑自己,也不會吐露半個字,因為我們害怕被拋棄,我們害怕成為孤島。

然而如果繼續認同我們的心墻,你不是給自己蓋了一座監獄嗎?而且還建在一座無名孤島上。

建立親密關係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你要拆掉幾十年來建立起的心墻,一旦袒露自己,還要承受對方不能接納你的風險。

雖然有風險,但還是要嘗試去建立親密關係。

親密讓我們更自由,能完完全全的成為一個「人」,而不是一副皮囊。
要麼親密,要麼孤獨

人就是這麼矛盾,要安全就會孤獨,要成長就會受傷。

你自己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