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一患兒疑住院時感染愛滋:省級核查未發現異常





原標題:貴陽一患兒疑住院時感染愛滋:省級核查未發現異常
    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急診科。 周嫻 攝

貴陽一例患兒疑似住院期間感染愛滋病病毒:省級核查未發現異常

中新網貴陽8月10日電(記者 周嫻 蒲文思)8月9日,貴州省衛生計生委通報了貴陽一例患兒疑似住院期間感染愛滋病病毒核查情況,目前核查結果均未發現異常,核查組判斷患兒最有可能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時間為2017年9月30日至2017年12月6日期間。

日前,網上有消息稱貴州省貴陽市有一名兩歲兒童感染愛滋病毒,其父母懷疑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治療中被感染,引發關注。

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兒童醫院。 周嫻 攝

貴州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在接到投訴後,迅速成立省級核查組,並主動邀請國家8位專家赴貴州指導,於7月24日啟動核查工作。

據介紹,該患兒於2017年10月28日,家屬自述因吃「蘋果塊」引起呼吸困難就診於貴州省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急診科,因患兒有異物吸入史,同時伴呼吸困難,血氣檢查提示患兒有酸中毒和組織缺氧,醫院進行緊急氣管插管搶救並立即將患兒轉至兒童重症醫學科治療。

入院2天後,由於患兒有肺內出血,血紅蛋白從99g/L持續下降至78g/L,出現中度貧血症狀。結合患兒呼吸功能不穩定,生命體征不穩定等情況,醫院按照醫療規範,決定對患兒進行輸血治療。輸血前,按照醫療規範作感染檢查,結果顯示為「愛滋病抗體初篩陰性」。

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兒童重症醫學科。 周嫻 攝

據了解,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治療25天後患兒好轉,於11月21日出院。11月23日,患兒病情反復,再次返院治療。因治療效果不佳,於12月7日轉院到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繼續治療。

貴州省衛計委通報顯示,患兒在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就診期間,因治療需要,進行了愛滋病抗體初篩檢查,懷疑有感染愛滋病的可能。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按照規定,將患兒血樣送重慶市渝中區疾控中心愛滋病確證實驗室復查,結論為「愛滋病抗體不確定」。患兒返回貴陽後,從2018年5月開始,出現持續低燒現象,於2018年7月5日在貴州省臨床檢驗中心被確診為「感染愛滋病病毒」。目前,患兒正在接受治療。

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急診科。 周嫻 攝

截至8月9日,省級核查組從對可能導致患兒感染的血液感染、醫院感染、母嬰感染、院外感染四個途徑,進行了核查。並適時向患兒家屬代表通報階段性進展。

供血者三次抽取血樣檢測

2017年12月11日,貴州省血液中心接到貴陽市婦幼保健院關於患兒在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HIV抗原抗體篩查結果為「待復查」的通報後,對供血者獻血時留存的血樣再次進行HIV酶聯和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同年,12月12日,貴州省血液中心將該份樣品送貴陽市公共衛生救治中心再次進行HIV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2018年6月29日,貴州省血液中心聯繫供血者第三次抽取供血者血樣進行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2018年8月1日,核查組將供血者獻血時留存的血樣送省臨檢中心復查,HIV抗體篩查結果為陰性,作DNA對比,結果證明為同一人的血液。

貴州省血液中心全流程核查

核查組對提供給患兒使用的血液制品的供血者及同批供血的371人的愛滋病病毒檢測結果已進行了全面審核。

核查組核查貴州省血液中心所做的HIV檢測原始記錄,其使用試劑、檢測方法、原始結果等均符合要求,真實有效。對供血者樣本采集、檢測、制備、貼簽、儲存、出庫等環節進行現場核查,未發現血液可能被污染、漏檢、錯檢、貼錯標籤及混淆等情況。

貴陽市婦幼保健院使用血制品情況

患兒於2017年10月31日15:00-17:32輸註省血液中西提供的A型RhD(+)懸浮少白細胞紅細胞1單位,兒童重症醫學科護士在輸血科取血時間為14:39,當天兒童重症醫學科僅患兒一人使用血制品,輸血過程平穩無異常。當日,該院輸血科一共發出A型懸浮少白細胞紅細胞2袋,另1袋發給新生兒科患兒楊某使用,新生兒科護士在輸血科取血時間為12:21,與兒童重症醫學科護士取血時間間隔2個多小時。核查患兒輸血當天的輸血申請、配血、登記、發放、取血、輸註等過程,均符合《醫療機構臨床用血管理辦法》《臨床輸血技術規範》等有關規定,未發現血液錯發、混淆、誤拿、誤輸等情況。

7月28日,核查組對3名與患兒同期使用同批號丙種球蛋白的患兒血液樣品進行愛滋病抗體及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同時,核查組對醫院纖支鏡、喉鏡及氣管送管鉗、呼吸機、其它侵入性操作、與患兒同期住院患者、兒住院期間與患兒發生過接觸醫務人員均已進行核查,目前均未發現異常。

母嬰感染途徑核查

2016年6月1日,患兒母親唐XX入住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待產,6月2日患兒母親檢測HIV抗體篩查陰性。

6月7日因「胎兒臀位」進行剖宮產手術,手術過程無異常,於6月12日出院。核查組對患兒及其父母作親子鑒定,患兒與父母為親生關係;同時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信息系統—愛滋病綜合防治系統」中查找,未發現患兒同批4名試管嬰兒和與患兒母親同期作剖腹產的70名產婦記錄。

院外感染途徑核查

省級核查組經與患兒家長訪談及在貴州省及貴陽市各大醫院醫療就診系統上查詢,患兒從出生到2017年10月入院前,因「黃疸」「上呼吸道感染」「支氣管炎」「腹瀉」等疾病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門診共就診20次,在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門診就診1次。上述門診就診期間,於2017年6月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門診有過輸液,其餘均為口服藥物治療,平時在北京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按免疫規劃程序按時接種疫苗,無特殊侵入性治療情況。

經與患兒家長訪談,患兒家長否認曾接受過其他人母乳或母親給其它嬰兒餵奶的情況;否認接觸過廢棄針頭;否認接受過針灸治療;否認有外傷出血情況;否認接觸過吸毒人員。

患兒密切接觸者檢測結果。2017年12月11日,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采集患兒父親和母親的血液送重慶市渝中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做HIV抗體快速檢測,結果均為陰性。患兒保姆2018年7月1日在貴陽市公共衛生救治中心做HIV初篩檢測,結果陰性。2018年7月30日,核查組再次采集患兒父母及外祖母血樣進行HIV抗體篩查和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為進一步確定患兒感染時間,2018年7月27日,貴州省衛計委委托中國疾控中心對患兒留存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的血樣(輸血前)再次進行初篩抗體檢查,結果為陰性。8月2日,又在征得患兒家屬同意後,分別委托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貴陽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對該份血樣進行抗體初篩檢測和核酸檢測,檢測結果表明該份血樣當時的HIV抗體和核酸均為陰性。8月1日,委托重慶市疾控中心對患兒留存在重慶市渝中區疾控的兩份血樣(采樣時期分別為2017年12月13日和2018年2月1日)再次進行核酸檢測,結果顯示為陽性。核查組專家判斷患兒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時間是在2017年12月13日之前。

考慮到愛滋病病毒感染後檢測有窗口期(指從人體感染愛滋病病毒到血液中能檢測出病毒的核酸、抗原或抗體等感染指標之間的時間),依據世界衛生組織(2015)、美國(2013)和英國(2016)愛滋病檢測技術指南,參考《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行業標準:愛滋病和愛滋病病毒感染診斷》,愛滋病病毒感染的檢測窗口期分別為抗體檢測方法3周至12周、抗原抗體檢測方法2周至6周、核酸檢測方法1-4周。核查組判斷患兒最有可能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時間為2017年9月30日至2017年12月6日期間。

據貴州省衛計委通報,依據各項核查結果,經核查組專家合議,得出以下階段性核查結論:目前無證據表明患兒是由於輸血和使用血液制品導致感染愛滋病病毒;目前無證據表明患兒經母嬰傳播途徑導致感染愛滋病病毒;目前無直接證據表明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對患兒進行的侵入性操作導致患兒感染愛滋病病毒;目前無直接證據表明患兒在院外被愛滋病病毒攜帶者傳染和接觸被愛滋病病毒污染物品導致感染愛滋病病毒;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對患兒的診斷、醫療操作符合醫療規範,無誤診誤治及過度醫療情況。

「受職能和流行病學調查手段的限制,且距患兒可能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時間較久,相關當事人和醫護人員無法提供更有價值的核查線索,所以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貴州省衛計委有關負責人坦言。

據了解,貴州省和貴陽市衛計部門將進一步全力救治患兒,給予患兒在診治方面最大的幫助和支持,並繼續全力查清感染源;繼續通過科學、專業、合法途徑,查清事實真相。(完)

貴陽一患兒疑住院時感染愛滋:省級核查未發現異常





原標題:貴陽一患兒疑住院時感染愛滋:省級核查未發現異常
    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急診科。 周嫻 攝

貴陽一例患兒疑似住院期間感染愛滋病病毒:省級核查未發現異常

中新網貴陽8月10日電(記者 周嫻 蒲文思)8月9日,貴州省衛生計生委通報了貴陽一例患兒疑似住院期間感染愛滋病病毒核查情況,目前核查結果均未發現異常,核查組判斷患兒最有可能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時間為2017年9月30日至2017年12月6日期間。

日前,網上有消息稱貴州省貴陽市有一名兩歲兒童感染愛滋病毒,其父母懷疑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治療中被感染,引發關注。

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兒童醫院。 周嫻 攝

貴州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在接到投訴後,迅速成立省級核查組,並主動邀請國家8位專家赴貴州指導,於7月24日啟動核查工作。

據介紹,該患兒於2017年10月28日,家屬自述因吃「蘋果塊」引起呼吸困難就診於貴州省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急診科,因患兒有異物吸入史,同時伴呼吸困難,血氣檢查提示患兒有酸中毒和組織缺氧,醫院進行緊急氣管插管搶救並立即將患兒轉至兒童重症醫學科治療。

入院2天後,由於患兒有肺內出血,血紅蛋白從99g/L持續下降至78g/L,出現中度貧血症狀。結合患兒呼吸功能不穩定,生命體征不穩定等情況,醫院按照醫療規範,決定對患兒進行輸血治療。輸血前,按照醫療規範作感染檢查,結果顯示為「愛滋病抗體初篩陰性」。

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兒童重症醫學科。 周嫻 攝

據了解,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治療25天後患兒好轉,於11月21日出院。11月23日,患兒病情反復,再次返院治療。因治療效果不佳,於12月7日轉院到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繼續治療。

貴州省衛計委通報顯示,患兒在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就診期間,因治療需要,進行了愛滋病抗體初篩檢查,懷疑有感染愛滋病的可能。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按照規定,將患兒血樣送重慶市渝中區疾控中心愛滋病確證實驗室復查,結論為「愛滋病抗體不確定」。患兒返回貴陽後,從2018年5月開始,出現持續低燒現象,於2018年7月5日在貴州省臨床檢驗中心被確診為「感染愛滋病病毒」。目前,患兒正在接受治療。

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急診科。 周嫻 攝

截至8月9日,省級核查組從對可能導致患兒感染的血液感染、醫院感染、母嬰感染、院外感染四個途徑,進行了核查。並適時向患兒家屬代表通報階段性進展。

供血者三次抽取血樣檢測

2017年12月11日,貴州省血液中心接到貴陽市婦幼保健院關於患兒在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HIV抗原抗體篩查結果為「待復查」的通報後,對供血者獻血時留存的血樣再次進行HIV酶聯和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同年,12月12日,貴州省血液中心將該份樣品送貴陽市公共衛生救治中心再次進行HIV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2018年6月29日,貴州省血液中心聯繫供血者第三次抽取供血者血樣進行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2018年8月1日,核查組將供血者獻血時留存的血樣送省臨檢中心復查,HIV抗體篩查結果為陰性,作DNA對比,結果證明為同一人的血液。

貴州省血液中心全流程核查

核查組對提供給患兒使用的血液制品的供血者及同批供血的371人的愛滋病病毒檢測結果已進行了全面審核。

核查組核查貴州省血液中心所做的HIV檢測原始記錄,其使用試劑、檢測方法、原始結果等均符合要求,真實有效。對供血者樣本采集、檢測、制備、貼簽、儲存、出庫等環節進行現場核查,未發現血液可能被污染、漏檢、錯檢、貼錯標籤及混淆等情況。

貴陽市婦幼保健院使用血制品情況

患兒於2017年10月31日15:00-17:32輸註省血液中西提供的A型RhD(+)懸浮少白細胞紅細胞1單位,兒童重症醫學科護士在輸血科取血時間為14:39,當天兒童重症醫學科僅患兒一人使用血制品,輸血過程平穩無異常。當日,該院輸血科一共發出A型懸浮少白細胞紅細胞2袋,另1袋發給新生兒科患兒楊某使用,新生兒科護士在輸血科取血時間為12:21,與兒童重症醫學科護士取血時間間隔2個多小時。核查患兒輸血當天的輸血申請、配血、登記、發放、取血、輸註等過程,均符合《醫療機構臨床用血管理辦法》《臨床輸血技術規範》等有關規定,未發現血液錯發、混淆、誤拿、誤輸等情況。

7月28日,核查組對3名與患兒同期使用同批號丙種球蛋白的患兒血液樣品進行愛滋病抗體及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同時,核查組對醫院纖支鏡、喉鏡及氣管送管鉗、呼吸機、其它侵入性操作、與患兒同期住院患者、兒住院期間與患兒發生過接觸醫務人員均已進行核查,目前均未發現異常。

母嬰感染途徑核查

2016年6月1日,患兒母親唐XX入住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待產,6月2日患兒母親檢測HIV抗體篩查陰性。

6月7日因「胎兒臀位」進行剖宮產手術,手術過程無異常,於6月12日出院。核查組對患兒及其父母作親子鑒定,患兒與父母為親生關係;同時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信息系統—愛滋病綜合防治系統」中查找,未發現患兒同批4名試管嬰兒和與患兒母親同期作剖腹產的70名產婦記錄。

院外感染途徑核查

省級核查組經與患兒家長訪談及在貴州省及貴陽市各大醫院醫療就診系統上查詢,患兒從出生到2017年10月入院前,因「黃疸」「上呼吸道感染」「支氣管炎」「腹瀉」等疾病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門診共就診20次,在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門診就診1次。上述門診就診期間,於2017年6月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門診有過輸液,其餘均為口服藥物治療,平時在北京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按免疫規劃程序按時接種疫苗,無特殊侵入性治療情況。

經與患兒家長訪談,患兒家長否認曾接受過其他人母乳或母親給其它嬰兒餵奶的情況;否認接觸過廢棄針頭;否認接受過針灸治療;否認有外傷出血情況;否認接觸過吸毒人員。

患兒密切接觸者檢測結果。2017年12月11日,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采集患兒父親和母親的血液送重慶市渝中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做HIV抗體快速檢測,結果均為陰性。患兒保姆2018年7月1日在貴陽市公共衛生救治中心做HIV初篩檢測,結果陰性。2018年7月30日,核查組再次采集患兒父母及外祖母血樣進行HIV抗體篩查和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為進一步確定患兒感染時間,2018年7月27日,貴州省衛計委委托中國疾控中心對患兒留存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的血樣(輸血前)再次進行初篩抗體檢查,結果為陰性。8月2日,又在征得患兒家屬同意後,分別委托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貴陽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對該份血樣進行抗體初篩檢測和核酸檢測,檢測結果表明該份血樣當時的HIV抗體和核酸均為陰性。8月1日,委托重慶市疾控中心對患兒留存在重慶市渝中區疾控的兩份血樣(采樣時期分別為2017年12月13日和2018年2月1日)再次進行核酸檢測,結果顯示為陽性。核查組專家判斷患兒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時間是在2017年12月13日之前。

考慮到愛滋病病毒感染後檢測有窗口期(指從人體感染愛滋病病毒到血液中能檢測出病毒的核酸、抗原或抗體等感染指標之間的時間),依據世界衛生組織(2015)、美國(2013)和英國(2016)愛滋病檢測技術指南,參考《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行業標準:愛滋病和愛滋病病毒感染診斷》,愛滋病病毒感染的檢測窗口期分別為抗體檢測方法3周至12周、抗原抗體檢測方法2周至6周、核酸檢測方法1-4周。核查組判斷患兒最有可能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時間為2017年9月30日至2017年12月6日期間。

據貴州省衛計委通報,依據各項核查結果,經核查組專家合議,得出以下階段性核查結論:目前無證據表明患兒是由於輸血和使用血液制品導致感染愛滋病病毒;目前無證據表明患兒經母嬰傳播途徑導致感染愛滋病病毒;目前無直接證據表明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對患兒進行的侵入性操作導致患兒感染愛滋病病毒;目前無直接證據表明患兒在院外被愛滋病病毒攜帶者傳染和接觸被愛滋病病毒污染物品導致感染愛滋病病毒;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對患兒的診斷、醫療操作符合醫療規範,無誤診誤治及過度醫療情況。

「受職能和流行病學調查手段的限制,且距患兒可能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時間較久,相關當事人和醫護人員無法提供更有價值的核查線索,所以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貴州省衛計委有關負責人坦言。

據了解,貴州省和貴陽市衛計部門將進一步全力救治患兒,給予患兒在診治方面最大的幫助和支持,並繼續全力查清感染源;繼續通過科學、專業、合法途徑,查清事實真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