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媒國際博物館日刊文示警:還有一枚鎮遠艦鐵錨在日本神社裡





原標題:軍媒國際博物館日刊文示警:還有一枚鎮遠艦鐵錨在日本神社裡
5月18日,國際博物館日。為紀念這一有紀念意義的日子,「中國軍視網」微信公眾號18日中午刊文提到了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兵器館陳列的一件特殊藏品。
軍媒國際博物館日刊文示警:還有一枚鎮遠艦鐵錨在日本神社裡本文圖片均來自 「中國軍事網」微信公眾號
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兵器館西廣場,陳列著一枚長4米、寬2米,重達4噸的巨大鐵錨。這就是當初清政府北洋海軍巡洋艦「鎮遠」號上的鐵錨。
如今,在博物館工作人員的維護下,鐵錨雖不算是銹跡斑斑,但也分明透著歲月的印痕。巨大的身軀、鐵青的面容、分明的棱角,在沉寂中,在靜臥中,向每一位參觀者訴說著往事……
上述「中國軍視網」微信公眾號文章介紹,「鎮遠」艦是德國製造的鐵甲巡洋艦,是清政府北洋海軍的主力戰艦之一,曾在黃海海戰中立下戰功,與北洋海軍的「定遠」、「濟遠」、「經遠」、「來遠」、「致遠」、「靖遠」和「平遠」艦,被並稱為北洋「八遠」。
「鎮遠」艦是一艘排水量7335噸的大型鐵甲艦,航速14.5節,艦上配備火炮22門,魚雷發射管3具,戰鬥乘員331人,具有很強的攻防能力,是北洋海軍的中堅力量。
軍媒國際博物館日刊文示警:還有一枚鎮遠艦鐵錨在日本神社裡遺憾的是,甲午海戰中,「鎮遠」艦在威海被日本海軍俘獲。此後,該艦編入日本聯合艦隊。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此艦被拆解。為紀念甲午海戰的勝利,日本把「鎮遠」、「靖遠」兩艦艦錨豎立於東京上野公園,又將「鎮遠」艦主炮彈頭10顆置於艦錨周圍,彈頭又焊上「鎮遠」艦錨鏈20尋,以環繞陳列場地,同時在一旁立碑向世人炫耀。
許多華僑、中國留學生經過此處,均引以為恥,或轉頭疾走,或垂首掩泣。「中國軍視網」微信公眾號文章表示,「這是日本軍國主義向中華民族的挑釁……日本軍國主義者在把所謂的勝利與快樂建立在別的民族痛苦之上」。
1945年8月,中國人民迎來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日本投降後,美、中、英、蘇四國組成盟國委員會,處理戰後事宜。掛在眾人心頭的事宜有很多,其中就包括收回鐵錨,洗雪前恥。後來,國民黨海軍軍官鐘漢波作為代表團成員之一,奉命前往日本,他有一個特殊的使命:索回「鎮遠」、「靖遠」的艦錨等物品。
1947年5月1日上午9時,鐵錨等物品的交接儀式在東京芝浦碼頭如期舉行,儀式簡單而隆重。收回的鐵錨等物品先後分兩批運回國內。1947年5月18日,「鎮遠」、「靖遠」兩艦鐵錨從日本運抵上海。國人無不歡欣鼓舞:「東洋鬼子來投降了!」那一年,距今正好71年。
當時的人們當然知道,這只是一種象徵。仍有無數北洋軍艦遺物流落異國,時刻提醒著人們,不能忘掉那段痛徹心扉的歷史。更不能忘記,我們的力量還很落後,我們依然有海無防。
軍媒國際博物館日刊文示警:還有一枚鎮遠艦鐵錨在日本神社裡「中國軍視網」微信公眾號文章認為,「海軍的強大,和國家的實力直接掛鉤,沒有長期穩定的投入,沒有堅實的國力支撐,只靠一時腦熱拍大腿的衝動,風光的只是一時。就好像曾經身為遠東第一大艦的定遠號,從海上霸主變為海底廢鐵,僅僅用了十年的時間」。
白馬廟會議舊址內景復原圖
1949年4月23日,江蘇泰州白馬廟,人民海軍誕生了。同年10月1日,天安門城樓上的一聲吶喊,中華民族從此站起來了。「西方侵略者幾百年來只要在東方一個海岸上架起幾尊大炮就可霸占一個國家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軍媒國際博物館日刊文示警:還有一枚鎮遠艦鐵錨在日本神社裡不知道是不是一種巧合,今天的人民海軍,其標誌符號正是一枚被海浪簇擁的海軍錨,水兵帽的飄帶上,也繡著閃閃發光的金錨。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即使曾經走過彎路,遇過險灘,一代代中國人從來沒敢忘記經略海洋的夢想。
在文章的最後,「中國軍視網」微信公眾號提醒讀者:「今天,在日本本州島南部岡山的神社裡,仍有一枚北洋水師鎮遠號裝甲艦的鐵錨,它在時刻提醒我們不能忘掉那段痛徹心扉的歷史。中國人心中永遠的刺!」
遺存在日本本州島南部岡山的另一枚北洋水師鎮遠號裝甲艦鐵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