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保障隊:如何讓合成營如虎添翼





綜合保障隊:如何讓合成營如虎添翼

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搶修分隊官兵進行吊裝訓練。 申冬冬攝

調查背景

部隊完成改革調整後,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圍繞合成營戰法、打法、保法展開一系列探索實踐。演練中,以往那種要素單一的保障隊已退出歷史舞台,全要素、積木式、模塊化的綜合保障隊一展身手。

合成營體制下,綜合保障隊囊括救護、搶修、彈藥供給等諸多要素,並配屬了相應裝甲裝備和信息化指揮信息系統,戰時保障如虎添翼。如何盡快做到保障人員技能升級?如何打通指揮鏈路?如何做到戰保一體?面對諸多亟待攻關破解的現實課題,該旅努力鍛造適應現代戰場的保障力量、探索創新保障模式。

保障隊穿越火線救人、修車、送給養——

由「保障打」到「打保障」

回憶起去年秋天那次綜合保障演練,該旅合成二營衛生排排長李志超依舊心情激動。那是他從軍醫大學畢業3年來,經歷過的實戰化程度最高的一場演練。

坐在裝甲救護車裡, 穿越數公里顛簸路段,直插戰鬥最前沿,爆炸聲、槍炮聲持續不斷,震得李志超耳膜刺痛、手心冒汗。

李志超手拿一部具備位置共享功能的信息終端,螢幕上不斷閃爍的亮點是目的地,根據這些定位點提示,他能快速定位傷員位置。

這次演練,是部隊完成改革調整後組織的一次實驗探索性質的示範演練。

在營進攻戰鬥決心圖上,李志超發現,以往部署在後方的救護力量,被要求緊緊跟隨攻擊分隊一起沖鋒陷陣,部隊打到哪,救護力量就要保到哪。

「合成營由多兵種融合而成,機動速度快,進攻正面寬,保障力量必須如影隨形。」李志超在參加過幾次營裡的訓練形勢分析會後認識到,合成營的救護力量配備的是裝甲救護車,未來戰場必須和步兵一樣沖鋒陷陣,才能實施伴隨保障。所有軍醫、衛生員都必須掌握信息化武器裝備的操作和基本的戰術戰法,「上級不可能配幾個步兵來幫我們,裝甲救護車駕駛、路線選擇、打擊威脅之敵,等等,這些都得自己來,‘打中救、救中打’成為常態。」李志超說。

為此,李志超和戰友們開始了保障分隊能力素質的升級之旅。

——放下急救包、止血帶,走上訓練場,他們向指揮幹部學習信息終端操作和軍事地形學。不學會這些,戰場上就無法精準選擇救援路線,難以快速定位傷員位置。

——被編入步兵班,他們和戰士們一起學習進攻戰鬥的戰術戰法,掌握一些必要的武器操作技能。

——走進「合成營講堂」,從頭學習步戰車戰技術性能和不同彈藥殺傷範圍等知識,學會選擇火力死角,避免救護中不必要的戰損。

不僅救護人員這樣練,合成營修理、炊事等保障分隊也要練就穿越火線實施保障的軍事素養。2個月的刻苦磨練,使李志超和戰友們走上演練場的底氣更足了。

演練硝煙散去,李志超心情卻並不輕鬆:實戰環境遠比演練環境複雜得多,很多現實課題亟待破解,著眼實戰練保障任重道遠。

比如,一旦遭到電磁干擾信息系統失效,如何快速定位傷員位置?山地進攻中,在斜坡或溝坎上如何搬運、後送傷員?與救護力量同時行動的多支保障力量如何做到顧此不失彼、行動一致……

「綜合保障必須盡快做到由‘保障打’到‘打保障’的轉變。」李志超思考的保障難題,已被納入該旅集中攻關的課題。

旅主管介紹說,機關在反復研究後,依據新大綱制訂了一份合成營保障隊綜合訓練計劃,設置逼真戰場環境,滿足斜坡搬運傷員、戰場搜索等課目的訓練;出台保障專業考評細則,既考保障技能也考戰鬥技能,確保每名官兵都拿到戰場「入場券」。

減少指令流轉層級,打通「奇經八脈」——

讓保障行動進入「解鎖模式」

四級軍士長張川川是一名修理技師。一次演練,剛剛搶修完一台步戰車,他緊急向後方撤退。此時,他並不知道離他數百米遠的一台步戰車戰損,車長正焦灼地向上級呼叫搶修支援。

以往,步兵班呼叫搶修支援,要先經過步兵連長、營指揮所、後方指揮所等數個環節,最後由保障隊長將指令下達給搶修小組。指令流轉中,各環節還需要不斷確認信息準確性、協調物資器材。

等張川川接到搶修指令時,他已回到隱蔽待命區,此時只好再次返回前沿搶修。

「如今,很多制約保障效能的舊思維、舊機制亟待破解。」該旅合成二營首席參謀郝傑告訴筆者,新的編制體制下,合成營編配有專門的搶修、救護等保障力量,應該具備更多的「自助指揮權」。以往那種「由下而上,再由上而下」的層層請示、層層指揮的方式,已經不適應模塊化、快反化的作戰力量編組,迫切需要精簡指揮鏈路, 打通「奇經八脈」。

針對這些新需求,合成二營作為試點單位開始探索之路。

「進攻戰鬥一打響,作戰車輛必然會持續出現戰損,保障力量必須實施不間斷的搶修作業。」營長劉合磊介紹說,為確保實施如影隨形的保障,他們探索建立作戰力量和搶修力量專用聯絡通道,賦予保障隊臨機處置權;實施伴隨搶修和機動巡修,加強前沿搶修力量,力爭做到「一呼即到」。

放手並不是放任。他們在作戰指揮通信網中預留了保障分隊通信信道,後方指揮所適時對重點作戰方向保障力量、保障資源進行調控。

合成營內部的「經脈」逐漸通暢,上級機關也在研究破除制約保障效益的「梗阻」。

——賦予合成營更多的自主審批權。以往,步戰車維修需要的螺絲、軸承、附油等小件物資需要層層審批。合成營有了一定審批權後,部分器材、配件只需要在相關業務科備案後就可到倉庫領取。

——對各指揮席位職能進行優化整合。本著「減少內耗、效率優先」的原則,對指揮所「瘦身」,指揮環節「壓減」,設置綜合計劃席統一調控物資補充、行動協調等,減少了指揮層級,維修力量和物資很快就能到位。

該旅主管說:「高效的作戰必然需要高效的保障,‘上行中樞’和‘下行經脈’暢通了,綜合保障隊的行動才能真正‘解鎖’。」

保障隊再強大,也有分身乏術時——

支援保障和自我保障同等重要

最近,合成二營五連維修技師孔德印主講的「步戰車戰時常見故障」課開講,台下坐的是全營戰鬥班班長和駕駛員。

戰場上,戰車一旦出現戰損,往往有很多故障點。孔德印說:「作戰中,戰鬥員如果能提前預判戰損戰車的故障點,就能極大縮短修理工現場診斷故障的時間……」

孔德印授課的目的,是讓這些戰鬥班班長們掌握常見故障維修方法,樹立自我保障意識。

戰場上,保障隊功能再強大,也有分身乏術之時。況且,各兵種組成的數個攻擊隊,分散配置、距離過遠,不能完全依賴保障分隊,必須具備一定的自我保障能力。

對此,孔德印打了個比方:「救護急性病人時爭分奪秒,身旁家屬正確的自救,比單純等待急救醫生趕來更重要。」

「要提升戰鬥員自我保障能力,必須為步戰車精準配載戰時所需的維修器材和配件。」該旅主管介紹說,他們組織維修技師深入營連,梳理出20多類常用維修器材及其需求量,圍繞「哪些應該隨車帶」「怎樣放置合理」等問題展開攻關,區分不同類型裝備量身制訂維修器材單裝配載標準。

步戰車內空間有限,如何容納大量維修器材?在不改變裝備結構、不影響裝備性能的原則下,該旅研制出卡夾鎖具、捆綁繩帶、箱籠托架等器具,並借助裝備原有的孔、掛、鉤、卡功能, 讓所有隨車物資器材「進箱子」「上架子」,做到集約化、模塊化配載。

「提升自我保障能力已經成為官兵共識。」據了解,該旅戰時飲食保障、彈藥保障、戰場救護等自我保障的相關課題也在論證當中。

「保障力本身就是戰鬥力。」該旅主管介紹說,他們已經出台保障要素實戰環境下常態化聯合訓練計劃,把搶修、救護、彈藥供給等要素綁在一起練,旨在讓合成營的「鐵拳」更快、更有力!

版式設計:梁 晨

李連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