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女婿毒殺母親被判刑:母親重病纏身哀求解脫





法槌落下,塵埃落定。6月1日,50歲的湖北人樊勇(化名)和大女兒凡英(化名)、女婿張傑(化名)因故意殺人被台州路橋區人民法院判刑。

正所謂,情有可憫,法不容情。多年來,樊勇的夫人冷燕(化名)疾病纏身,痛苦不堪。但家人沒有放棄她,苦苦求醫問藥,一直守護病榻。一年前,冷燕哀求家人讓自己解脫。樊勇和女兒女婿一直哭,猶豫著,最終還是遞上了老鼠藥。

病情每況愈下

生不如死哀求解脫

2003年,樊勇帶著妻子冷燕和兩個女兒從湖北來到台州路橋打工。日子雖然清苦,但夫妻攜手努力,希望在前。可惜好景不長,四五年前,冷燕被確診患有「系統性紅斑狼瘡」。同時,冷燕還被查出患有腦梗、類風濕關節炎等病症。醫藥費花了十多萬,但冷燕的病情仍然每況愈下,還出現了頭腦迷糊,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等症狀。

大女兒凡英和女婿張傑一點都不嫌棄,每天鼓勵她,「媽,不要放棄,我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為了更好地照顧母親,女兒凡英把工作辭了。一日三餐,一口口喂飯,一勺勺喂水。女兒女婿輪流幫冷燕洗腳、擦身、剪指甲、端屎倒尿……這一切,街坊鄰居都看在眼裡。

可屋漏偏逢連夜雨,2017年6月,冷燕不小心從床上摔下,摔斷了左腿。從此身體情況更加惡化,全身上下常常有螞蟻噬咬般的疼痛。

冷燕想放棄,想解脫。剛開始所有人都反對。「你說什麼傻話?」但隨著冷燕一次次哀求,家人開始動搖。妻子才49歲,這樣的折磨和痛苦不知道還要持續多少年,樊勇心如針紮。

女婿買來老鼠藥

丈母娘當著全家喝下

2017年8月28日上午,張傑買回了老鼠藥。冷燕當著家人的面,仰頭一口一口喝下了老鼠藥。家人哭成一片,張傑根本不敢看,趴在床上一直哭,樊勇聽著哭聲不停地顫抖,而凡英則跪倒在床前。

「不怪你們,我要去和我父母會合了,現在你們帶我出去轉一下。」冷燕摸著凡英的頭說。張傑背著冷燕下了樓,將丈母娘輕輕地安置在車後座,樊勇坐在副駕駛。

張傑說:「剛開始,丈母娘還有呼吸。我大腦一片空白,連老丈人什麼時候下車都不知道,我只是跟著前面的車走。」車子漫無目的地在路橋街頭開著,一直開了四五個小時。

下午兩點,樊勇接到電話,妻子咽氣了。

法庭上家人泣不成聲

人民陪審員幾度落淚

家人到派出所開具死亡證明,民警發現冷燕死因有疑。一家人把實情和盤托出,三人被警方調查,女婿張傑隨後被捕,女兒凡英自首,父親樊勇取保候審。

「這一行做了十幾二十年了,這樣的事情我還是第一次碰到。」路橋區人民法院的夏俏驊庭長如是說。

夏庭長去冷燕曾經躺過多年的病床看了,也忍不住落淚。「家屬的回憶字字泣血,鄰居們的述說催人淚下。我無法完全撇開人性的餘溫,選擇面無表情地對這些家庭成員進行宣判,給這個已殘缺重傷的家庭補上一記重拳。」

6月1日上午10點半,路橋區法院第三審判庭裡,夏俏驊鄭重地向3名被告人宣讀判決書:張傑、樊勇因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凡英因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緩刑3年。

庭審過程中,樊勇等人泣不成聲,人民陪審員幾度流淚。

那天正好是兒童節。

夏俏驊知道,凡英有一個13歲的兒子,正處在青春叛逆期,只有爸爸的話聽得進去。

放下判決書,他告訴凡英,張傑是緩刑,他可以回家了,「這是送給你兒子的節日禮物」。

宣判後,走出被告人席的樊勇突然轉身,撲通一聲跪下,向法官重重地磕了一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