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盾:中國音樂是有機體系





中新網北京7月14日電 (記者 高凱)「咱們中國的音樂其實是在空氣裡、水裡、詩歌裡。我個人體會,西方的古典音樂其實是用和弦和樂音物理的組合造成流暢的緊張、舒緩。而中國音樂是有機體系,一個是樂音體系,一個是有機體系。」著名作曲家譚盾日前在京談及中、西方音樂作出如上表述。

7月18至29日,第十屆國家大劇院漫步經典音樂會即將開啟,本屆漫步經典以「古典+」為主題,在呈現原汁原味古典音樂的基礎上,還特別融入了搖滾、芭蕾、音樂劇、電影、爵士樂等多種元素,通過給古典音樂「加料」,讓一系列演出以更青春的姿態、更豐富的表情呈現,用愉悅美妙的音樂體驗,打造清新浪漫的仲夏樂夜。

12日下午,2018漫步經典藝術沙龍迎來了蜚聲國際的指揮家、作曲家譚盾與著名主持人白巖松,一同做客對談活動。

被譽為「音樂鬼才」的譚盾,其音樂風格不拘一格,他開創了「有機音樂」的形式,把多媒體、電音、原生態等各類元素融入交響樂作品中,做出了諸多令人大開眼界的新奇嘗試,可謂「給古典加點料」的最佳代言人。

白巖松不但在時事、社會、經濟、國際關係等話題上頗有建樹,他還是一位具有極高藝術鑒賞力的「古典音樂發燒友」。

白巖松 王小京 攝
白巖松。王小京 攝

在此次活動中,譚盾與白巖松展開了一場以「古典+」為主題的妙趣橫生的跨界對談,暢聊古典音樂與跨界。

談及各國的古典音樂風格,譚盾表示,音樂是一種時間的分割儀式。從巴赫跳到貝多芬,從貝多芬再到勃拉姆斯,這一跳就是幾十年,這個風格變化要經歷很多。

「英國是一個能夠締造‘披頭士’的國家,法國是釀造小資。它們的風格是完全不一樣的。中國是什麼?中國是信天遊,中國是敦煌,中國是儒釋道。所以我覺得作為音樂界來說其實最難突破的就是在作曲風格、在指揮風格、在詮釋風格上面。」譚盾說。

對此,白巖松認為,譚盾的音樂,是把西方音樂的技術與中國音樂的靈魂、意境相嫁接,「我們一說到古典音樂,想到的就是西方古典音樂,其實中國古典音樂的歷史同樣悠久。西方古典音樂講求合作、和諧,中國古典音樂講究的是個體和意境,是一人一琴一天地,兩個懂音樂的人相遇,就有了難得的‘知音’。」

譚盾指出,「音樂學院裡學的大部分是西方的,而咱們中國的音樂其實是在空氣裡、水裡、詩歌裡。我個人體會,西方的古典音樂其實是用和弦和樂音物理的組合造成流暢的緊張、舒緩。而中國音樂是有機體系,一個是樂音體系,一個是有機體系。」

譚盾深感自身對於中國古典音樂的責任,他直言,「我覺得再過一百年如果古典音樂還沒有中國學派,世界音樂史還沒有談中國音樂的美學,對於一個音樂家來說是非常恥辱的。這也是我要用畢生精力來為之奮鬥的。」

談到電影音樂的創作,曾經為《臥虎藏龍》等經典電影配樂的譚盾認為,「音樂在電影裡有一個特殊的功能,它是一種‘字幕語言’。很多導演做故事的時候,文字不一定能講得清楚,這個時候就特別需要借助於音樂。著其實是偉大中華民族文化跨越幾千年的一個大格局。捕捉、想像這樣的聲音,對於作曲家來說,一定要有感情。音樂是一種情感的語言。無論是我們現在做的‘絲綢之路’還是‘一帶一路’,或者這樣那樣的創作計劃,音樂還是要回歸於情感的體現。」

據了解,在自18日起12天的時間裡,漫步經典的舞台上將迎來皇家利物浦愛樂樂團、中國國家芭蕾舞團交響樂團、北京交響樂團、美傑三重奏、美國國家青年交響樂團5支國內外優秀樂團,麥克·蒂爾森·托馬斯、瓦西裡·佩特連科、譚盾、譚利華、張藝等中外著名指揮家,將分別攜手讓·伊夫·蒂博戴、鮑裡斯·吉爾伯格、呂思清、秦立巍、孫穎迪等中外著名演奏家,輪番獻上6場精彩的音樂會。

白巖松認為,「漫步經典的氣質就像英國的逍遙音樂會,逍遙音樂會我去聽過,花五英鎊買了票,可以坐著也可以躺著,雖然是這種隨意的形式,但首先它的音樂水準真高。漫步經典也一樣,觀眾不用正襟危坐,不用西裝革履,沒有那麼多約束,大家都很開心,但千萬不要一說漫步經典大家想到就是周末音樂會,漫步經典的水準也是非常高的。」

白巖松指出北京最有責任承載文化中心建設,「這個責任應該不止於國家大劇院,國家大劇院離人民大會堂近,更在努力離人民更近。音樂之於北京,應該是無處不在,無所不在的,現在浮躁的聲音太多,因為噪音多,才更顯出音樂的可貴。漫步經典就是與噪音對抗,展現樂音的美好。」

對此譚盾稱,「北京是一個多元化的城市,多元而浪漫,北京的音樂也應該多元化。國家大劇院今年漫步經典推出的‘古典+’主題,就是推廣多元化、多面貌的古典音樂,大劇院有非常專業的策劃團隊,在一個音樂節裡可以融入爵士樂、電影音樂、搖滾樂等等,充分營造出古典音樂的浪漫屬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