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多寶和中糧鬧「婚變」





最近因重推紅罐成為業內焦點的加多寶,又因未如期履行合約承諾,被中糧包裝狀告申請仲裁,再度引起業內關注。從蜜月期到撕破臉,中糧包裝與加多寶之間,僅僅用了不到一年時間。業內專家分析認為,中糧入股加多寶之時,加多寶資金鏈緊張,而現在緩過勁來,加多寶很可能對當時的條款不滿,「反悔了」。此番,雙方鬧到了要仲裁的地步,說明矛盾已經激化到無法內部解決。

加多寶未按協議注入商標

加多寶與中糧包裝的合作要追溯到去年8月10日。當時,中糧包裝對外披露,擬收購清遠加多寶30%股權,促進與下遊品牌公司的戰略合作,利用集團與加多寶集團公司各自的資源優勢,推動涼茶產業健康可持續發展,做到雙贏。

2017年10月30日,中糧包裝曾發布公告稱,將通過對清遠加多寶增資20億元人民幣,從而持有後者30.58%的股份。其中10億元將以現金方式支付,其餘10億元則以公司生產的鋁制兩片飲料罐作為實物出資。根據增資協議,中糧包裝將持有清遠加多寶約30.58%股權,而加多寶集團旗下的王老吉公司(持有相關加多寶商標,注入相關加多寶商標,作價30億元)及智首(全資持有清遠加多寶股權,注入清遠加多寶股權),則分別持股45.87%及23.55%。

工商資料顯示,清遠加多寶成立於2008年,主要從事研究、開發、生產、加工及銷售蔬果飲料、茶飲料、涼茶及濃縮液等非酒精飲料等,公司註冊資本4000萬美元,為加多寶集團目前最大的濃縮液生產工廠。當時業內普遍分析認為,中糧系入股加多寶,意在補飲料短板,並借此分享涼茶二元格局的紅利。加多寶商標持有公司將注入相關加多寶商標,各方將共同打造集加多寶品牌、濃縮液、供銷體系為一體的綜合經營平台。

然而,加多寶和中糧牽手不到一年,就起了衝突。中糧包裝日前發布公告稱,加多寶方面並未按照增資協議履行其應向清遠加多寶草本注入加多寶商標作為實物出資的承諾,中糧包裝投資已於2018年7月6日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就相關事宜對王老吉公司、智首及清遠加多寶草本提出仲裁申請。

緊隨中糧之後,奧瑞金也「點名」加多寶違約。7月8日,奧瑞金髮布《奧瑞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關於與加多寶債權轉股權事宜的提示性公告》(下稱《公告》)。公告稱,此前與加多寶簽署的債轉股協議,因加多寶方面尚未按期履行《意向書》約定的前期相關事項,公司將積極採取措施,督促對方按照條款的約定執行。

上市之路或遙遙無期

此前,加多寶方面高調宣布和中糧包裝戰略合作後要把加多寶打造成「民族品牌的標桿」,而此番中糧包裝申請仲裁之舉,意味著雙方的關係從最初的「聯姻」變得劍拔弩張。

在與廣藥集團的「涼茶之爭」中,從2012年的品牌轉換,到重金投入金罐行銷,再到和廣藥的官司以及內部人員更替,讓加多寶元氣大傷,多次傳出減產和裁員的傳聞,而中糧包裝的進入無疑是雪中送炭。

「在當時內外交困、資金鏈緊張的情況下,加多寶必須借力像中糧、奧瑞金這樣的公司,而現在加多寶可能從其他管道找到了融資的方法解困。」中國品牌研究院研究員朱丹蓬對南方日報記者表示,因為當時加多寶資金鏈非常緊張,無力支付供應商中糧包裝的貨款,才有了後面的增資入股,清遠加多寶是加多寶的核心公司,中糧入股觸動了其核心利益,目前緩過勁兒來的加多寶可能對當時的條款不滿。

對此,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也對媒體表示,之所以出現上述情況,有可能在協議簽署之時,加多寶形勢並不好,因此接受了中糧包裝開出的條件,也有可能由於客觀因素影響,導致加多寶方面遲遲未能履行協議。歸根結底,要看當時雙方的協議是否明確,以及是否存在騰挪空間。

今年3月,加多寶新任總裁李春林召集集團管理層開會,宣布加多寶下一步的戰略目標是二次創業,開源節流,整合優勢資源,三年內做到公司成功上市。在外界看來,加多寶謀求上市與中糧包裝的推動不無關係。在朱丹蓬看來,「和中糧鬧掰,加多寶的上市之路或遙遙無期。這也可能是加多寶意識到上市很難了,因此選擇撇開中糧自力更生,但這條路不好走。」

重啟「紅罐」恐生變數

此前不久,加多寶在北京召開記者會,宣布紅罐加多寶回歸。加多寶集團總裁李春林發出動員令:「全體員工奮戰45天,做到有涼茶的地方,必須有加多寶,有加多寶的地方必須有紅罐與金罐。」不過,加多寶重啟「紅罐」恐生變數。

據了解,2018年2月份,廣藥集團針對終審判決結果,向最高院提出再審申請,想通過再審進一步獲取更清晰的歸屬判決,爭取改判。而最高院經過漫長4個月的考慮,於2018年6月21日正式受理廣藥集團的再審申請。

對於紅罐之爭再起,朱丹蓬認為,加多寶依靠涼茶單品打天下的時代已經過去,想在短時間內打翻身仗難度很大,因為加多寶目前的問題不是單純靠換一個罐身顏色就能解決的。目前的涼茶核心消費人群一般是20-30歲的大學生以及職場新人,這些人群更加注重消費體驗和產品附加值,以「去火」功能性訴求崛起的涼茶,需要一個更傾向於情感性訴求的年輕化表達方式。

有業內人士指出,涼茶行業整體已出現供給過剩,整個產業在經歷多年高增長後,開始進入平穩期。涼茶之爭,拼的不是存量市場,而是增量市場。如何放下包袱,拓寬市場和管道,才是尋求新生的競爭力,而如何尋求新的突破點則是加多寶目前面臨的主要問題。

南方日報記者 趙兵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