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經濟帶上,窮親戚和富鄰居該怎麼做朋友?





在貴州,曾經是國家級貧困縣的赤水市(縣級市),經過三年的脫貧攻堅,城鄉人均可支配收入終於達到2.8萬元和1.1萬元。

在浙江,溫州的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經超過了4.5萬元。即使是發展相對滯後的浙西南,衢州和麗水也分別達到了3.61萬元和3.59萬元,比全國平均水平高出了2000多元。

在貴州,赤水依靠發展農林和養殖業帶領百姓脫貧致富。

在浙江,溫州靠「中國製造」火遍了大江南北,也走向了世界。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制圖。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制圖。

這只是中國長江經濟帶上區域發展不平衡的一個縮影。

不可否認,長江經濟帶含「金」量十足。它覆蓋中國11個省份,以近20%的國土面積撐起了中國45%的經濟總量。

但經濟高速發展的背後,也潛藏著一些瓶頸制約和矛盾。這條經濟帶上,不僅有富饒的長三角地區,也有烏蒙山區等集中連片的特困地區,流域發展不平衡不協調的問題依然存在。

武漢大學中國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吳傳清曾生動地形容長江經濟帶各區域間的關係:「要讓長江巨龍起舞,既要充分發揮長三角的龍頭牽引作用,也要讓龍腰壯起來、龍尾擺起來。」

不平衡之現狀

江蘇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成長春在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採訪時指出,長江經濟帶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協調的問題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首先,長江經濟帶的東、中、西三大板塊發展不平衡。這種不平衡性不僅體現在東、中、西三大板塊之間,也體現在每個板塊內部不同省份之間發展的不平衡、不協調。

其次,不平衡不協調不僅體現在經濟層面,也體現在城市發展層面。不同的城市群之間、城市與城市之前、城鄉之間發展不平衡的問題依然存在。

從目前情況看,長江經濟帶的城市群發展很不平衡。江浙滬地區的GDP占整個長江經濟帶的一半,要素資源主要向優勢地區集中,而長江中上遊的不少地區仍處於欠發達階段。

此外,長江經濟帶的脫貧攻堅任務依然繁重,尤其是長江上遊的雲貴川地區和中遊的湖區地帶。

「長江經濟帶各地區間協調、聯動的發展狀態還沒有真正形成。」成長春說。

華東師范大學長江流域發展研究院教授沈玉芳曾撰文表示,長江經濟帶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現狀主要表現在不同區域間綜合經濟實力的不平衡、產業結構不平衡、資源與生產力空間分布不平衡、居民生活水平不平衡以及基礎設施和科技水平發展的不平衡。

多重因素造成不平衡發展

在成長春看來,這種發展的不平衡不協調是由多重因素決定的。

首先,流域經濟本身的特點,決定了長江經濟帶的發展是一種不平衡的發展。長江經濟帶是大跨度的流域經濟,各區域本身發展的基礎不同。在自然資源稟賦上,長江上遊地區占優勢;在生產力發展水平、技術水平、勞力者素質等方面,下遊占優。這種狀況是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

另一方面,這種不平衡也與國家發展戰略以及空間布局有關。改革開放以來,國家的發展側重點經歷了東部沿海發展、西部大開發和中部崛起。「國家在不同階段的發展重點不同,東中西部分步驟發展,先富帶後富,這與國家發展戰略有關」。

除此之外,建國以來最初的經濟發展模式是重點發展重工業,長江流域也是如此。然而,重工業取得爆發式增長的同時,對第一、第三產業的帶動效果不明顯。

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土地區所研究員、原所長肖金成曾公開指出,受區位和政策因素的影響,長江經濟帶各區域間發展不平衡不協調,需要採取有力措施加快長江上遊經濟的發展。

除了上述自然條件、歷史條件、政策條件、區位條件和市場條件外,沈玉芳認為,交通條件和勞力力素質條件也是造成這種不平衡性的原因之一。相比於中、西部地區,東部地區水運、陸運更加發達便利,勞力力素質更高,對經濟的推動力更強。

如何縮小差異?

發展的不平衡不協調問題如何解決?成長春告訴國是直通車記者,長江經濟帶的協調發展離不開「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尤其要把創新擺在長江經濟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

一般來說,區域發展受自然稟賦的影響,產業轉移是從經濟發展好的地方向中等或低端地區轉移。但反觀長江流域的西部城市成都,其創新實力和技術含量,在某種程度上甚至比江蘇高。

相關研究表明,科技創新對於產業升級的影響存在地區性差異,科技創新的驅動效應在中部地區最大,西部地區其次,東部地區最小。

從這個意義上講,成長春認為,區域發展的平衡與不平衡都不絕對,而且從東部到中部到西部也並不一定存在梯度,關鍵還要靠科技創新轉變結構,調整方式,轉換發展動力,打破長江經濟帶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現狀。

成長春建議建立雙向開放、聯動發展的機制,優勢互補,融合發展。同時加強城市群發展和產業發展,加速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另外,區域協調發展體制機制的創新,以及新發展理念的廣泛共識,也是縮小區域差距的重要方面。

國家發展改革委地區經濟司區域政策與區域合作處處長周毅仁表示,近年來,中國區域間的協調發展問題仍沒有較好地解決。發揮區域比較優勢,可以更多地依靠市場機制的作用;但縮小區域差距,做到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必須通過加強政府的宏觀調控才能解決。

(馮玲玲)

長江經濟帶上,窮親戚和富鄰居該怎麼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