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投顧納入監管 「渾水摸魚」遊戲終結





《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管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簡稱「資管新規」)明確「運用人工智能技術開展投資顧問業務應當取得投資顧問資質,非金融機構不得借助智能投資顧問超範圍經營或者變相開展資產管理業務」。這一舉措被業內人士認為有利於整治行業亂象。

「資管新規專門明確其監管要求,希望智能投顧能夠規範發展,這對行業是個利好。」理財魔方合夥人馬永諳表示,此前智能投顧不受監管,一些機構打著智能投顧的旗號,渾水摸魚做資金池和代客理財等業務,資管新規實施後這些違規行為將難以立足。「我們不希望行業還沒發展起來,就先被一些‘掛羊頭賣狗肉’的違規行為破壞了行業生態,影響行業的長期健康發展」。

財富派智能投資部投資總監朱代輝表示,智能投顧納入監管是嚴監管背景下的一環。目前市面上的智能投顧魚龍混雜,很多智能投顧配置方案並沒有引入智能的思想,而是較為基礎的量化模型。對於智能投顧而言,最重要的是用戶畫像的構建,很多機構並不具備相關的數據儲備和知識儲備,部分方案甚至連量化模型都沒有。資管新規出台後,將大規模整治市場亂象。

截至目前,監管層尚未批准任何「智能投顧牌照」,智能投顧具體應持有什麼牌照尚無統一硬性要求。此前,曾有業內人士預計,從事智能投顧業務至少應該具備證券投資咨詢牌照和基金銷售牌照,但朱代輝認為,市場目前預期最高的不是投資咨詢牌照,而是「資產配置牌照」,這尚待細則的進一步落地。

雖然投資咨詢牌照申請還未開放,但馬永諳已表示開放後將第一時間申請,「無論限定了多高的條件,對於規範發展的智能投顧機構,總是有利的」。

警惕策略同質化

事實上,國內已有數十家機構布局智能投顧市場。其中,東吳證券、廣發證券、中泰證券已搶先入局,招商銀行、興業銀行、光大銀行、中信銀行的智能投顧產品已相繼上線,互聯網巨頭螞蟻財富、京東智投、騰訊理財通也已推出智能投顧服務。

在財富派CEO黃俊鵬看來,市場上的智能投顧產品基本未形成實際競爭態勢,更多是停留在布局造勢上。智能投顧產品本身尚處在投資者檢驗階段,更多是在跟傳統的投資產品和服務競爭。而競爭的焦點,還是在投資者關注的「如何獲得更高收益」。換言之,不能獲得更高收益的智能投顧,目前並不那麼具有吸引力。

值得注意的是,資管新規要求「金融機構應當根據不同產品投資策略研發對應的人工智能算法或程序化交易,避免算法同質化加劇投資行為的順周期性,並針對由此可能引發的市場波動風險制定應對預案」。

馬永諳指出,目前國內真正基於交易模型的純量化投資占比不到10%,大部分量化投資都由人工觸發,機器只是起到輔助作用。即便如此,當前量化投資的交易策略和模型已經十分多元複雜,不會出現策略一致導致的踩踏。「不排除量化投資可能加快市場下跌速度,把原本兩三天走完的下跌一天走完,但類似美股在1987年由於量化交易策略和模型高度趨同引發的股災難以再現。」

對於算法同質化可能帶來的「羊群效應」問題,一位大型金融機構高管表示,這需要金融機構對智能投顧的客戶需求進行差異化管理,有不斷學習和數據挖掘的意識。尤其是對於顧客的投資偏好以及各類細節進行研究,如更加精準測算其投資期限和周期等。

理念有待升級

近年,多家「智能投顧」平台先後獲得資本青睞。艾媒咨詢分析師認為,未來,在合法合規的前提下,智能投顧將會成為主流的投資顧問方式之一,具有較大市場潛力。

「盡管我們認為智能投顧是趨勢,但不論從投資者角度、政策層面,還是落地層面來看,智能投顧才剛剛開始。」黃俊鵬表示。

對於智能投顧的未來發展,馬永諳認為,國內智能投顧行業的理念方法還有待升級。「有的機構簡單構建了幾個爆款投資組合給客戶,這不是智能投顧,還是傳統意義上的產品銷售升級。智能投顧核心要解決的是‘在傳統產品銷售模式下,基金很賺錢但客戶不賺錢’的難題。客戶收益為負的原因,主要是客戶的追漲殺跌,錯誤的資金進出結構不解決,客戶仍然不能盈利。智能投顧的核心是個性化風險定制和伴隨式服務,目標是讓客戶長期留在市場內。只有留在市場內,才能杜絕追漲殺跌,最終獲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