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大火,全世界為之心痛 未雨綢繆,別讓珍寶一去不復返





原標題:這場大火,全世界為之心痛 未雨綢繆,別讓珍寶一去不復返

    ▲人型陶瓷雕像(秘魯瓦裡文化):公元500年-1200年

    ▲巴西最早的人類化石。

    ▲SAHI的第一塊石碑。約公元前1991年-公元前1668年。

    這場大火雖然燒在巴西,但承受損失的卻是全人類。畢竟館藏的歷史文物和珍稀標本都不可復制,人類文明的記憶,也因這塊拼圖的缺失而不完整。面對博物館的熊熊大火,巴西人或扼腕嘆息,或痛心疾首。而同樣倍覺心疼、百感交集的,還有地球另一端的無數國人。

    哪些寶物或遭「不幸」

    盧西亞是一名女性,生於1.2萬年前,她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了25年。1970年,盧西亞的化石在巴西西南部被發現,這是巴西出土的最古老人類化石,隨後該化石被巴西國家博物館收藏。盧西亞生前應該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能重見天日,她更不會想到,自己將以何種方式徹底消失。「盧西亞死於這場大火。」巴西國家歷史暨藝術遺產研究所所長博熱亞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哀怨地說道。

    9月2日晚上,盧西亞和無數文物及動植物標本一起在火海中化為灰燼。「如果這個頭骨沒能搶救回來,整個人類歷史都缺了一塊。」有網友從這個角度來看待巴西國博大火的影響,引起了廣泛共鳴。

    巴西總統稱損失是「不可估量的」,「今天的悲劇是我們國家博物館學的巨大損失,丟失了近200年的研究和工作」。

    人類展品方麵包括盧西亞女性頭骨(Luzia Woman)。該頭骨是美洲大陸最早的人類頭骨,距今約11500年歷史。該館還珍藏稀有的巴西木乃伊,包括一位婦女和兩名兒童,距今約600年歷史。博物館還有厄瓜多爾地區先民製作的木乃伊化的頭骨,這些頭骨的顱骨被摘除,同時保留完整的皮膚和頭髮。

    除了南美木乃伊,該館還有700多件埃及木乃伊展品,包括一件未開封的木質彩繪棺槨,時間可追溯到公元前750年。X光顯示,屍體不僅完好,還有完整的護身符。英國每日郵報報導,一幅在龐貝古城中幸存下來的羅馬壁畫在此次大火中被毀壞。該館還有750件來自地中海地區的藏品。

    自然展品方面,該館有目前世界第二大的隕石,重達5260公斤,1784年被發現。同時也有巴西目前最古老的海龜化石,距今約1.1億年;巴西第一個大型食肉恐龍化石;來自泥盆紀的生物化石和大量古生物化石標本。

    巴西國家博物館部分文物

    女性人類化石盧西亞:1.2萬年前的人類化石,為美洲地區迄今發現的最古老人類化石。

    渥拉斯頓環形山隕石:世界上最大隕石之一。

    瓦裡人型陶瓷雕像:公元500年-1200年秘魯瓦裡文化。

    「公主Kherima」:公元1至3世紀的埃及木乃伊。

    科拉雕像(希臘文明):公元前5世紀。

    龐貝壁畫:共含750件,最初是龐貝伊希斯神廟的裝飾。

    巴西古海龜化石:110億年以前。

    埃及底比斯木質彩棺:公元前750年。

    薩爾塔龍恐龍骨架:8000萬年前生存於南美洲。

    時評

    巴西國博悲劇誰之過

    望著只剩下石頭外牆的巴西國家博物館廢墟,里約聯邦大學地理和古生物學教授雷納托·卡布拉爾·拉莫斯黯然傷神。「我們感覺就像失去了父母或好友。這裡的藏品記錄了巴西的歷史,這是所有巴西人甚至全人類的損失。」在這裡工作了13年的拉莫斯9月3日痛心地說。

    博物館一夜之間被毀,這一巨大損失應該誰來負責?

    雖然起火原因目前還在調查中,但博物館缺乏維護和必要的消防設備是確定無疑的。博物館方面堅稱,缺乏維護的原因是沒有資金。國家博物館副館長路易斯·費爾南多·迪亞斯·杜阿爾特說,博物館已連續多年向政府申請資金進行維護,「但從未得到過修繕這座宮殿的有效和緊急的支持」。負責博物館經營的里約聯邦大學校長羅伯托·雷耶爾說,他們甚至沒有資金讓消防隊24小時在這裡執勤。

    巴西文化部長塞爾吉奧·薩·萊唐認為,巴西傳統上對文化就沒有給予足夠重視,在保護歷史文物和博物館方面總是出現大額財政赤字。

    巴西國家博物館曾是葡萄牙和巴西王室在巴西的官方宅邸,也是巴西首屆制憲大會的召開地。但在今年6月慶祝建館200周年的活動上,沒有一名政府部長到場。

    如今,一場大火喚醒了所有人。巴西聯邦檢察院3日要求聯邦警察對火災及造成藏品損失的原因和責任展開調查。聯邦總檢察長拉蓋爾·道奇說,國家博物館的悲劇應該喚起「我們保留回憶的緊迫性」。

    全世界為之心痛

    這些藏品承載著南美這片土地上曾經的輝煌與文明,如今灰飛煙滅、無法挽回。而讓人們尤為心痛的是,造成這場災難的,很可能並非「天災」而是人禍。資金短缺、設施陳舊、安保不足——某種程度上,這個存滿了「無價之寶」的博物館並沒有得到應有的保護,再加上這幢古老的建築有許多易燃材料,包括大量木質樓梯、文件、檔案等,使得火災一發不可收拾。

    千年的歷史長河中產生了不可計數的文物,但由於世代更替,能夠幸存下來不及萬分之一。這些珍貴的文物或許不能用「投資-回報」的簡單算式來計算,但是它們卻是人類文明發展一路走來留下的珍貴足跡,它們的脆弱和不可再生性,要求我們動用最先進、最專業的保護措施。而這,既需要資金支撐,也需要科學管理。

    首先要做好風險管理,文物面臨著來自自然和人為的多方面因素威脅,因此博物館文物管理工作存在諸多挑戰,必須做好風險管理工作,要認真進行風險預測和風險分析,從而有效應對各種突發事件。

    另外文保工作不能只靠「輸血」,也需要想方設法「造血」。在政府資金支持不足的情況下,博物館應不斷提高經營能力,策劃各種盈利項目。在全球浪潮經濟的推動下,博物館不僅需要扮演文化櫥窗、科研陣地的角色,還應充當文化與經濟發展的媒介,以應對資金不足而導致的不利局面。在這一方面,靠文創產業「一年賣出10個億」的「故宮模式」或值得借鑒。

    巴西國博的大火,全世界人民為之心痛;這場災難也警示其他國家和地區的文保部門以此為鑒,未雨綢繆。他們護衛的,是全人類的文化遺產,是「一去則不復返」的無價之寶。

    ■綜合新華社、新京報、澎湃新聞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