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負三重壓、屢成背鍋俠 中小學凸現「班主任危機」





義務教育不僅要打下學生較為系統的知識基礎,更要為學生的道德修養奠基。而班主任是培養學生在校期間良好道德行為習慣的第一責任人。半月談記者近期在全國多地走訪中小學時發現,「00後」一代孩子對德育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然而,受限於物質收入與精神壓力,老師們擔任班主任的意願普遍不高。

資料圖:小學課堂。 劉忠俊 攝
資料圖:小學課堂。 劉忠俊 攝

「費力不討好」,班主任背負三重壓

半月談記者在調查中發現,老師們不願承擔班主任,壓力主要來自三個方面:

工作時間無限、肩頭責任無限。

北京市一位教師說,班主任要管理的事雜而多,還有不少是突發事件,下班回家、周末,甚至夜裡,都會接到家長電話。如果不接聽或者不予理會,就會招致家長不滿甚至因此產生矛盾。

「很多與教學無關的工作都得班主任來做。」河南省一位中學高級教師說,除了家訪、班級管理之外,班主任還有寫不完的總結、填不完的表格……似乎班主任已被設定為「萬能」,只能感嘆分身乏術。

「另一方面,班主任的責任又特別重大。」這位老師指出,如今安全責任已經成為班主任工作的焦點,班上出了任何事故,班主任都逃不了幹系,甚至一些學生在校外發生了事故,家長也會要求班主任承擔責任。

孩子個性鮮明,班主任難於管理。

杭州一位當了18年班主任的老師說,現在的班主任和十多年前的班主任完全不同,孩子們的個性更加張揚,班主任的權威不如以前,需要主動將自己的角色調整為孩子們的「大朋友」。

「現在的孩子沒那麼‘聽話’。」北京一位小學老師告訴半月談記者,現在的孩子往往以自我為中心,與同學相處常常產生矛盾,認錯更不是容易事。班主任不能批評,不能懲罰,當然更不能開除。近幾年,特殊兒童越來越多,也都隨班就讀。大班額的工作已疲憊不堪,又不能放棄這樣的孩子,班主任工作更趨於複雜。

家長和社會的要求和期望過高,教師壓力難以緩解。

一些老師反映,家長和社會往往把教育質量低、學生問題多都歸罪於教師,尤其是班主任,班主任變成「背鍋俠」。

有老師說,現在的家長敢於表達,班主任生怕說錯話觸犯家長因而不敢發聲,反而給自己找了麻煩。「媒體報導的教師好像常常以負面形象示人。實際上,我覺得身邊的好老師、好班主任比比皆是。只是,輿論環境如此,費力不討好的班主任工作,能指望誰主動幹呢?」

只能靠津貼加油?

當上班主任,就意味著終日精神緊繃,工作量驟然翻倍……為此,多數學校設立了一定額度的津貼,以物質激勵為班主任工作鼓勁。

目前,各地各校在班主任津貼一事上並無強制規定和統一標準。在河南省一所公辦初中擔任班主任的一位中學高級教師表示,學校經過爭取,在績效薪水裡給班主任每個月增加了100塊錢。但這點錢相對於擔任班主任增加的工作量來說,微乎其微。

鄭州一所民辦學校的情況則更為普遍:學校並沒有班主任津貼,班主任和其他老師都是按照工作量進行績效考核,班主任薪水和其他老師薪水基本上一樣。

在杭州,一所民辦初中的負責人告訴半月談記者,目前學校的班主任津貼為每月1000元,比公辦學校的400元高出不少。學校同時對老師評職稱提出了「擔任班主任」的時間要求,但不少老師們一達到要求下限「5年」就不願繼續做了。

靈活補償,能否化解危機?

在班主任的勞力和收入不成正比的現狀下,一些學校,尤其是一些民辦學校採取了靈活措施進行「補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在杭州建蘭中學,為了提升班主任的幸福感,學校2017年開始設置「班主任節」。節日期間,學校為班主任安排了一系列的慶祝活動,比如為班主任老師提供豐富的咖啡吧自助午餐、感恩班會課贈送禮物……這一天,全校39位班主任老師,人人都是學校的「明星」,他們還收獲了學生授予的「最」字頭銜,比如最super、最有節奏感、最民主、最有才華等等。

「班主任節,可以讓教師更有尊嚴、更幸福地站在講台上,讓學生也理解老師。」 杭州建蘭中學黨總支書記周素穎說。

在實行「教師全員德育」的杭州崇文實驗學校,經教師全體討論,2018年起,擔任班主任的老師實行「五級薪酬」,按照參加工作時間、工作能力等指標,可獲得650元至3200元不等的收入。

浙江省特級教師、杭州崇文實驗學校校長俞國娣說,做班主任,需要老師在用情、用心兩方面格外投入,學校理應為此做出特別制度設計,為班主任的奉獻精神保駕護航。(半月談記者 餘靖靜 魏夢佳 李亞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