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蹭網」看女主播打賞 寬帶下鄉變低俗入戶?





電商入村開啟致富門路,互聯網開拓農民眼界……國家提出,力爭到2020年做到寬帶覆蓋98%的行政村。不過,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有部分村民通寬帶後還不能善用網路,低俗網路文化衝擊鄉村等伴生現象須警惕。

村民「蹭網」看女主播打賞 寬帶下鄉變低俗入戶?
資料圖:村民上網。阿琳娜 攝

盼通寬帶,但不知怎樣用好

山西呂梁嵐縣八道窪的會計王之孩說,沒有網,農村村務、財務、黨務工作全公開都做到不了,甚至是一封電子郵件都需要駐村第一書記回到縣城發送。

2017年4月,山西全省30275個行政村中有3937個行政村未通光纖網路。2017年12月26日,涉及山西全省3191個行政村的農村寬帶網路攻堅戰正式啟動。

半月談記者在多地農村調研發現,盡管很多農村通了寬帶,但很多人還是「網盲」。一位村民說,家裡的電腦只有每年兒女回來了才能派上用場。

「網路是個好東西,但也沒什麼大用處。」靜樂縣牛蘭村村民劉金奎說,他家通寬帶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看電視方便,手機上網省錢。

「很多農民群眾還不善於使用網路。」山西省通信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員說,2016年開始,我們曾多次走訪安裝寬帶的村民,問他們安裝寬帶用來幹什麼,大多回答是「耍」。

「寬帶下鄉」伴生現象須警惕

山西省靜樂縣電商辦主任張寶珍表示,「互聯網+」三農讓農民足不出村就能隨時上網獲取信息,縮小了城鄉數字鴻溝。但一些現象也值得警惕和反思。

2005年,一家省級移動公司投資25億多元在全省建設鄉村網路文化站。「這項工程的目的是讓農民也能像城裡人一樣進行網上信息溝通。」一位基層移動公司負責人說,後來網路文化站大多荒廢了,現在很多人在家就能上網,網路文化站也沒太大吸引力。

「科普中國鄉村e站」項目也出現了經營難題。半月談記者在一個村莊的「科普中國鄉村e站」看到,桌椅上落滿了灰塵,已處於斷網狀態。一些e站站長是不會用電腦的村支書,為村民提供信息服務基本是有心無力。

半月談記者在農村採訪時看到,一位村民在村口小賣部「蹭網」觀看一位網路女主播聊天,還曾花錢兌換禮物打賞。多地受訪農村年輕人告訴半月談記者,現在家裡安裝了寬帶,主要休閒娛樂方式就是玩手機、打遊戲,一些年輕人甚至是寧願犧牲工作和睡眠時間也要上網看直播、玩遊戲。

電子商務服務點、科普中國鄉村e站 、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範點、各類電商設立的村級體驗店……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有的農村店鋪掛起多個牌匾,但與其他鄉村店鋪沒有太多區別,「體驗網上購物」「農產品網上銷售」成了口號。

受訪基層幹部認為,一個牌子就是一個牽頭部門,背後就是政府財政資金的支持。這麼多牌子,如果經營不好,就會造成巨大的資源浪費。

「寬」路如何走好

農村網路高速路修好後,農民走好這條路,還需要多方努力。

「避免‘好應用’下鄉就失靈,做好培訓很關鍵。」業內人士認為,政府部門、行業組織和相關互聯網企業,應大力開展農村互聯網應用普及教育,提高農民接觸和使用網路的技能,培養農民網路文化價值觀。

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很多政府部門和企業都積極牽頭推進農村信息化建設。山西省農業廳市場信息處相關負責人表示,有必要對各類農村信息平台進行摸底,進行資源整合共享,避免出現信息「孤島」,造成資源浪費。

半月談記者在一些鄉鎮調研發現,山西聯通開發的「美麗鄉村」APP集合了村務公開、專家在線問答、線上訂火車票機票、聽評書、看大戲等服務內容,吸引了40多萬農民用戶登錄註冊。

山西省農業廳市場信息處負責人說:「正確價值觀、正能量的網路文化不占領農村,低俗媚俗網路文化就更易在農村橫行。」 (作者 魏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