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德國站——漢密爾頓第14位起跑奪冠





蔡澈是誰?混跡於汽車圈的人對於這位大叔應該都不陌生,他就是傳說中的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梅賽德斯汽車集團總裁。

蔡澈抱的是誰?路易斯·漢密爾頓,梅賽德斯賓士車隊車手,四屆F1總冠軍……當然在這個周日,他更重要的頭銜必然還是F1德國站的分站冠軍。

小……漢推車

單論年紀的話,漢密爾頓在整個圍場里也不算小了,就算叫他一聲「老漢」真心不為過。但為了用實際行動來支持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小標題里還是維持「小漢」的稱呼吧。

周六的排位賽,車迷們注意力的焦點毫無疑問都集中在Q3階段,因為這短短十分鐘的比賽將會決定周日正賽前十名的發車順位。

只是冥冥之中的導演似乎並沒能把持住,還在Q1階段就早早拔槍交出了高潮。

Q1即將結束時,賓士車隊放漢密爾頓回到賽道繼續做圈速。可就在飛馳圈進行到一半時,漢密爾頓的44號賽車遭遇到了液壓故障,並因此被迫停在了賽道上。

只是接下來的劇情就不那麼常見了,小漢並未直接將賽車交給賽道工作人員,而是第一時間來到了賽車尾部,希望能夠自行將拋錨的賽車推回到維修區。但在經過了短暫的嘗試之後,發現這一方案並不可行的他最終也只能作罷,在馬修的幫助下將賽車推離了賽道。

又一次遭遇到賽車故障的漢密爾頓心態顯然有些崩了,獨自蹲在賽車一旁許久之後,才選擇跟隨馬修返回到自己的P房。

最終的消息有好有壞。好消息是賽車所遭遇的問題並不嚴重,車隊在正賽之前順利排出了故障且不用罰退;壞消息是漢密爾頓缺席了Q2階段的排位賽,所以最終只能從第14位進行發車。

至於剩下的排位賽真心沒有太多懸念,維特爾在自己的主場拿下了桿位,賓士車隊的另一位車手博塔斯位列萊科寧之前,占據了發車頭排的一席之地。

成也輪胎敗也輪胎

由於沒能在排位賽的Q2階段做出一個有效圈速,這就使得漢密爾頓在發車階段能夠自由選擇輪胎類型。於是乎,當發車前幾位的車手都不得不使用最軟的紫胎起步時,漢密爾頓選擇的卻是耐磨程度更好的黃胎。而此前遭遇機械故障的里卡多則使用了更為激進的策略,直接以最硬的白胎起步。

德國站正賽的發車遠比人們想像中的平靜,沒有任何碰撞,亦沒有大幅的名次改變,所有賽車都按部就班地跑起了自己的節奏。

但有兩個例外,那就是漢密爾頓和里卡多。在起步階段,為了避免在混亂中發生碰撞,兩位車手都表現得相當克制;而僅僅在幾個彎之後,這二位就開啟了瘋狂的超車模式。

具體過程在此不表,用一個詞形容的話大概就是「砍瓜切菜」,畢竟無論是車手還是賽車實力都有較大差距。所以僅僅十幾圈過後,漢密爾頓就追回到了全場第五的位置,此時在他之前的只剩下法拉利雙雄、自己的隊友博塔斯以及紅牛的小維斯塔潘。

由於領先集團使用的紫胎更注重單圈圈速,又因為過早進站會導致比賽後期輪胎非常掙扎,所以除了萊科寧選擇早早進行一停之外,剩下的三位車手都繼續用紫胎在賽道上堅持著,即便圈速已經有了大幅下降。

所以一方面,領先部隊一邊掉著圈速一邊又不敢進站;另一方面,漢密爾頓用著黃胎拼命往前追擊,直至後者幾乎跟上了領先集團的節奏。至此,漢密爾頓已經完成了大半的止損工作,此時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完成一停,而後再發起攻勢。

世界上最準的天氣預報

但隨著漢密爾頓的進站窗口不斷逼近,問題又擺在了梅奔車隊的面前:到底是直接進站換紫胎,還是再搏一把等下雨?畢竟此刻霍根海姆賽道上空已然是烏雲密布,一場大雨隨時都準備傾盆而下。

就在大家糾結之際,車隊將漢密爾頓召回進站,換上了常規的紫色極軟胎。而換完胎之後,車隊用TR與車手解釋了一番目前的策略:一會是要下雨,但雨水只會在6號彎角,且不會對賽車造成太大影響。

但一票小車隊顯然不這麼想,就在漢密爾頓完成換胎之後的幾圈里,一眾賽車紛紛進站換上了綠色的小雨胎。無論對梅奔車隊還是中小車隊來說,他們的決策都算得上是一場豪賭。

對於漢密爾頓,在確定即將下雨的關鍵節點換上一套全新幹胎,意味著一旦雨勢變大就必須得再次進站,一進一出至少損失20秒的時間;對於中小車隊,在賽道上空剛剛開始飄雨的時候就換上雨胎,如果雨量不夠的話每圈至少損失十幾秒。

而最終的劇情發展證明了梅奔的天氣預報出奇的準確,一陣不小的降雨如期而至,但影響範圍也僅僅局限在了6號彎角。至於那些換上小雨胎準備放手一搏的車手,在發現自己的圈速要比使用幹胎的對手慢上十多秒後,一個個又默默進站換回了幹胎。

主場魔咒

當然,這場陣雨的使命並不局限於將一票車手戲謔一番,因為正是它的出現,改寫了整場比賽的走勢。

在第52圈時,一直處於領先位置的維特爾因為賽道濕滑而沖出了賽道,即使是砂石緩沖區也沒能將他的賽車攔下,直至撞上防護牆才最終停住。絕望至極的維特爾一邊拍打著方向盤,一邊用帶著哭腔的TR和車組道歉。

在這起事故發生之前,維特爾近期的運勢可謂一片大好。先是奧地利站漢密爾頓遭遇賽車故障退賽,接著又在對手的主場英國站拿到了冠軍,緊接著這周末在自己的主場順利拿到了桿位,周日正賽又全程領跑著比賽,直到第52圈。

而維特爾的這一撞也觸發了賽會的安全車,博塔斯和萊科寧均在第一時間選擇了進站,畢竟他倆的輪胎都已經非常掙扎,此時天賜進站良機豈容輕易錯過。

但漢密爾頓則沒能進站換胎。一來他跟隊友博塔斯的時間差距太小,同時進站勢必得等待前車先換胎從而造成時間損失;二來博塔斯進站時車隊並未做好準備工作,如果此時再排隊的話時間損失只會更大。於是就出現了漢密爾頓已經進入維修區通道而後再一把方向拉回到主賽道的畫面。

佛系三人組

在安全車退出之前,賽道上前四的排名分別是漢密爾頓、博塔斯、萊科寧以及小維斯塔潘,而後三台車所使用的都是非常新的紫色極軟胎。

於是乎,同樣的賽車博塔斯比漢密爾頓輪胎新,萊科寧賽車的絕對速度不慢於博塔斯,小維斯塔潘又是極具攻擊性的車手,所以比賽的最後十圈眼看就又會是一場惡戰。

然而,唯一出現的高潮只是博塔斯象徵性的攻擊了幾次漢密爾頓就被車隊叫停,萊科寧幾乎都沒對博塔斯抽頭,小維斯塔潘更是全程佛系開法,與賽季之初相比儼然變了個人……

所以最終的排位順序並沒有發生改變,漢密爾頓、博塔斯和萊科寧分別拿下了德國站的冠亞季軍。憑借25分的入帳,漢密爾頓成功超越維特爾重回積分榜榜首,梅奔車隊在車隊積分上也完成了對法拉利車隊的超越。

賽後虛驚一場

當然在賽後,賽會還是對漢密爾頓跨越維修區實線的做法進行了調查,但並沒有追加處罰,只是進行了口頭的訓誡。畢竟此前也有車手發生過類似的情況,也都沒有實質性的處罰,所以這樣的結果也在情理之中。所以漢密爾頓也算成功保住了自己的第66個分站冠軍。